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河北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杨益铭受贿案纪实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A、人们只知道杨主任朋友多、电话忙,还经常有人登门拜访,似乎忙得不可开交。其实,其中的“乐趣”只有杨益铭自己知道。 在省委办公厅,人们都知道杨主任社会上的朋友很多,电话很忙,经常有人登门拜访,为此,杨主任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其实,其中的“乐趣”只有杨益铭自己知道。

  1993年,杨益铭经人介绍认识了北京某集团董事长魏某。见魏某财大气粗,经济上很有实力,杨益铭便忍不住动了邪念。1995年,杨益铭故意在魏某面前说要搞房改了,自己需要钱。魏某心领神会,很快给杨送上人民币3万元。1998年,魏某的公司准备收购石家庄某纺织中心,为此,魏某设下酒席宴请石家庄市有关部门的领导,并特意请已经登上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宝座的杨益铭作陪当“说客”。杨益铭果然不负重托,席间多次叮嘱石市有关部门领导对魏某收购一事要多加支持。为促成此事,之后杨益铭还不惜屈尊下驾,亲自带着该集团负责人到有关单位疏通、协调,费尽心机。2000年10月,魏某出于感激之情,再次送给杨益铭人民币3万元。而此时,河北省国税局党委书记、局长李真(已被执行死刑)早已被中纪委“双规”,此事在河北省家喻户晓,反腐败斗争在燕赵大地已呈风起云涌的高压态势,而杨益铭仍未收敛自己的行为,顶风冒险收下了这笔贿款。

  1995年,河北师范大学教师刘某通过别人介绍与杨益铭相识。虽是大学教师,但刘因在社会上兼职搞工程装饰,便想寻求一些政界人物的支持。他经常找杨益铭在一起坐坐,吃吃饭、唱唱歌,时间一长,两人的关系愈加熟络起来。1998年夏,因河北省围场县的一笔工程款久拖不还,刘某找到杨益铭帮忙。杨一听,当即利用自己的关系打电话给当地领导,督促他们将欠刘某的钱还上。这本是小事一桩,居然惊动了省委办公厅领导,当地领导不敢怠慢,马上明令催办,欠款单位很快就将刘某的钱还上。刘见杨益铭的权力如此“神奇”,不禁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1999年秋,因河北省沙河市宾馆欠工程款3万元一事,刘某再次找到杨益铭。杨仍然没有丝毫推辞和不快,亲自和沙河市委有关领导联系,很快解决了此事。受人之惠,不忘相报。为了表示对杨益铭的感谢之情,也为了日后能更好地利用这位领导手中的权力,刘某将一套价值8600元的真皮沙发和1万元现金一起送给了杨益铭。

  1996年,杨益铭通过朋友介绍与石家庄市某实业发展公司经理蒋某相识。为了支持蒋,杨益铭牵线撮合蒋与海南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某合资开发了一个项目。后在运作过程中,蒋与刘发生利益纠纷,反目成仇,相互告状。蒋为了在打官司时继续得到杨益铭的帮助,分别在1997年上半年和2000年初,送给杨人民币2.5万元和两只“尼康”牌照相机镜头,价值人民币2.87万元。在此之前,杨益铭已利用省委督查室主任的职务之便,批示石家庄市委督查室对该案进行督办,并要求将结果上报给他。当时的杨益铭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区区5万元不义之财,成了他日后被绳之以法的导火索。

  以前,在河北省委、省政府大院,只要提起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督查室主任杨益铭,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人很精明、很正派。原来,杨益铭很善于伪装自己。在同事和部属面前,他是个很正统、很廉洁的领导干部,经常以自己从事过纪检监察工作为资本,对大家大讲廉政建设和防微杜渐的必要性,平时连别人送的土特产品也上交给组织。而实际上,杨益铭却是个受贿、索贿达百余万元人民币的大贪官。

  杨益铭其人

  今年50岁的杨益铭是重庆市涪陵人,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杨益铭当过兵、做过工人,1977年考入清华大学,因表现突出,毕业后留校在清华大学团委工作,不久又调入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任团委书记。几年后,杨益铭被选调入某中央国家机关担任某处处长。1994年,杨先是平调至河北省委办公厅担任督查室主任,并随督查室升格为副厅级干部,随后又被任命为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督查室主任。在当时的河北省委、省政府大院里,春风得意的杨益铭成了响当当的热点人物之一。

  B、替别人说情碰了一鼻子灰,杨益铭哪能让人知道自己办事不力,干脆将10万元活动经费截留。

  身为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督查室主任,杨益铭的职权范围虽然有限,但其职位的重要性所释放出的能量却不小。何况杨益铭还善于抓住一切时机,给有关部门打电话、写条子,参与布置和协调,从中获取不义之财。

  1997年10月,石家庄市委某部门干部商某为得到提拔,通过他人介绍找到杨益铭。按说,干部的提拔使用本不在杨益铭的职权范围,但杨却满口答应商某把他向有关领导推荐。为表明自己的“心意”,商某托朋友准备了5万元现金,借一次请客之机送给了杨益铭。杨当时借着酒劲,打着哈哈,半推半就地接了过去。有了现金的作用,杨的办事力度自然加大。事后,杨益铭亲自打电话给石家庄市有关部门领导,询问商某的情况,并赤裸裸地要求对方在对商某的提拔使用上多加关照。

  1997年11月,石家庄市所辖县、市、区领导班子换届,时任某市市委副书记的马某、副市长李某(均另案处理)为预谋使马晋升为市委书记,找到某公司经理张某,让其帮忙活动,张又通过另一个做生意的朋友林某联系到了杨益铭。虽然是朋友托朋友,拐了不少弯儿,但杨益铭还是应下了此事。事后,杨亲自给石家庄市有关领导打电话,提出让马某出任某市市委书记。而马某、李某、张某等人则先后在北京燕京饭店和杨益铭家中送给其人民币20万元作为活动经费。

  1998年1月,当马某听说自己晋升的希望可能落空时,又急忙将10万元现金送给杨益铭,托杨找李真“活动活动”。可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一向贪婪的李真居然拒绝了杨益铭的说情,对这笔钱也坚辞不收。碰了一鼻子灰的杨益铭不敢让马某知道自己办事不力,干脆又将这10万元截留,对马某则抬出李真来予以搪塞。

  1999年,河北省工商系统举行录用国家公务员统一考试,石家庄市某区工商局职工邢某参加考试后,恐不能被录取,便找到杨益铭求情。求人办事空着手去自然不好,邢某于是准备了人民币2万元和价值2000元的金手链一条。收下礼物,杨益铭当场就给有关人员写了条子交给邢某,事后还亲自给有关领导打去电话,为邢某说情。

  C、看到来人只提着四只鸭子,杨益铭十分不满,忍不住开口要了一架照相机。

  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贪欲永远无底,占有的已经不少,仍渴求更多的东西。”如果用这句话来形容杨益铭,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1996年,河北省驻京办事处有两处装修工程,大学教师马某意欲承揽这些工程,便找杨益铭出面疏通。可马某是个既无经营单位又无营业执照的装修个体户,有什么能力承接这样的大工程呢?为促成此事,杨益铭特意把马某隆重介绍给了主管此项工程的省政府副秘书长兼驻京办主任王福友。其时,王福友和杨益铭都是李真的同盟军,王自然不便驳了杨益铭的面子。于是,王福友未经招标便一人拍板决定,把这两处装修工程都交给马某来做。得到工程,马某自然乐不可支,对杨益铭更是感激不尽。所以,当事隔不久杨益铭以买房缺钱为名向马索要人民币7万元时,马某当即二话不说,拱手奉上。

  

1997年,沧州市下辖的河间市(县级市)医院院长尚某之子参加当年高考,按照规定,三好学生可以加分,但尚某之子因种种原因未被加分。省委督查室接到尚某的情况反映后,杨益铭亲自督办,要求沧州市委督查室对此事进行督查。在省市两级领导机关的过问下,此事最终得到圆满解决,尚某之子被某大学录取,河间市教育局赔偿尚某人民币3万元。

  这本是杨益铭职权范围内应做的一件事,但杨岂能放过任何一次敛财的机会?于是,当尚某出于感激,于1998年初送给杨益铭人民币2000元时,杨毫无愧色地收下。一年后,尚某又与朋友带着四只鸭子特意到北京看望杨益铭。因对礼物不满意,这位督查室主任竟公开索要一架照相机,尚某只好拿出1万元送给了杨益铭。

  1996年11月,杨益铭经人介绍与秦皇岛海湾公司职员张某相识。当时,该公司因股权纠纷正在秦皇岛市中级法院打官司。为了借杨益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