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新国大”案揪出数贪官 15个月骗3000人得15亿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新国大”集资诈骗案1998年7月案发,台湾人曹予飞在15个月的时间内,以20%的期货高额回报为诱饵,在京骗取5亿余元后携款潜逃。这场愈演愈烈的惊天骗局如何逃脱过有关部门的监管?昨天,北京市检察院首次对外披露了“新国大”系列渎职案,一长串渎职、受贿官员的名单揭开了其中的谜底。15个月骗得5亿元 

  1998年7月,震动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案发。台湾人曹予飞自1997年4月至1998年7月先后以新亚东投资咨询公司、山东中慧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北京营业部和新国大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的名义,以代理期货交易为手段,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京疯狂进行集资诈骗活动,短短一年内骗取客户5亿余元人民币,并通过隐秘途径将大部分资金转移境外,造成3亿余元无法追回,受害期民多次上访,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经过中央领导批示,专案组动用各种手段,终于在云南石林将骗子曹予飞抓获。 

  1999年8月,该案移送审查起诉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抽调精干力量组成“新国大”专案组,大家齐心协力于2000年1月成功支持了对曹予飞等22名被告人的公诉。2000年3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主犯曹予飞、龚聪颖、高震宇死刑、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被骗人数超过3000 

  崇文区幸福大街甲39号德惠大厦,这是当时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的办公场所。 

  1997年底,刚刚大学毕业的谭先生来到这里,担任该公司的期货交易员。作为那场骗局的亲历者,他说:“刚进去时,我也晕了。每天都看到大量的钱进进出出,一激动,我回家就撺掇我妈,把她辛辛苦苦攒的那些钱都搁进去了。” 

  1998年3月,看到这里的同事们都“疯了一样的找钱”,而内部管理一片混乱,学习法律的谭先生开始紧张,他劝说自己的父母将刚刚存了2个月的钱取了回来。紧接着,他从那家公司辞职。“现在想起来,我要是没学过法律,真是后怕!”与谭先生的遭遇不一样,北京有3000多人成为了这个骗局的牺牲品。 

  “1998年8月2日,德惠大厦的门前突然之间多了很多人,有的在痛哭,更多的不说话,还有一些聚在一起大声咒骂。”在附近上班的潘小姐非常清晰地回忆起那个不寻常的日子。“据说,前一天晚上提前知道消息的人还将里面的办公设备进行了哄抢。”“渎职受贿”击倒监管官员 

  张连成,市工商局企业登记处原处长。经查,1997年4月,曹予飞的新亚东投资咨询公司因代理炒作境外期货被立案调查,张连成在收下曹予飞托人转送的2万元贿赂后,利用自身的职务影响,仅以超范围经营对曹予飞以警告处罚。此时,曹予飞等人已经非法集资600余万元。 

  宋远,证监会北京证管办期货处原处长。经查,1997年6月,在明知证监会已停止期货经纪公司异地申办营业部的情况下,宋远收下了曹予飞等人设立山东中慧期货北京营业部的申请。此后,宋远还2次接到群众举报曹予飞等人涉嫌非法集资的信件后,但仅要求曹予飞等人写出书面检讨,随即结束调查。 

  郭敬民,人民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管理部原工作人员。经查,1997年12月,中国证监会批转了一封揭发曹予飞等人涉嫌非法集资的举报信。因查处非法集资属于中国人民银行管辖,人行营业管理部派郭敬民与宋远联合检查。身负检查之责的郭敬民仅随手翻翻账页,问了一个很外行的问题就告结束,并十分肯定地做出了“不是非法集资”的结论。此时,曹予飞等人吸纳的资金已达1亿多元。事后,郭敬民又欣然收下曹予飞等人送来的一部手机和5000元顾问费。 

  据承办该系列渎职案的检察官介绍,上述3名渎职官员已于2002年被法院判处2至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具体罪名和刑期详见下表。张连成市工商局企业登记处原处长受贿罪2年宋 远 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管办期货处原处长 玩忽职守罪 5年郭敬民 人行非银行金融机构管理部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罪、受贿罪3年办案花絮 

  49岁的邢庆是市检二分院渎职检察处处长。2001年,他和他的7名同事将多半年的时间交给了新国大系列渎职案。昨日,他向记者介绍了一部分办案细节。 

  记者:我们知道,因为当时现场非常混乱,新国大案保留下来的有用原始资料非常少,你们是怎样查找到这些人的渎职证据的? 

  邢庆:这系列渎职案件中有一个关键的犯罪嫌疑人丁某。他在北京生活多年,干过多种行业。正是他,帮助协调了很多关系,才使得曹予飞这个劣迹斑斑的台湾人在北京行骗多时。但是这个人刚刚被抓住的时候,认罪态度非常差。2001年9月,有一天临近下班时,看守所电话通知我,丁某在所内突然中风,狱内无法治疗,每拖延一分钟,都有可能出现意外。 

  我们马上请示有关领导,冒着他可能逃走的危险,决定对其取保,送进医院治疗。凌晨1点多,我们费尽办法,终于把他送进了医院,丁非常感谢我们。后来他的病一得到控制,就马上给我打电话,协助我们取了很多证据。 

  记者:据说你们的案件引出了一条司法解释? 

  邢庆:工作一段时间后,我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本以为查处宋远的渎职犯罪已经没问题了,我们就开始正面接触宋远。没想到初次见面,宋远就拿出了一份中国证监会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的材料。 

  记者:宋远是什么意思? 

  邢庆:按照《刑法》,玩忽职守罪的构成主体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事业单位人员就不构成这个罪。宋远的意思肯定是,你们别忙了,我的主体不合格,不构成犯罪。当时,我们都快傻了。但仔细一想,中国证券会拥有着证券、期货市场的监管大权,其工作人员又都具有干部身份,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什么?后来,我们把这个想法层层上报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检在征询了国家编制委员会的意见后,作出了证监会工作人员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批复。最终,我们依靠这个批复将宋远送上了法庭。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