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村官”狂吞巨款550万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一个“村官”的涉案数额之大,竟然超过了该县历来查处的处、科级“贪官”的涉案数额,对一个经济不发达的小县城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案件。 

  浙江省仙居县一个集体年收入只有几万元村的村委会主任,5年里疯狂作案,挪用资金514万元,贪污公款43万元。更为可怕的是,这位腐败村官拿的是直接用于群众生产生活的“血汗钱”,坑害的是农民的根本利益,其性质更为严重。这一案件在当地检察机关的严密侦查下,9月18日经由仙居县检察院提起公诉并由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仙居县东岭下村原村委会主任王荣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 

  瞒天过海侵吞公款 

  说到这个案子,当初还是一条无意中得来的信息,引起了仙居检察院反贪局干警的注意:东岭下村一些村民近日来在悄悄议论,村里的土地被县城东部拓宽工程征用后,村民拿到手的土地征用补偿款好像比规定的要少。有工程的地方极易滋生腐败,检察机关没有大意,马上对此线索进行深挖,但侦查结果表明,补偿款的发放很清楚,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就此罢手,一条饕餮巨蛇很可能悄悄爬走。检察官们凭着职业敏感,扩大视野,把眼光投向了东岭下村另一块被县石油公司征用的土地。 

  调查发现,石油公司征用东岭下村土地后,该村各村民小组分到了共18万余元补偿款,后来石油公司又补偿给村里43万元,但这笔款子去向不明。检察官们从石油公司提供的收条入手,顺藤摸瓜找到了王荣伟。原来,这笔款项已转入东岭下村设在该村储蓄点的账户,身为村委会主任的王荣伟,同时又兼任东岭下储蓄点负责人,是个“一手遮天”的人物。他见此笔款项无人知道,遂产生了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占为己有的恶念,指使储蓄点会计用这笔款弥补他挪用储蓄点资金所造成的黑洞。同时,王荣伟还多次向会计交待“不要告诉村里任何人”。 

  43万元巨款被暗中截留后,不知就里的东岭下村民对石油公司如此“小气”极为不满,多次阻挠该公司的建设;另一方面,石油公司也对村民非常头痛,认为他们是无理取闹、贪心不足。两头不满意,导致了群众与企业之间矛盾越来越深。真相水落石出后,全村哗然,43万余元的土地补偿费,对村集体年收入只有几万元的东岭下村来说,是一个惊人的数目。 

  储蓄点成了私人钱庄 

  一张姓名为王美的储户存单,存款金额为10万元人民币,但在东岭下储蓄点上报给上级行的账里,存款金额却只有250元,这其中的99750元,就这样被王荣伟所套取。 

  今年32岁的王荣伟可谓年轻有为,20岁时他就创办了仙居县东岭下织带厂,后又创办了仙居县长江工艺实业有限公司,曾是仙居县城关镇连续三届的人大代表。某金融机构正是看中王荣伟这一点,在1997年3月,让他出任东岭下储蓄点的负责人,希望他能多拉一些存款。而此时没有多少钱可投资的王荣伟却一心想着“投资发财当大老板”,开业后不久就开始动起挪用储蓄点资金的主意。从开始的几千元到几万元直至近600万元,王荣伟的胆子越来越大,其挪用资金的形式,有时是用开大头小尾的存单截留,有时是虚开储户取款单套取,有时向别人借了钱无法归还,就叫会计开一张存单划入被借款人的户头。就这样,储蓄点成了他的私人钱庄,无论何时何地,想用钱了,王荣伟一个电话就可以指派任何人去领取。 

  利用这些钱,王荣伟先后投资杭州、仙居等地的近10家大酒店办桑拿美容中心,还购买了杭州的套房。他投资的项目投一个亏一个,如投资30多万元的杭州唐人装潢工程有限公司,不到一年时间就打水漂了。另一方面他个人则挥霍无度,俨然是个出手大方、挥金如土的大老板。他前后购买轿车6辆,摩托车一辆,单汽油费每年就要6万多,请客吃饭娱乐一年十几万,在度假村包房一年达1.8万元。王荣伟明知自己已无法归还挪用的资金,仍疯狂作案,涉案金额滚雪球般越挪越大。 

  直至2002年7月案发,王荣伟已挪用了514万元资金无法归还。当地金融机构亡羊补牢,迅速撤回了设在全县的代办点,对相关责任人作了处分。但500多万元的损失已经造成,这将给今后的经营带来非常沉重的负担,对金融部门造成的信誉损害更是无法估量。 

  两个糊涂的女人 

  “都是王荣伟害了我。”当项秀芬、金梅红发出这样的哀叹时,一切已经太迟了。 

  项秀芬是王荣伟聘用的储蓄点会计,每月700元的工资由王荣伟支付。在王荣伟的要求下填写上下联不一致的存单作假时,项秀芬也担心:“这样做不对吧?”可王荣伟只是大大咧咧地挥挥手:“我是这里的负责人,出了事情我自会担责任。”软弱老实的项秀芬认为王荣伟是“头儿”,不敢再反对了。 

  当王荣伟挪用的数额越来越大后,项秀芬很害怕,多次打电话向他讨钱。王荣伟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说:“我投资的项目,光是一个桑拿美容中心,每天营业额都有好几万,如果有事情,钞票我马上拿回来,这点钱还怕转不动?”项秀芬只好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我又没拿一分钱,王荣伟如果挪用公款不还,是他犯罪,与我无关。”这个年轻的姑娘最终成为协助王荣伟挪贪污钱款的同案犯。 

  金梅红同样是个单纯、无知的姑娘,进入东岭下储蓄点任出纳后,为了王荣伟所开的几百元工资,成为王荣伟挪用资金的工具。 

  最终,项秀芬因犯贪污罪、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金梅红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只是由于相信王荣伟是负责人,结果项秀芬和金梅红最后犯下了自己一生都不能原谅的错误,这毕竟是一件让她们懊悔不已的事。那么王荣伟呢?他的犯罪难道仅仅是由于他的胆大妄为吗?如果乡村里的财务金融制度能更健全的话,他还会有可乘之机吗?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