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三联生活周刊:福州首富陈凯的发家史与贿赂史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福州首富”陈凯涉嫌贩毒洗钱被查富豪再落马

  从摊贩到大亨

  福州的空气中弥漫着腥腥的海水味。“这里的人就是中国的‘犹太人’,他们四处钻营。”说这话的于海猛吸了一口温湿的空气说,“哪里有钱的味道,就往哪里跑。”于海是土生土长的福州人,他说“陈凯更典型”。他们都是1962年出生。“直到80年代中期,陈凯几乎还是不名一文的一个小摊贩,10年间,他就有了上亿身家。”于海说,“你难以想象这其间的变化。”12月12日,福州的街道看上去有点冷清,当地人这些天议论的焦点也都是这个引发福州政坛地震的“凯哥”,而陈凯的被捕让福州娱乐业萎缩了近半。六一路和五四路所构成的四方形区域是福州的“百老汇”——密集分布了两三百家桑拿店、夜总会和迪吧。半年前,这里还是陈凯的天下。

  陈凯另一位原先的生意伙伴程先生现在是福州某大型酒楼的老板,他介绍说,陈凯17岁高中就开始摆摊,“我们一起做服装生意,最开始卖的是羊毛纺织品。”“陈凯毕业于福州八中,这是福州的一所重点中学,能考上的学生成绩都不错,可见他确实很聪明,因为长相清秀说实话那时候挺招人喜欢。”程先生回忆起俩人当年练摊的光景说,“我们卖服装的第二年,从江苏常熟到福州一批货卖得特别俏,陈凯把进价压得很低,最后没谈成,货被另外的商贩买去了。没想到三天后,陈凯见中间商老板不好说话又走老板娘的路子,结果老板娘见他伶牙俐齿,真的把货便宜给他了,那一次多赚了五六百块。”

  于海说陈凯生意上“很有眼光”,因为“在倒卖服装生意的利润有下滑趋势但很多人还铁不下心收手的时候,陈凯就瞧上了福州周边地区开始畅销的微风电扇,用经营服装生意的钱承包了文化厅下属的芳艺文化公司,开始做电器生意,逐渐有了第一笔资金积累。尽管这笔钱与他后来的生意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有了一定资金后,陈凯开始出手阔绰。据说,为承包下“芳艺文化”,陈凯给文化厅有关人员送过一只“劳力士表”,而买这只表的钱还是陈凯找朋友七凑八凑而成。在周先生的印象里,“(陈凯)给人的感觉是蛮舒服的。一次和朋友去他的全嘉福吃饭,遇到他,他马上迎过来,跟手下的人说‘给这些客人免单’。当然我们最后也没让他免,只是打了折。但他场面上的事很会做”。陈凯的大方,程先生评价为“很现实”,“为什么觉得他现实?有用的人他才交,这有点像赖昌星。我们看到他后来只和有来头的人交往,对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根本看不上。看他那样,我们也不和他来往了。”程先生说。

  对陈凯而言,真正的转折发生1991年。那年赌博机在福州开始再度盛行。程先生说,包括“魔术帽机”、“跑马机”、“滚球机”在内的老虎机,每次下注至少要20元,最高可达3000元,一个晚上一台机就能有上万元的输赢。“当然是输多赢少,一个场子一天好的时候赚个十来万不成问题。”但经营这种“无本万利”的东西必需具备两个前提,程先生说:“一是要场所,一般设在各种娱乐城内;二是要公安有关部门的审批,民间传说行情是,批一个场子要100万人民币。”

  给陈凯提供帮助的合作者是后来凯旋集团的副董事长徐力。接受采访的警方人士说,徐力是原福州公安局局长徐聪荣的儿子。这个身份显然陈凯更为看中。

  陈徐的结交相熟在福州有这样一种传闻:徐力在歌厅看上了陈凯结交的女友宋某,便四处打听这个女孩的来历,消息传到陈凯耳中后,陈凯主动创造宋某与徐力见面约会的机会,并和徐力结识,成了朋友。

  “两个人很快一拍即合,对外称关系情同手足。徐力凭借其父亲的关系,替陈凯从银行办下一笔美元贷款,并取得由公安机关颁发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经营许可证》。1992年他们在福州中心地段双福楼买下一块地,以各半合股的口头协议成立南方娱乐城,经营卡拉OK、桑拿和老虎机。”这名警方人士说,“这差不多是陈凯后来‘娱乐产业王国’的雏形。”据他介绍,在徐聪荣不遗余力的帮助下,陈凯以参股或控股形式迅速拿下了福州海山宾馆、东街口百货大厦等上十家开设老虎机的娱乐场所。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三年间,陈凯个人暴涨了超过2000万元的资产。

  有了这笔钱,陈凯迅速扩大其娱乐产业的盘子。到1998年陈凯买下“温泉公园”旁的一块宝地,开始建造福州高档楼盘“凯旋花园”,“陈凯的经营重心从娱乐业转入房地产,他有梦想,娱乐业做大后是想逐步把其中一些涉及‘黄赌毒’的部分洗掉,把地产公司开到北京去。”于海对记者说。

  贿赂司法

  一名和陈凯打过交道的警方人士也向记者惊诧于陈凯惊人的公关能力,用他的话说,陈凯在福州可以做到想方设法“逢山开道,遇水搭桥”。

  陈凯更深使用的关系是徐力的父亲徐聪荣。在福州,没有多少人不知道徐聪荣是陈凯的“义父”。福州市原纪委书记方庆云接受采访时说,徐聪荣是福州几十年的老公安,资历很深,所以福州各个口上的官员都很买他的账,即便徐退休也没有完全淡出福州政界,还担任福州警察协会会长。

  “每年徐的生日,陈凯都要操办得非常热闹,办这些事情比徐的儿子徐力还要积极,而且上下事务处理得妥妥当当。”方庆云说,“酒宴一直设在海山宾馆,‘海山’在转给陈凯之前是一个港商的企业,90年代初在福州人眼里,在‘海山’设宴是相当排场的事情,陈凯利用徐聪荣的生日认识不少福州官场上的人物。”

  徐聪荣给予陈凯最直接的帮助,是在1995年福州开始大力叫禁老虎机之后,给陈凯的上十处场子大开绿灯。“福州许多地下赌场为了继续经营,不得不转让股份给陈凯,与其合作,这样,陈凯不仅原有赌场照旧营业,还近乎通吃了福州所有的老虎机生意。”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他说,作为回报,陈凯也给这位“义父”不少好处,“在办下‘全嘉福酒楼’后,陈凯将自己的第一份产业‘南方娱乐城’盘给了‘麦当劳’,签的协议35年租期,年租金20万元,‘麦当劳’一次性付款,陈凯将这笔巨额租金的一半300多万元送给了徐聪荣。”“尽管徐力并没有实际投资,剩下的另一半陈凯还是与徐力五五分了。”“到后来,徐力在加入凯旋集团之前,在陈凯旗下所有娱乐场所的消费一律签单。”

  这名知情人士回忆,陈凯出让“南方娱乐城”曾引出过一起官司。事情起于陈凯在买下娱乐城这块地皮时,其中一个过道是一位名叫“强二妹”的妇女的,并未被买断,而“麦当劳”在租用时提出要陈出示这块场地清晰的产权证明。陈凯令其手下和强二妹交涉,让其出让过道产权,强二妹表示这是祖上的地,坚决不让,陈凯见交涉无果,便动用黑社会恐吓强二妹并强占过道。“这件事闹得很大,强二妹从鼓楼区法院到市法院一直告到省法院,始终败诉最后郁郁而终。事实上,陈凯打点这场官司并没有花钱,法院的关系他早已打通。”陈凯在福州的强势在这一事件有所表露。

  另一件事发生在“凯歌音乐广场”门口。于海说:“‘凯歌’娱乐城因为生意好,每天晚上大概有300多辆出租车在门口排队等生意。福州娱乐业有个不成文的行规,就是出租车在哪家门口载客要向该娱乐城每月上邀400到500元的人头费,一次有三个没交钱的司机见‘凯歌’门口生意好,就过来拉客,被‘

凯歌’的保安看到,接连上来了十来个人把三个出租车司机揍了一顿。三个人不服又找来一帮人,架越打越大。晚上快12点,福州110出动了两辆警车想平息态势,结果刚停在门口就被一哄而上的保安团团围住,用钢钎扎破了汽车轮胎。”这桩哄动一时的“袭警案”结果悄无声息的不了了之。

  警方人士说,利用徐聪荣的关系,陈凯还在司法系统内提拔和他利益相关的人。涉案的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吴××和陈凯自小就认识,吴××是在基层派出所干了14年之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