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巧立名目套取建设资金 五条蛀虫私分国资657万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粤海铁路是我国第一条跨海通道,总投资45亿元,2003年1月7日正式开通,结束了海南省不通火车的历史。然而,就在粤海铁路开通不到一年的时间,主持筹建该条铁路的粤海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原领导班子被一锅端了。2003年12月26日,粤海铁路公司原领导班子成员唐建伟等5人因私分国有资产罪和受贿罪,被广州铁路中级法院一审判刑。该公司原总经理唐建伟被判刑9年;副总经理杜惠荣和朴英元(兼总工程师)分别被判刑6年半和7年半;原党委书记张培金被判刑1年缓期1年;另一副总经理李逊被判刑2年缓刑2年。据检察机关指控,粤海铁路有限责任公司领导层共计私分国有资产657.4430万元,且唐建伟、朴英元、杜惠荣、李逊4人曾经受贿。

  ■七家经营实体变成套钱机器

  1998年5月至2000年10月粤海铁路公司先后成立的“7个实体”,实际是套取粤海铁路建设资金的工具。审计人员发现,7个实体经营的业务清一色是粤海铁路建设项目。这些实体并不具备承揽工程建设或购买工程物资的资质和能力,仅充当中间商,二传手,所谓运作,不过是过一下手从中吃一道差价,套取铁路建设资金罢了。

  经查明,至2000年年底,7个实体中的6个从粤海铁路公司自管基建项目中,套取建设资金6348.8万元,形成毛利收入。其中,以甲供料名义取得材料差价或管理费收入4961.4万元;所办实体(无资质承包)通过转包取得差价或管理费收入765.2万元;职工技术协会和技术服务中心以提供技术咨询名义取得收入622.2万元。

  据审计查明,7个实体共套取资金6348.8万元毛利,实际流失的建设资金达3324.5万元。

  ■普通员工每月竟在四家实体领工资

  巨额被套取的资金究竟流到何处去了呢?为了搞清这个问题,审计组几乎把7个实体所有支出明细账翻了个底朝天。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流失的建设资金,大部分作为奖金福利分给了个人。到2000年年底,粤海铁路公司在7个公司计提工资基金及附加为2059.75万元,成为粤海铁路公司发给个人奖金以及福利支出的来源。

  粤海铁路公司的职工最有感受,自从公司兴办各种实体后,个人收入直线上升,人均月收入翻了两倍都不止。据统计,其中正式职工的人均月收入,由兴办实体前的2358.5元,猛增至各实体上马后的8210元,增幅达248%;临时职工人均月收入由345.17元增至2085元,增幅达504%;领导班子人均月收入由6626元增至14515元,增幅达119%。每月领钱,普通员工可以同时在4处领取个人收入,而中层以上干部最多可以同时在七处领取收入。

  ■“追缴”资金仍然玩猫儿腻

  2001年11月9日,审计署责成追回所有挪用的建设资金,调减工程成本。明确要求将违规用建设资金发给中层以上领导(含副职)的奖金福利悉数追回,上缴铁道部。

  按照审计决定书执行,粤海公司高层领导每人平均要退30万元,中层干部每人平均要退20万元。

  吃进去的怎么还吐得出来?为此,粤海铁路公司高层领导班子想出一个“技术处理”的“办法”。2002年3月,粤海公司5位领导决定再次把手伸向建设资金,与中铁某局一项目部商定,由该局编制虚假的大型临时工程,后因粤海公司计划部部长陆汉章涉嫌犯罪被耽搁,粤海公司多拨200万元工程款给项目部。唐建伟、张培金、朴英元、杜惠荣4人从中提取现金120.2264万元,按每人要退缴的违规奖金数额领取现金后,以个人名义上交粤海公司财务部。

  财经视点

  集体私分成为国资流失新黑洞

  “用奖金福利等种种名目将国有资产私分给职工,这种集体私分现象在国有企业相当普遍,已成为国有资产流失的巨大黑洞。”粤海铁路公司领导层集体私分国有资产案一审宣判后,审计署深圳特派办有关人士表示。

  仅就近三年国家审计署向全国人大做的预算执行审计报告,即可看出这一黑洞之触目惊心———

  2000年度审计报告披露,人民银行陕西省分行以给职工发放股权的方式,私分国家、集体资金968万元;原青岛动检局和山东商检局在“三检合一”机构改革期间,巧立30多种名目,滥发钱物达4677万元;广东石油企业集团公司下属某加油站通过做假账,瓜分2753万元。

  2001年度审计报告显示,原出入境检验检疫系统21个支局及部分分支机构隐瞒收入13.17亿元,隐瞒的收入用于滥发钱物达6.39亿元。其中,广东南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只有124名职工,但该局从1998年至2001年4月,用隐瞒转移的收入发放钱物共计3485万元,人均达28万多元。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