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36岁职员走上不归路 情妇协警方抓金融“巨蠹”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三十六岁银行职员犯罪走上不归路 侵吞413万赌博包养七个情妇 

  近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维持达州市中级法院对被告人肖洪波作出的一审判决。年仅36岁的银行分理处副主任肖洪波,因先后92次侵吞公款413万余元被判处死刑。 

  一个案发时年仅34岁的银行分理处副主任,是怎样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的?贪污公款后,他怎样将这些钱用于赌博挥霍和包养7个情妇的?东窗事发潜逃后,又是怎样被达州市检察院抓获的?记者通过有关渠道了解到个中详情。 

  ■好赌好色贪污公款包养情妇竟达7人 

  上个世纪80年代初,肖洪波初中毕业,顶班到了达州市建设银行。参加工作3年,他自修完高中的课程,并考入了某财大进修班。几年后,因有文凭又积极肯干,肖洪波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市建行达钢分理处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主管会计兼出纳。事业有成,婚事也很快得到解决。 

  1991年,他与某公司一会计结婚。婚后不久,肖洪波与妻子的哥哥等人办了个预制品厂,为了推销产品,肖洪波常与建筑老板们出入于灯红酒绿的舞厅宾馆,陪人唱歌跳舞赌博。赌博失利和嫖娼的开支使肖洪波债台高筑,他曾一度想金盆洗手,但又拒绝不了赌场的刺激和女色的诱惑。于是,他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银行公款。 

  从1998年至2001年5月31日期间,肖洪波利用担任达州市达钢分理处副主任和会计兼出纳的职务便利,采取直接收取客户现金不入账的手段,先后共侵吞银行公款413万余元。这些钱不仅使肖洪波在达州市赌场名气大增,而且他玩女人也更上了一个“档次”———他觉得嫖娼有辱自己“赌场大侠”的名气,于是,他开始包养固定情妇。从1997年至2001年6月的几年间,他一共包养了7个!最小的包养时年仅16岁,最大的24岁。 

  ■周旋于7个情妇之间与妻子爆发离婚大战 

  肖洪波包养7个情妇的手段完全是一样的:大把给钱,再辅以一句“你是我惟一最爱的女人”。 

  1997年初冬的一天,肖洪波在成都至达州的火车上遇到了从外地打工回宣汉县的16岁少女张艳,见其漂亮,人又老实,便一路端茶买饭,大献殷勤。到了达州,肖洪波又给张艳买了很多衣物。单纯的张艳从此与他同居。1999年,张艳生下一个儿子后,肖洪波已无兴趣再与其周旋,加之他的“地下夫人”越来越多,已搞得他应接不暇,便将张艳打发回乡下,每月给其生活费500元了事。 

  对其他情妇们,肖洪波也日久生厌。他对办案检察官总结说:“宋某娇憨可人,但太任性,为一点儿小事便负气去了新疆;陈某妖艳无情,我用数万元包养她,她却在外边包养小白脸;姜某也是一个只认钱不讲情的女人;陆某高挑白净,颇有风韵,可惜未脱俗;南充的朱某俏丽撩人,可恨生性贪婪,一年多时间,在我那里挣了30万元。后来,又硬逼我写20万元的借条,还像黄世仁那样天天追着逼债。后来,竟打电话给我老婆说她是我的小老婆……”朱某的一个电话使肖洪波与妻子爆发了漫长的离婚大战。

  ■每月万元包养第7个情妇贪污公款事发露出马脚 

  1999年下半年,在这场“战争”进行到双方都人困马乏时,肖洪波又忙里偷闲,“发展”了他的第七个“关门情妇”燕子。 

  出生在达县渡市乡一个偏远山村的燕子天生丽质。肖洪波以1万元一个月的价格包下了燕子。很快,两人的关系升温到了“谈婚论嫁”。肖洪波想像“娶”张艳那样与燕子“结婚”,但读过高中的燕子说:“那你就犯重婚罪了,要坐牢的!”肖洪波说:“那就等我离了婚再说吧。”日子久了,燕子也想“转正”,老问肖洪波离婚的事办得怎么样了。问急了,肖洪波便花1万元钱找人办了一个假离婚证。见到离婚证,燕子很高兴,催肖洪波搬来一起住,择日举行婚礼。肖洪波为了要回家应付老婆,只好谎称80岁的母亲生病了,要回家尽孝。而其他几个情妇也从突如其来的冷清寂寞中察觉出不正常,便常打电话去缠肖洪波,肖称那些“是我的几个表妹”,燕子难免生疑。 

  2001年6月7日,肖洪波贪污存款的事终于露了马脚。那天上午,肖的同事发现银行的第二联记账凭证上,没有肖头天下午经手的一笔2万元的存款,一问之下,肖谎称客户已取走了。同事打电话问客户,发现根本无此事。 

  ■指挥情妇同检察官“捉迷藏”自己声东击西南北逃窜 

  就在单位准备查账时,肖洪波却已同情妇朱某登上了达州至成都的火车。上车后,肖洪波叫朱某先回家躲躲引开侦查人员的视线。肖洪波自己则逃到成都大邑县,居然就在该县公安局对面租下房子居住,开始逐个给达州的情妇们打电话,指挥她们出去躲一躲。 

  当他从情妇姜某那里探听到市检察院反贪局正在四处寻找朱某和肖的其他几个情妇,并且已注意到了燕子,惊出了一身冷汗,马上打电话叫朱某和其他几个情妇再躲远点儿,隔几天就换一个地方。 

  7月6日,肖洪波听说风声松了,便潜回达州,在一债主处收到60多万元欠款后,潜到宣汉县张艳处。住了两天,肖洪波将60万元钱交给哭得死去活来的张艳,要她好好替自己把儿子养大。然后,逃回了大邑县。7月12日,肖洪波去广东东莞接回燕子。后察觉到达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已查出燕子与自己的关系,想利用燕子来抓自己,就让燕子回去,“咬定不认识我”。 

  当晚,肖洪波在成都火车站与燕子分别后,马上买了一张去新疆乌鲁木齐的卧铺车票。

  ■检察官帮她揭穿“爱情”骗局“二奶”反戈巨贪终落法网 

  正如肖洪波所料:的确是达州市检察院反贪局查出了他与燕子的关系。 

  7月18日,燕子被带到达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后,任办案人员怎么讲法律、讲政策,燕子都拒不讲出肖洪波的去向。办案人员很快搜集到了肖洪波用1万元钱找人办假离婚证和包养情妇及肖在潜逃期间仍与这些情妇频繁联络,并带朱某一起逃跑等大量证据。面对这些证据,燕子惊呆了,当即表示一定配合检察官将肖洪波抓获。 

  根据燕子提供的情况,办案人员制定了“引蛇出洞”的计策。燕子按肖洪波事先的约定用成都座机加“521”的代号给其打了传呼,告诉肖:“检察院把我找去没问什么就把我放出来了。你在哪里,快来接我。”几次反复肖快出洞之际,抓捕出现了一个漏洞,肖断绝了与燕子的联系。 

    无奈,办案人员只好撤回达州。每天仍由燕子不断地给肖洪波打传呼,23日,肖洪波终于给燕子回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反复盘问燕子是不是已向反贪局告密,燕子从电话里听到他的周围好像有人在讲新疆话。根据这一线索,达州市检察机关马上与新疆警方联系…… 

  第二天,肖洪波再次把电话打到燕子的手机上,狡猾的他通过几种方法“考验”燕子,并暗中打电话到情妇陆某处“核实”

燕子是否仍在检察机关的控制下。不料,他却遭到了情妇“温柔”的反戈一击:几天前,达州市检察院找陆某了解情况时,把肖洪波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陆。她痛恨肖洪波。24日,接到肖洪波的电话,陆故意告诉肖洪波:“前几天检察院的人是找过燕子,但不知找去问了些什么又放了出来……”陆某的话使肖洪波基本上消除了对燕子的怀疑。 

  肖洪波买好7月27日到重庆的火车票,准备在车过达州时,冒险将燕子带走。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