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CCTV《新闻会客厅》揭河北巨贪李真伏法重大内幕(下)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在昨天的《新闻会客厅》中我们关注了李真一案的审理过程,一直到昨天节目结束的时候呢,李真在一百零八天的时间里一直都没有开口,他会不会开口?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开口呢?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在昨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关注了李真一案的审理过程,一直到昨天节目结束的时候呢,李真在一百零八天的时间里一直都没有开口,他会不会开口?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开口呢?我们今天继续关注。

  短片

  2000年3月30号,在掌握了大量犯罪证据后,检察机关正式批准逮捕了李真,这位曾在河北省声名赫赫的风云人物,决不甘就此让自己沦落为一个阶下囚。面对办案人员出具的一件件证据,李真仍然拒不开口,他要为自己的命运再赌一把。

  考虑到李真在河北省的特殊身份,为了排除外界对案件侦破工作的干扰,办案组决定对李真实行异地关押,李真被逮捕后,立即被押送往山西阳泉。

  同期

  李建平:“李真当时逮捕以后就羁押到这,为了保密起见,我们给他编号为零号,零号在押人员就关押在我们第二看守所的二号监院的二号监室。李真在这关押期间是按照咱们在押人员的规定,严格按照咱们这的作息制度,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到每天晚上十点熄灯,都是按照咱们的规定来。”

  记者:“当时就是关押在这个二号监室?”

  李建平:“对,就是这个二号监院的二号监室。这个就是李真当时在这关押的这个监室。”

  尽管公安机关并没有对这位新来的“0号”给予特殊的关照,但很快,同监室的其他人犯就已感到,这位新来的“0号”可能是一个“大人物”。不光因为他自己整天吹嘘出去后要为同监室的所有人犯安排工作,更重要的是他的案情似乎不同一般,因为检察机关几乎每天都要提审他。

  为突破李真的心理防线,办案人员调集了各地的精兵强将对李真展开审讯。然而,从2000年3月初到6月中旬的三个多月里,由于李真仍然对自己的前途抱有幻想,一直不肯开口交待案情。案件调查一时陷入了僵局。

  同期

  陈晓颖:“作为侦查人员来讲,心里想的没有攻不下的案件,要么他无罪,要么就不应该拿不下来。”

  陈晓颖,原河北省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从事检察工作20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检察官。

  此时的陈晓颖也是李真专案组的成员,他一直负责李真案的外围调查取证工作,成绩非常突出。专案组领导研究后决定:由陈晓颖担任主审,主攻李真。

  2000年6月17号,陈晓颖正式成为主审人员,一场新的交锋开始了。

  白岩松:好,今天我们会客厅请来的客人是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侯磊,欢迎您。等于说您在中纪委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直接领导下,作为专案组的副组长,直接参与了这个案件的办理。

  白岩松:就在这段时间里头,一百零八天李真也不说话的过程中,无论是从中纪委也好,还是从最高人民检察院也好,包括你们也好,担不担心?

  侯磊:担心呀,因为我们那个时候,预测的时候,李真这个案子能办成好案,能办个有影响有震动的案子,因为根据群众举报的线索,根据平时听到的反映,这肯定是能办成一个好案。但是后来他不开口,尤其是不好落实,这样这个案子,如果最后定不了什么大罪,那反击的力量那是不可想象。

  白岩松:开口了吗?

  侯磊:开口了。当然这个陈晓颖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陈晓颖作为主审官开口,应该说是前一百多天那种工作的延续,一般的犯罪嫌疑人进去了以后都是这样,就是开始呢,处于侥幸心理,到对抗,到最后证据面前不得不低头,到最后再彻底坦白交代。李真原来他就是因为寄希望于有人来救他,他说肯定会有人救他,而陈晓颖来了以后,当然还用别的办法,都指出他你的幻想那只是幻想,根本不可能,最后他幻想破灭了,他就如实交代了。

  白岩松:就像刚才短片中看的那样,就是说开监狱的牢门要用一把钥匙。其实对于李真来说,他这一百多天也一直有一道门,那么你们再跟陈晓颖一起商量的时候,是找到哪把很具体的钥匙把这门给打开了。

  侯磊:我们是针对李真这个人,李真这个人呢虚荣心特强,就是在整个办案过程中,有时候经常换主审人员,就是有一个新面孔比一个老面孔有时候更容易开口,陈晓颖呢,原来的主审官在第一天领着陈晓颖要见面,就像交接一样,告诉李真说这是我的领导。原来那个主审官在李真印象中间是一个厅局级干部,这领导那肯定比这个干部更大。

  白岩松:得副部级、部级了。

  侯磊:这个李真本人呀他就是这样,他平时也是,比他官大的人,他阿谀逢迎那个劲,有的时候都叫人看着肉麻。而对于下面的人那真是横眉冷对,他就是这样的人。也针对这个情况,再加上李真这个人,他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找一个比他更能说,这样呢就有可能寻找一个新的出路。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就是办案组的领导层的这个决策,那还是对的。

  白岩松:他看到陈晓颖,心里认为这是一个大官,然后虚荣心也得到了一定满足。

  侯磊:对,所以他主动上去给陈晓颖点烟,套近乎嘛,这个劲又来了。就是回到监号里以后,他还对他们说,你知道今天审问我的人是什么人吗?那是个副部级干部啊,你们没这资格。而且还说,我们有时候就用外语对话。

  白岩松:还吹呢?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啊。

  侯磊:李真在这一点本性难改,他这个老想高人一等,这种思想在平时表现的淋漓尽致,就是在关押期间仍然如此。你看到了后来,从山西阳泉看守所,换押到天津的蓟县看守所,新华社记者乔云华去采访他的时候,说给他买点烟,就问李真我给你买什么烟。这记者说,我给你买大中华吧,别别别,现在我不能抽中华了。你总得说个牌号吧。他就说了一个红塔山,出去买了两条,回来的时候得经过看守所方面检查,只让带一条。回来以后,就跟李真说,这个看守所只让给你一条,李真那天采访完了以后,临走的时候,跟这个记者说,乔记者啊,你想办法跟政府说说,把那条烟也给我吧。乔记者说,这不给你一条烟够你抽几天了。李真说啥,我得给这狱友抽啊,记者说你还管你狱友,那是一种地位的象征啊。

  白岩松:让他张口,一是一百多天积累的,再一个可能他侥幸心理慢慢也在减弱,另外陈晓颖你们一起商量好了,很好的这种新的审讯策略。但是这么多天所积累的证据是不是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侯磊:是,这个好多的证据就是越来越丰满,证据的证明力越来越充分,那一天开始陈晓颖第一次接触李真,完全改变了一个策略,就是让李真完全放松,随便聊。所以那天一开始就跟李真说,咱们今天随便聊,李真能言善辩,很喜欢聊。另外这么长的时间都没人跟他聊过,巴不得聊聊呢。所以跟陈晓颖天南海北,从文学巨著,什么《红楼梦》、《水浒》,不谈案子,《红与黑》,包括中医、包括佛经什么都聊。李真这个时候完全放松了,但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按我们的说法就是发了一发炮弹,就是我刚才说的他往香港转移赃款赃物的那个事,这个事我们已经了解得很清

楚了。就说李真呀,你不要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掌握,你往香港转移钱,转移财物,你用的什么箱子,坐的哪个航班,坐在哪个位置上,到香港存在什么银行,我们一清二楚。这个李真一点防备都没有。马上就说那还不是谁谁谁告诉你们的,到这以后陈晓颖给打住了,不谈了,不谈了,涉及案子我犯规了,然后就开始吃饭。他俩约好了,一开始陈晓颖就说,咱们今天聊不许涉及案子,谁涉及案子谁犯规。

  白岩松:这会他刚一张嘴之后反而不接着聊了。

  侯磊:然后就吃饭,当时李真那个心里头他就糊涂了,这也就他一个人知道啊,他肯定说了呗,他不说办案组怎么知道了,所以他原来那种侥幸心理,就是认为他做的事情非常秘密,不可能说,这哥们不可能说,但是这个时候他这个幻想也破灭了。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