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缉毒英雄何以堕落成大毒贩?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11月3日,毒贩周鲲在武汉被郑州铁路中级法院判处死缓。周鲲不是个普通的毒贩,他曾是一名令毒贩们闻风丧胆的公安缉毒大队长:三百多次深入毒穴,破案五六百起,抓获毒贩无数。有人甚至扬言要花一百万元买他的人头。因工作成绩突出,他曾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禁毒先进个人”、“全国国优秀青年卫士”等荣誉称号。

  从缉毒英雄到毒贩子,周鲲是怎样完成这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生角色的转换?他的堕落有何教训?11月5日,记者到监所独家采访了被判刑后的周鲲。

  看守所小屋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一如他呆滞的脸。戴着手铐的周鲲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未语先长叹。

  从闻名全国的缉毒英雄到毒贩,两种人生角色落差如万丈深渊,令他不敢回首过去。“想起昨天,心乱如麻啊!”接过记者递上的一支烟,周鲲14年间大起大落的经历,便在烟雾中升腾起来。

  一

  全国禁毒先进个人、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省党代会代表……这一切荣誉,曾集于贵州省某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原大队长周鲲身上。

  而这些荣誉,的确凝聚着他的血汗。

  1989年,周鲲到当地一个偏僻的派出所当上了民警。因表现突出,1992年他被提拔为另一派出所副所长。新所辖区治安混乱,积案如山,他免费放映法制电影进行法制宣传。没有交通工具,他每天要走几十公里山路办案。凭着一股冲劲,十个月后派出所不仅处理完全部积案,而且辖区没了偷盗现象。有此成绩,周鲲在当地远近闻名。

  1993年,周鲲被调任县公安局刑侦副科长,上任才4个月就破获了县里的第一桩毒品大案。1995年,该县成立缉毒大队,他被任命为队长。此后,不论破案数量还是缴获的毒品量,周鲲带领的缉毒大队都在全省排前3名。

  这之后的8年里,周鲲化装打入毒窝三百多次,抓获毒贩逾千人,亲手缴获海洛因五万多克、冰毒二万余片、鸦片五万多克。

  周鲲抓获的大多是重刑犯,这就断了许多人的财路,他们视周鲲为眼中钉。1997年,当地看守所里关押的犯罪嫌疑人将近1/3是周鲲抓获的,他们暗地里联名写了一张小条,要凑100万元买周鲲的人头。3个月后,他家门口被人安放了两颗定时炸弹,有一颗响了,虽没炸着他,但家里被炸得面目全非。

  因为工作,他还失去了挚爱的亲人。2000年5月4日,本来说好要帮父母拆除煤气味太浓的火炉,可他临时接到一桩千克毒品大案。等次日早晨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办案归来时,父母已经因煤气中毒被送往医院,父亲因抢救无效去世了。

  当年周鲲曾经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虽然缉毒让我付出了太多了代价,但决不后悔,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干下去。”

  二

  是金钱、官位、虚荣心……周鲲说:“贪欲让我堕入深渊。”

  父亲的去世,对周鲲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觉得是自己对不起老人。

  之后,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至。

  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恰巧县里一位“有脸面”的人的父亲故去,也在同一个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

  当时他虽是全国禁毒先进个人,但两个仪式的场面、规模却有很大的差别。见此情形,周鲲先是悲从中来后是怒从心起。那时,他心中开始埋下不平衡的种子,为将来贩毒埋下了伏笔。

  2002年,上级公安机关找他谈话,想提拔他到市局缉毒支队负责。可县里领导说,现在的成绩都是多年积累而来的,到市里又得重新再干。县里现正考虑你的位置问题,半年内一定解决。

  半年后,县公安局调整领导岗位。因种种原因,周鲲落选。那一晚他失眠了。之后,又进行了几次调整,周鲲都没有份。他的心态越来越失衡……

  周鲲觉得更大的“打击”,是对他的一次立案调查。2002年,一个“二进宫”的毒贩“交待”曾向他和另一民警行贿70万元以换取自由。检察机关随即立案侦查,他被收了枪,在家休息。

  周鲲说自己办案9年,毒贩曾经要送他价值30万元的虎骨架,曾经在他父亲去世时找人送上万元的现金,曾经在抓获现场私下塞给他巨款。但他或拒绝或上交组织,从来不为金钱所动。虽然最终检察院撤案,认定他没有问题,但周鲲心理开始有了抱怨情绪。

  这时候,他家的后院“着火”了:家人投资被骗,于是房子卖了,存款光了,债主纷纷上门催款。所有的压力累积到一起,他终于下水了。

  公安部二级英模、武铁公安处民警童光明谈到他亲手抓获周鲲时直叹息:“太可惜了!值得认真总结。”

  童光明说:周鲲从警15年,学习极少,只参加过贵州省公安厅主办的9天培训。他埋头苦干,获得了很多荣誉,但他错误地认为只要埋头工作就行了,学不学习无所谓。由于放弃学习,他的思想境界停滞不前,没有和地位、成就一起提高。

  三

  周鲲从英雄沦为罪人,还不仅仅由他的贪欲和学习不够造成。从他堕落的过程看,还有许多引人深思的地方。

  他曾数次驾驶警车、动用缉毒专款贩毒,警察的身份、英雄的光环,成了他贩毒最好的掩护。就是同伙落网后,他还能轻易地领出巨额专款,派人购回毒品。

  李学军,这个名字成了周鲲命运大转折的劫数。

  李学军偷盗县公安局缉毒大队存放的毒品时被抓获。提审时,他扑通一声跪下:“我一定将功补过,不仅帮你打掉几个大毒贩,还可以搞一笔钱。”

  此事发生在周鲲遭到一系列“打击”之后,他开始有一点心动,就那么一念之差,他堕入了深渊。

  第一次运输毒品是100克海洛因,狡猾的李学军半路称毒品无法带回。周鲲怕出事,于是开着警车去外省将他接回。从此他上了贼船,每次分到一些钱时,他都会有短暂的欣喜。

  去年11月19日,武铁警方在武汉侦破一起毒品案,抓获毒贩李学军等4人,收缴1972.5克海洛因。据李交待,其上线是缉毒队长周鲲。2002年7月至11月,周鲲动用缉毒专款,亲自或指使“小苏”等人先后10次驾警车,从云南低价购买毒品,乘坐火车将毒品携带至武汉,卖给武汉毒贩,10次共购买海洛因7050克。2002年10月2日,周鲲更是曾亲赴武汉贩毒。

  李学军落网后,周鲲竟又领出15万元缉毒专款,指使他人前去购毒。

  周鲲一案浮出水面后,公安部禁毒局随即批示成立“11·19”专案组。武铁警方掌握案情后,直赴贵州,于今年1月7日下午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将周鲲抓获。1月10日,武铁警方将周鲲等4名犯罪嫌疑人押回武昌。

  作为侦查手段,长期与毒贩子们“打成一片”,动用警车和专款“贩毒”,其行为表面看没有什么问题。除了一名要好的同事善意的提醒外,周鲲的行为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但实际上周鲲此时已经彻底颠倒了警察与毒贩的身份,成了一个明“猫”暗“鼠”、占尽地利之先的大毒贩。而且周鲲被抓前,似乎也没有任何顾忌和胆怯。他为害那么长时间,当地执法机关却一无所知。如果不是同伙“偶然”被武铁警方抓获,周鲲恐怕还

得继续为害。

  某些制度和管理上的漏洞,监督机制的缺失,看来还得进一步修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