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只为区区2.5万元贿款 本可成为头号功臣的阶下囚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004年元旦前夕,关押在江苏省南通市看守所的海安县公安局曲塘分局原局长缪银彬,终于等来了南通市中级法院的终审判决,这意味着,他将在5年的时间里失去可贵的自由。然而,更令缪银彬遗憾的是,他本可成为破获一起特大盗车案的头号功臣,却为了区区2.5万元贿款,成了一名名誉扫地的阶下囚…… 

  A 特大系列盗车案告破,众人额手称庆,这时,却来了一封出自盗车犯之手的举报信。 

  2001年7月中下旬,据新华社等国内诸多媒体报道了一则案件消息:在江苏海安警方的大力协助之下,上海警方日前侦破一起该市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盗车案件,波及上海杨浦、虹口、宝山等6个区,涉案40余起,案值达300余万元…… 

  2001年5月9日,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总队接到江苏海安警方的协查通知,称一个名叫丁明根的江苏海安籍男子有重大盗车嫌疑,现有可能潜逃至上海,请求上海警方协助。同时,从海安警方已缴获的被盗车辆看,与3天前上海杨浦区控江路某弄被盗的黑色桑塔纳车极为相似。 

  很快,赃车身份被核实,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侦查员们又获取了丁明根在海安一带低价卖出一批成色新、车架号和发动机号被错改的轿车的重要线索。2001年5月12日晚,侦查员以购买轿车为名,在江苏东台将丁明根擒获,同时被抓获的还有东台籍销赃犯罪嫌疑人高峻岭。经审讯,丁明根交代了其伙同同乡陈文林、徐九清、崔益海、周立存等人在上海窃车,回当地销赃的犯罪事实。同年5月14日,犯罪嫌疑人徐九清到海安县刑警大队投案自首,交代了自己从2000年起先后多次伙同他人盗窃轿车,再销赃给东台籍人孟根华的犯罪事实。 

  不久,这起特大盗车案连同近30辆被追回的赃车一并移交给了上海警方。上海市法院经审理后对归案的14名被告人盗窃、销售、转移赃物案作出判决,头号大盗陈文林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被告人也被判处十六年至一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这起盗车大案在江苏海安和上海当地都引起了较大轰动。海安县公安局当时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移交赃车仪式,不少公安民警均因破获该案有功而受到了嘉奖和表彰。 

  然而,2003年春节前,一封由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转来的举报信,再次引起了人们对这起特大盗车案的关注:一名在押盗车罪犯举报,2001年5月,上海警方查获这起特大盗车团伙案前,头号罪犯陈文林曾被海安县公安局曲塘分局民警、联防队夜巡时发现,连人带车被扣到分局进行过审讯,后通过有关人员送巨款给时任曲塘公安分局局长的缪银彬,陈文林才得以脱身。 

  举报信的内容是真是假?缪银彬有无徇私枉法行为?接到举报后,南通市检察院当即指定该院法纪处与南通开发区检察院联合初查此案。在未取得缪涉嫌犯罪的确凿证据之前,千万不能贸然行动。 

  B “我是警校毕业的,从警18年,从刑警开始干起,我不相信你们能达到目的!” 

  缪银彬,毕业于省公安专科学校,从警18年,曾先后多次荣立三等功。他30岁出头时,从一名普通刑警升任海安县公安局治安股副股长,后一步步升任曲塘公安分局局长、海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在海安县城,缪银彬属于响当当的人物,不仅因为他关系网密集,而且他精通法律,反侦查能力也很强。因此,所有初查工作都只能静悄悄地在“地下”进行。 

  2001年3月15日,检察官与缪银彬第一次正面接触,缪就口出狂言:“我是警校毕业的,某领导是我同学,我从警18年,从刑警开始干起,我不相信你们能达到目的!”他首先和检察官展开了心理战。 

  针对缪狂妄自大的心理,检察干警在展开心理攻势的基础上,也十分注重人性化办案,他们在人格上充分尊重缪银彬,肯定其在司法战线曾经取得的成绩,同时关心缪的身体健康和家庭生活。干公安工作生活没有规律,缪常年患有胃病,干警就为其备好每日所需的药品。对于小孩的学习问题、妻子的身体状况、家里服装店的经营情况等缪银彬时时牵挂的事,干警都尽可能帮其收集、传递信息。同时办案组还适时同意其与家人通信,使缪切实感到检察机关是真心诚意帮助他悔过自新。 

  经过14天的艰难较量,受到感动的缪银彬终于放弃抵抗,不仅彻底讲清了自己徇私枉法的犯罪事实,还主动交代了自己在担任分局局长期间受贿2万元的有关问题。 

  C 收到2.5万元贿款,缪银彬完全丧失了一名警察应有的原则与理智,一心只想为陈文林“消灾”。 

  其实,在2001年5月破获的那起特大盗车串案中,缪银彬本来可以成为破案机关的头号功臣,因为是他担任一把手的曲塘公安分局首先抓获了该案的首要犯罪分子和赃车。但是,被贪欲冲昏头脑的他却被2.5万元贿赂款击倒,竟然私自放走了罪犯。 

  据缪银彬交代,2001年2月7日夜11时,海安县曲塘公安分局民警朱某、周某和联防队员陈某、史某等人在夜巡过程中,发现曲塘镇长垛村3组丁明根家门前停放着一辆可疑的桑塔纳99新秀款轿车,便敲开丁明根家门对其进行询问。在询问过程中,民警发现了躲藏在丁家衣柜里的陈文林,同时在丁家东屋床下发现三块桑塔纳汽车牌照、一把桑塔纳汽车钥匙和一把改成锥子型的起子。当夜,民警将有犯罪嫌疑的陈文林、涉案桑塔纳轿车及上述物品带至分局,同时打电话向缪银彬作了汇报。 

  查看过桑塔纳轿车和涉案物品,刑警出身的缪银彬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他与刑警中队取得联系,由该中队派员参加对陈文林的审查。同时,缪安排民警朱某向东台警方了解涉案桑塔纳轿车的有关情况。 

  陈文林被民警带到了曲塘公安分局,这可急坏了他的“老搭档”丁明根。原来,被扣押的桑塔纳轿车是陈文林开到丁家的,民警巡夜时,陈、丁二人正在伪造汽车牌照,准备转手卖掉。既急又怕的丁明根担心,陈文林和赃车落网之后,自己和其他同伙在上海盗车、在海安周边销赃的一连串罪行败露,便急忙打电话求助于在海安县城工作的朋友陆某。 

  担任一家物业管理所所长的陆某交际甚广,在公安系统也有不少熟人。当夜,陆某就打电话给曲塘分局的朋友,说好第二天下午到分局“打个招呼”。 

  2月8日下午,经一位朋友介绍,揣着丁明根巨额贿款的陆某来到缪银彬的办公室。待朋友离开,陆立即交给缪一只装有2.5万元现金的塑料袋,缪坦然收下。之后,缪银彬完全丧失了一名警察应有的原则与理智,一心只想为陈文林“消灾”。他先是询问刑警中队,在得知对陈文林的审查还没有结果时,便私下决定将陈放走,将那辆疑为赃车的99新款桑塔纳轿车留在分局使用。 

  陈文林被放出后,继续窜到上海疯狂作案,直至当年5月特大盗车串案案发。其后几天,东台后港派出所给曲塘分局发来传真,证实曲塘分局调查的涉案桑塔纳轿车使用的是假临时牌照,车子来

路肯定有问题。但心里有鬼的缪银彬对此置之不理,直到陈文林再度归案,这辆一直被缪银彬扣留的赃车才由县公安局移交给上海警方…… 

  2003年6月2日,南通市港闸区法院公开审理了缪银彬徇私枉法、受贿一案,这一天正巧也是他39岁的生日。 

  2003年8月6日,南通市港闸区法院一审判处缪银彬有期徒刑五年,给缪介绍贿赂的陆某被判处管制三个月。 

  缪银彬不服,提起上诉。南通市中级法院经审理,维持了一审判决。缪银彬终于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