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大连黑老大的监狱生活:设套间召妓随意进出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因犯故意杀人罪而被判处死刑后改死缓、绰号“虎豹”的大连黑社会老大邹显卫,在投监后买通监狱领导,将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还在高墙内住高级套间,专人伺候,召妓,乘豪华轿车随意出入。最后竟在监狱领导的一手策划下,神奇地“保外就医”,并再次酿成血案,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

  2003年4月14至17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大连市最大、辽宁省及全国都极少见的、情节极其恶劣的“虎豹”黑社会团伙案。2003年8月18日上午,沈阳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了被“虎豹”拖下水的辽宁省大连监狱原监狱长谢红军等三人。11月3日,正义的枪声结束了“虎豹”及其骨干成员陈德政的罪恶生命!

  黑“虎豹”凶残杀人却并未被判死刑

  大连“虎豹”是一起震惊中央和辽宁的案件。这个黑社会团伙曾横行于大连,私藏枪支弹药、杀人越货、敲诈勒索,还大肆贿赂监狱等司法官员做保护伞,可谓无恶不作、血债累累。

  邹显卫为首,于政龙、王振毅、岑全玖为骨干,黄治峰等人为主要成员的将近30人的、较为固定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绰号“虎豹”的邹显卫,现年40岁,1963年生于大连市金州区,别看已被押上审判台的他头发已经灰白,双手被铐在背后,背部向前微驼,脚上戴着镣铐、步履艰难,但据说他过去可是个高大剽悍、凶残好斗的主儿,因而被人送以“虎豹”的绰号。1979年9月,16岁的邹显卫因持刀伤人被劳教两年;1983年4月,邹显卫又因流氓罪被当时的大连市金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出狱后的邹显卫在刚刚兴建起的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办了一家名为“一步天”的歌舞厅。歌舞厅为他带来了滚滚钱财。他又投资开办其他的娱乐餐饮项目,生意越做越大,不到十年,他已拥有了上千万的资产。早在“一步天”歌舞厅开张伊始,邹显卫就将一大批流氓地痞网罗到他的麾下,为他充当打手,日久天长,他手下的“人马”越聚越多,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就此形成,在大连、金州、开发区的黑道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1992年10月19日,邹显卫纠集7个同伙,手持猎枪、藏刀、木棒与高福崇、常福胜团伙发生黑吃黑打斗火并,邹显卫持猎枪朝高福崇连开两枪,致高福崇因左腿动脉静脉破裂、急性大出血不止死亡。常福胜也在火并中被打成重伤。邹显卫见势不妙,匆忙逃到国外躲避,后因语言不通、生活不适应,一年后又偷偷潜回大连,1994年3月,警方抓获了邹显卫。

  在押期间,邹显卫向看守所的管教检举了同监室羁押的另一犯罪嫌疑人有更深的案底,经警方查证属实,警方循此线索破获了一起大案。后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邹显卫杀人一案时,对他的检举揭发重大立功表现予以认定,但同时认为,邹显卫致人伤亡的枪支下落不明,他没有如实交代,说明其没有真正的悔意,故不能减轻处罚。

  1995年4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流氓罪、非法拘禁罪判处邹显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邹显卫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辽宁省高院。为了能让他活命,邹显卫的余党四处活动,买通了某些官员为邹说话。

  1995年11月6日,辽宁省高院对邹的上诉案做出终审判决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鉴于邹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行为、破获了一起重大案件属重大立功,应依法从轻处罚,故改判邹显卫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虎豹”邹显卫在地狱的门口把命拣了回来。

  铁窗内设套间任逍遥拿下女狱警

  按照终审判决的要求,邹显卫应立即押往辽宁省瓦房店监狱服刑。但当时邹因结核病正在大连监狱医院住院,没有立即到瓦房店服刑。

  为留在当地,以便争取到进一步的关照,邹通过关系和大连监狱狱政处副处长杨福玉接上了头。邹向杨福玉透露了欲留在大连监狱服刑的想法。杨说只有监狱长谢红军有权决定此事。在邹的再三央求下,杨答应给邹和监狱长谢红军牵个线。

  几天后,邹显卫向杨福玉介绍了一位做老板的朋友,这位老板在杨福玉的引荐下认识了谢红军。在一次酒宴席间,这位老板塞给貌似冷淡的谢红军5000元人民币,以此来投石问路,谁知谢红军竟爽快地收下了,并马上投桃报李,派狱政处副处长杨福玉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等部门,办理将邹显卫的服刑地点转到大连监狱的手续。

  1996年4月3日,邹显卫如愿以偿地转到了大连监狱。入大连监狱的次日,邹显卫和其妻子及那个老板朋友,在大连一著名的大酒店摆下答谢宴,专门宴请杨福玉和监狱长谢红军。在美味、酒精和金钱的驾驭驱使下,监狱长谢红军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与邹显卫这个阶下囚兄弟相称,觥筹交错。

  入狱后不久,杨福玉就捎话过来,说监狱长谢红军从外地调来时间不长,当时还没有房子住,请邹显卫帮助解决。邹哪敢怠慢,立刻打电话给那位老板朋友。这位朋友立马东奔西走,找到了一处离大连监狱不远的一套80多平方米的楼房,并花钱给简单地装修了一番。但谢红军看了房子之后对装修不太满意,邹的老板朋友马上又加了两倍的装修费对此房进行精装,最终总算满足了谢红军的贪欲。

  如此一来,邹显卫在谢红军心目中的分量就变得举足轻重起来。邹显卫在大连监狱图谋得到特别关照的欲求,谢红军在“知恩图报”中也一点点地给予满足。

  1996年秋天,为改善财源紧张的状况,大连监狱成立了一个公司,后改为监狱四大队。公司刚刚成立,谢红军就将邹显卫调了去,任命其为劳改基建委员会主任,主管公司的业务。邹显卫利用他在社会上经商多年、结交甚广的优势,仅仅用电话联系就在狱中为大连监狱揽到了不少活儿。“虎豹”邹显卫的身份地位在谢红军和犯人们心目中就更加高了一截。邹显卫甚至可以经常与谢红军在一起吃吃喝喝,称兄道弟,还可以开着谢红军的奔驰车随意进出监狱。更有甚者,不仅邹显卫的妻子孩子可以随时到监狱来探望他,就是社会上的卖淫女,邹也能一个电话召来,用谢红军的奔驰车接送,随便出入监狱,供邹嫖宿、满足他的兽欲。

  1997年春节前,已久未见大笔外来横财的大连监狱长谢红军,又把邹显卫叫到面前,找了个借口又向邹显卫要压岁钱、“活命钱”,邹显卫心领神会,次日就将10万元钱偷偷交给了谢红军。谢红军照收不误,还拍胸脯、说他十分领情,以后有事可以直接找他!

  监狱长谢红军是如此许诺的、也是那么做的。在谢的授意下,大连监狱很快就在大墙内的偏僻一角腾出一处远离普通牢房的、独门独院的两室套房,客厅、卧室各一间,专供邹显卫一个人在此居住。这哪里是牢房,分明是一处稍次于高级酒店客房的世外桃圆!在邹显卫的个人卧室内,沙发、彩电、冰箱、空调、VCD和外线电话等应有尽有。不仅如此,邹显卫的卧室内还安着一个叫人的电钮,只要邹一按电钮,隔壁房间里的两个作为邹的勤杂员的犯人(一个是少年犯、一个是强奸犯)就应声过来听邹的差遣;就连监狱的干警也经常给邹显卫买粮买菜。

  服侍邹的回报是:两个犯人可以不用参加其他劳动改造,邹对二犯的服侍比较满意,大连监狱就给二犯记功、减刑;那些

狱警因对邹比较“友好”,也或多或少从邹那里得到了种种好处。

  而大连监狱对付大墙外的监督检查的手段是:遇有检察院、司法局、政法委和人大等部门要来人时,狱警会立即给邹显卫报信,并将邹马上安排到普通牢房里,对上汇报一切正常。就这样,邹显卫在大连监狱内外逍遥了几年有余。

  邹显卫在狱中霸气十足,俨然一个牢头老大。邹经常随意打骂、体罚其他犯人,新进来的犯人都必须来拜见这个监狱中的老大,不懂此规矩、不来表示臣服的,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