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为妙龄女郎慷国家之慨 江西一厅级干部的蜕变轨迹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11月12日下午,随着原江西红星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傅建军(副厅级)在监狱里收到了江西省高级法院刑事判决书,一度备受社会关注的傅建军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终于尘埃落定。 

  现年59岁的傅建军因犯挪用公款、受贿、贪污罪,被一审法院于2003年6月16日判处有期徒刑17年。傅建军不服,提出上诉。江西省高级法院受理后,依法组织合议庭,于2003年10月22日公开审理了此案,并终审以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贪污罪并罚,判处傅建军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4万元。 

  这位昔日风光抖擞的老总,是如何成为狱中囚犯的呢? 

  1万元挖开贪欲缺口 

  在赣东乃至江西的其他部分地区,说起傅建军,都知道是远近闻名的“红星”大老板。至东窗事发前,傅建军早已是江西红星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 

  当年,年仅32岁的傅建军从广州空军部队转业到了当时的红星垦殖厂。由于颇得领导喜爱和同事敬重。不几年,就从一名普通干部升任企业的宣传科长、副厂长、厂长。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红星经营最辉煌的时期,曾创造过年产值1.7亿元,利税近1000万元,多次评为全省全国的先进企业。这以后,傅建军也迎来了人生事业的巅峰时期,他担任了红星企业集团的总经理。上任之初,傅建军意气风发,充分把握企业集团的战略,一时28个下属企业应运而生,兴旺欣荣。 

  谁料,原洪都机械厂的一名普通退休干部曹某(另案处理)却挖开了傅建军贪婪的“防线”。 傅建军是在1993年与曹某认识的。那时曹某自己与他人合作办厂,他认识了财大气粗的傅建军后,便抓住不放,很快在傅建军心目中占有了一席之地。1993年,曹某与合作人想在红星做涂料厂的非标设备,找到傅建军要求帮忙。傅建军欣然应允,并介绍曹某认识了红星的一些下属企业领导,另外还帮其承揽业务。曹某也没有忘记大恩,当年6、7月份,便装上100张百元钞票,悄悄递给了傅建军。这便成了傅建军裂变开始迈出的第一步。第一次收受1万元钱,傅建军起初几天心里还有点忐忑不安,几天过去后,似乎也没什么,反而对曹某更热情了。双方开始了互惠互利的“交易”。 

  贪念膨胀 来者不拒 

  有了第一次的心安理得,傅建军的贪婪便开始膨胀,以致后来在与广州某集团老板赖某(另案处理)的交往中,其贪欲表现得淋漓尽致。 

  1994年底,赖某开始找傅建军帮忙。首先是红星巧克力厂拖欠赖某所在公司贷款近1000多万元。此时的傅建军发挥了“老总”的权威,下令让下属企业互调资金,至1995年,使赖某贷款全部收回。为感激傅建军的帮忙,赖某专程来到傅家,送上了5万元。 

  从此,赖某所在的集团公司与红星下属厂业务往来更加频繁,傅建军与赖某的不正当经济关系也更加紧密。1996年,赖某提出与红星一起做棕榈油生意,要通过红星开承兑汇票。傅建军知道这里可“操作”空间大,便一拍即合。因当时只有红星乳胶厂在东乡县工商行开了户头,1996年上半年后,红星乳胶厂便与赖某的公司多次开具承兑汇票,开出的有6000多万元,被赖某长期占用的有1000多万元。而赖某为讨傅建军的欢心,也不知破费了多少钱财。 

  为妙龄女郎慷国家之慨 

  傅建军利用手中的权力,挪用公款数额达1770万元,而无法收回、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170万元。那么,傅建军利用权力挪用的公款主要用到哪里去了呢? 

  1995年,广东南海的潘某,时年24岁,是一位妙龄女子。她在江西永修县新城开发区创办江西联窖铝业有限公司,准备贷款、借款总投资4.4千万元,潘某是公司法人代表。1996年,潘某又要在红星集团租厂房、购熔铸设备创办“江西汇源铝制品有限公司”,初期投资需800万元,还需大量的流动资金。不久,傅建军便在红星集团的招待所见到了这位潘小姐。据傅建军后来回忆说,潘某当时给他的印象是“被说的很可怜”,他便动了心。于是,傅建军当面给红星机械厂厂长打电话,让他“想想办法”。老总发话,厂长那有不同意之理,傅建军便叫他们去具体办理。第一批公款就这样挪了出来。 

  潘某也大献殷勤,又是“感谢费”,又是“过节费”,一个劲儿地往傅建军家里送。据统计,潘某先后六次送给傅建军31万余元,而傅建军为了这个女子竟疯狂挪用了1400余万公款。 

  奢侈挥霍 职工痛斥 

  当时的红星企业集团也像傅建军本人一样,从辉煌滑到了低谷,2001年企业亏损3700万元,拖欠银行债务5亿元,2002年这个集团的下属企业大部分停产。这一切,与傅建军经营不善、奢侈挥霍有着直接的关系。不少老职工纷纷反映:“我们都给红星集团的傅建军害惨了,到现在还欠我们几百块钱的退休金呢!” 

  一位老职工回忆说,傅建军当上董事长后,每年都要乘飞机出国,名义上考察,实际上则是游山玩水。他自己所乘坐的小轿车,是从其一下属企业贷款中强行抽走40万元而买的。红星食品厂一个厂房400万元挂帐,而实际建这样的厂房最多不到70多万元。他根本不把职工放在眼里,不顾职工死活,那时每个退休职工每月只给100元生活费。 

  1993年以前,通往红星集团下属乳品厂的道路是一条新修的、高质量的水泥路。但1993年夏天,傅建军却指示把该路彻底铲除。理由是他在美国参观期间发现了一项修路新技术,用这种技术修的路可以用几百年。很快地,傅建军投入100多万巨资,把这项修路技术引进了红星集团。不久后,红星集团就多了一条“美国特种材料路”。可路刚修好还不到3个月,便烂得一塌糊涂,到处坑坑洼洼,连泥巴路都不如。其实,这特种材料只不过是沿海一家公司推荐的产品而已。 

  傅建军这样大把大把的用钱,那他又是怎么将这些钱筹来的呢?原来,傅建军一但需要钱,就把筹款的任务分给下属企业,他所下的任务如同军令状,一旦下属企业没有在限期内完成任务,傅建军便撤职换人。 

  面对源源不断的筹款任务,效益好的企业也给拖垮了。红星建筑公司、食品公司等后来职工工资都发不了,无奈之下,只得强行要求职工入股,不入股的就不许再上班,入股额在6000-8000元之间。很多职工因为舍不得丢掉这份工作,只好四处筹款交钱上班。 

  昔日老总 狱中悔忏 

  办理此案的终审法院合议庭的万法官介绍说,对这个案件终审改判,就是根据傅建军的犯罪事实,依据法律条文进行审定判决的。但对傅建军现象,似乎给人留下了值得一提的深思。傅建军像那些已蜕化变质的领导干部一样,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经受不住诱惑和考验,终究是从腐败之路走进监狱之门。 

  傅建军入狱后,也曾深为对自己的蜕变悔

恨不已。在傅建军的犯罪案卷里,收集着一份傅建军亲笔写的“悔过书”。他认为现在自己悔忏虽然为时已晚,但可给他人以一些警醒和教益。 

  傅建军称自己“愚不可及”,在悔过书中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反省: 

  一是放松学习、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傅建军如实说,自己坐在了企业高层领导的位置后,终日忙于事务性的工作,除每天看看新闻联播之外,几乎就没有系统学习过中央的精神和有关法律法规,企业里有学习小组,也是很少参加。对自身世界观的改造更是搁置脑后,总认为自己受党的教育多年,又是党培养的高级干部,犯不了什么大错误。平时总是要求下属要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