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原云南省委宣传部长柴王群被控受贿100多万受审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11日,云南省省委宣传部原部长柴王群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作为曾经的省委宣传部部长柴王群虽然有点憔悴,但在11日的整个审理过程中,他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公诉人认为柴王群构成受贿罪,犯罪金额达100多万元。并且指出,被告从一名农民知识分子成长为国家的高级干部很不容易,但却用人民赋予的权力牟取私利,请求给予其公正判决 。 

  作为主要辩护人,马军律师做无罪辩护,他认为柴王群的行为根本达不到犯罪,顶多只是有一些不当的经济往来,只是违纪而已。昨日的庭审14时许一直持续到21时许结束,担任审判长的昆明中院分管刑事审判工作的马豫昆副院长最后宣布,将择日对此案作出一审宣判。 

  公诉人指控受贿 

  本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柴王群涉嫌受贿罪于2003年1月19日移送审查起诉。公诉机关查明: 

  1993年春,沈阳盛发集团公司董事长刘爱党(另案处理)通过他人与时任中组部地方干部四处副处长的被告人柴王群认识,1994年沈阳盛发集团公司所属的沈阳盛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揽到沈阳铁路局“东方大厦”主体装饰工程,刘爱党遂请托柴王群帮助办理企业资质晋升事宜,被告人柴王群即找到中国轻工总会行业管理司某处长,以及中国室内装饰协会某副秘书长帮助,违规办理了企业资质晋升。此间,被告人柴王群非法收受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8.78万元、港币1万元、美元2千元以及价值人民币110.1613万元的住房一套,价值2.38万元人民币的雷达表一块,价值3.8万人民币的劳力士表一块。具体受贿情节如下: 

  1、1993年5月在北京民族饭店,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2万元、“雷达”表一块,价值人民币2.38万元。2、1993年6月在北京三晋宾馆,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3000元。3、1994年初在沈阳市刘爱党的办公室,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5000元。4、1994年8月被告人柴王群一家到沈阳游玩,在刘爱党的办公室,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50000元。5、1994年下半年,在沈阳刘爱党的办公室,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4800元。6、1995年初,在北京柴王群的家,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港币10000元。7、1995年夏,刘爱党在沈阳住院手术后,被告人柴王群去看望刘爱党,在刘的办公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2000美元。8、1995年秋,在北京机场附近,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人民币5000元。9、1997年冬天,被告人柴王群在曲靖市的宿舍内,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一块劳力士表,价值人民币3.8万元。10、1994年夏,被告人柴王群收受了刘爱党给予的在北京的住房一套,价值人民币110.1613万元。 

  柴王群自称无罪  

  庭审刚一开始,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名义提出公诉的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就宣读了《起诉书》。宣读完毕,审判长马豫昆向被告发问:“起诉书所指控的是不是事实?”坐在被告席上的柴王群答道:“不是事实。”柴王群说,所指控的犯罪金额中,有一笔是他请刘爱党吃饭后,刘硬要还给他的饭钱;有一笔则是自己妻子许某作为刘爱党公司副总及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应得的工资收入。其余的所谓“犯罪事实”,都不存在。而公诉人对自己所做的多份笔录都存在指供的问题,并非客观事实,而自己在上面签字完全是被迫。 

  关于接受刘爱党的请托,为其公司非法办理晋升甲级资质的指控,柴王群说,他只是用朋友身份,而没有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来办这事。在整个过程中,他只是介绍刘爱党认识了一些人,因为谁都清楚,有时不请请客、不找找人是办不成事的,甚至连门都进不去。 

  马军作无罪辩护  

  柴王群的家人共为他请了两个辩护人,除著名律师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主任马军外,还有一位来自于北京的律师。但昨日的整个庭审中,辩方一直由马军“主打”,当公诉人刚举出第一份证据——2002年8月6日柴王群的供述笔录时,马军就立即指出:被告是8月7日才被拘留的,而这份由检察人员所做的笔录地点是中组部专案组办公室,因此,不符合本案证据的形式要件,请求法院不予采纳。 

  针对最主要的一笔指控,刘爱党向柴王群行贿了一套价值100多万元的房屋,马军认为柴王群并不存在受贿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关于该房,刘爱党和柴王群之妻许某达成了协议,是公司奖励给许某的,产权证人写的是许某的名字,但在财务上登记成了公司的固定资产,也就是说这100多万元仍然是公司的财产。“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正如律师买车都是以个人名义买,但车其实都是律师事务所的,不可能因为许和柴是夫妻关系,这套房子就变成是刘爱党向柴行贿了,如果这样,是不是我们的书记家人在哪家单位,该单位就不敢给他的家人分房了?这叫‘株连’啊,我们必须破除这种封建迷信的做法。更何况,这套房子已经作为刘爱党公司北京办事处的办公用房使用了10个月。” 

  关于刘爱党公司甲级资质是不是由柴王群帮助违法取得这另一个争议焦点,马军指出,这种资质是否违法,只有核发该资质的机关才有权利说,检察机关现在来指责这个问题,明显属于越俎代疱,而实际上直到现在,该公司的甲级资质始终没有被吊销或注销,这点应该是能说明问题。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