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深圳女巨贪劳德容未提出上诉 记者狱中独家采访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深圳女巨贪劳德容上诉期满未提出上诉 

  记者今日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深圳市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劳德容上诉期满,没有提出上诉。

  去年12月2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劳德容巨额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进行一审宣判,劳德容因数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

  昨天(8日),劳德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的行为给国企带来了巨大损失,她认罪服判,不上诉,并要好好服刑。(人民法院报记者刘晓燕 王华兵) 

  深圳女巨贪劳德容:我要争取好的结果

  1月7日,人民法院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劳德容。 

  面对无期徒刑,劳德容说—— 

  “我要争取好的结果” 

  生活本来是五颜六色的,花是红的,树是绿的,天是蓝的。而我当时的生活就是一种颜色——灰色,就是工作、工作。上大学的时候,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后来这些都丢了。我连扑克都不会打 

  劳德容说,自己在家时是个好女儿,在学校品德兼优,在单位努力工作,到后来慢慢走上歧途,而且越走越远 

  我给国企带来了巨大损失,我认罪,不上诉,我要好好服刑 

  最后一个电话,我跟我妈说,我要学习去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给她打电话 

  1月7日上午11时,本报记者在深圳第三看守所独家采访了劳德容。 

  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劳德容,会以什么状态出现在我们面前?低头见人?还是一脸沮丧? 

  记者正想着这些问题,劳德容面带微笑,走到记者对面坐下,看上去很平和。看到与记者同去的一位工作人员站着,劳德容张罗着要去给他找把椅子。 

  劳德容的四封忏悔信 

  采访劳德容,很自然地要提到她的忏悔信。 

  劳德容告诉记者,自2002年9月28日被“双规”后的100天内,与外界隔绝,那是自己最灰暗的一段日子。在此之前,她是市、省和全国的‘三八红旗手’,曾是第四届世妇会代表,风光无限。“我上得挺高,跌得挺惨,一下从人生最高点跌到冰点。”劳德容说。 

  2002年10月18日到了。这天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这天是劳德容59岁的生日。那天晚餐多加了几个菜,办案人员还买来了蛋糕,与她共进晚餐。 

  “纪委的同志给我过生日,这表明组织还没有放弃我,还在挽救我。”劳德容说。 

  第二件事是香港艺人罗文在这天因肝癌病逝。“生前众星捧月,人走了,金钱、地位、名声这些人世间最重要的东西也跟着消失了。”劳德容说,“生命是很脆弱的,何必要那么执着,要看开点。” 

  受这两件事的触动,劳德容随手写下了自己的感触,这便是她的第一封忏悔信。 

  在交代完自己的问题后,劳德容写下了第二封忏悔信。“我劳德容为什么会犯错误,有哪些教训,我要把这些写出来,以免后面的人重犯错误。”劳德容告诉记者,她就是在采购和招标上栽了跟头,她很清楚中间哪些环节有漏洞,并应该怎样堵塞和防范。这些防范措施是她这封信的主要内容。 

  劳德容说,自己在家时是个好女儿,在学校品德兼优,在单位努力工作,到后来慢慢走上歧途,而且越走越远。于是写了第三封信。“算是对自己60年的一个总结。” 

  自去年12月26日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劳德容给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写去了第四封信。“这封信主要是表明态度。我给国企带来了巨大损失,我认罪,不上诉,我要好好服刑。”劳德容说。 

  “要敢于面对,并且争取好的结果。” 

  在接受记者采访期间,劳德容一直很平静。 

  “我自己认为,我这个人还是敢于负责任的。在‘双规’期间,我从没有想过要轻生。”劳德容说。 

  “出事前后心理反差是很大的,那可能会是一种挣扎。而你现在看上去很平和,你是怎么调整过来的?”记者问。 

  “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认错。而且不能光悔过,得又悔又改。要敢于面对,并且去争取一个好的结果。”劳德容说。 

  人不可失去大方向 

  失去自由,劳德容倒是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些书。 

  劳德容告诉记者,她现在正在看《中国人史纲》。她跳着看,上册已经看到五代十国部分,下册看到宋朝部分。 

  “从盘古开天地开始,三皇五帝,夏、商、周,秦皇汉武……以史为鉴,要是在外面的时候早点看,也许不会走到这一步。”劳德容说,“看历史还是很好的,对有些问题看得更清晰了。” 

  “你觉得对哪些问题看得更清晰了呢?”记者问。 

  “人生观,还有方向性问题。我过去太拘泥于具体事物,对有些事太苛求了,忙于低头追赶,没有抬头看路,失去了方向性。” 

  劳德容指着窗外对记者说:“生活本来是五颜六色的,花是红的,树是绿的,天是蓝的。而我当时的生活就是一种颜色——灰色,就是工作、工作。上大学的时候,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后来这些都丢了。我连扑克都不会打,没有时间啊。” 

  “我太封闭在自我的状态下。”劳德容有些感叹地说,“认识的朋友很多,但是没有真正的朋友指出我的问题。如果在关键的时候有人给我指出来,对我也好嘛!” 

  对家人心怀愧疚 

  “做为女人,我们认真、细致、全面,我们博大,我们宽容,但这些东西占掉了我们所有的一切。而我的家庭、亲情……”说到这,劳德容叹了口气。 

  “你想想我当时的情况,整天忙于工作。我老母亲86岁了,她不愿意呆在深圳,我只能托别人在家照顾她。工作一天回到家,跟先生没什么话讲,话都在单位讲完了嘛。我开着会,孩子胃出血做手术要签字,可没有办法,我这边下不了主席台。对他们,我没有做到的太多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你会怎么做?”记者问。 

  “我会处理好这些方面的问题,要讲全面,工作狂绝对不行。是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但别的也不能落下。”劳德容说。 

  在谈到自己的老母亲时,劳德容掩不住的愧疚。 

  在出事前,劳德容每天都要给老母亲打一个电话。在“双规”期间,劳德容对组织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让她给老母亲打电话。“‘双规’100天,他们就看着我打了100个电话。”劳德容告诉记者,“最后一个电话,我跟我妈说,我要学习去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

能给她打电话。”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