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成克杰案李真案 北京检察院干警亲述破案过程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月10日,北京市检察院举行优秀干警先进事迹报告会,会上每一个报告者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检察长王立和海淀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小芹的故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从他们身上,我们读出了铲除腐恶,才能清风长存的真谛。 

  他从一封举报信入手,“拿”下了吴庆五 

  王立现在是检察长,但他从事反贪工作却有20余年了,他曾指挥、参与办理了一大批在北京乃至全国有影响的大要案,“啃”下了无数“硬骨头”案件,其领导的东城区检察院反贪局曾被北京市政法委誉为“团结战斗的集体,反贪战线的尖兵”,他本人也先后荣立一等功两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三次。 

  2000年8月,王立被抽调参与办理李真案件,他面对的第一块硬骨头就是吴庆五。当时,查证吴庆五的证据材料很少,除了一封举报信外,基本上没有其他线索。经过研究,王立决定以吴庆五下海经商的原始资金来源为突破口,从其账目、资金往来入手,查找漏洞。 

  侦查方案确定后,他们一方面加紧突审吴庆五,另一方面派人到北京、河北等地调查吴庆五名下公司的账目往来和资金进出情况。审讯工作进行得非常艰苦,吴庆五自恃有后盾,对审讯工作很不配合。吴庆五曾对王立说:“我见过的世面你们听都没听过,这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你们想都想不到。”王立并没有被他的话吓倒,凭借多年积累的办案经验,王立与吴庆五展开了较量。有时投石问路,把他引到预设的讯问轨道上;有时以退为进,不急于在一城一池上交锋,给他较大的表演空间,然后抓住其谈话中的矛盾之处集中突破;有时虚实结合,巧妙运用外围证据,使对方形成犯罪事实已经被司法机关完全掌握的错觉。 

  就这样,通过内外夹攻,从一封举报信入手,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王立等人就查实了吴庆五倒卖批文、抽逃资金、贪污行贿等一系列犯罪事实。 

  “温柔的杀手”李平,败在了她的手中 

  朱小芹与王立一样,也多年从事反贪工作,她曾被抽调参与办理了成克杰案件。办理这一案件,对朱小芹来说,是一段难忘的人生历练。 

  在广西,李平颐指气使,利用她和成克杰的特殊关系疯狂敛财。后经查证,仅在南宁江南停车购物城和广西民族宫两个工程中,成李二人就共同收受贿赂人民币2900万元和港币804万元。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杀手”,最后把成克杰送上了断头台。可以说,对李平的突破是成克杰案成败的关键。 

  当时,李平已经意识到案件即将进入司法程序,因此情绪产生了波动,这极有可能使案件发生逆转。为掌握预审工作的主动权,消除李平的抵触情绪,朱小芹采取“攻心为上”的策略,她和助手以女性特有的细致与耐心,在预审中与李平讨论应该怎样看待权力与金钱,应该如何面对成功与失败,应该如何珍惜亲情和爱情;朱小芹还以为人妻、为人母所共有的经历和情感,与李平谈家庭,谈儿女,从而拉近了审问人与被审问人的距离,使李平感受到了人格上的信任和尊重。在总结该案的办案经验时,朱小芹深有体会:这一策略,一方面使李平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有力地推动了案件的进展,另一方面李平对她与成克杰情感发展的供述,也成为判定成李二人共同受贿罪成立的重要依据。 

  朱小芹认为,大要案的一个特点,就是涉案人员身居高位,身份特殊,他们社会地位高,生活待遇优厚。在办案中,常会遇到他们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而妥善处理这些问题,对稳定犯罪嫌疑人的心理,保证案件的顺利进行将起到重大的作用,也是大要案办理过程中文明办案的具体体现。正是通过细致入微的工作,李平从最初的抵触、观望、犹豫,转变到认罪、悔恨,并积极配合案件的查处工作。她懊悔地说:“是我害了成克杰!”后来,她不仅如实交代了和成克杰共同受贿的事实,还供述了转移非法所得的过程。李平的配合,不仅奠定了指控成克杰的基本事实和证据,而且为扩大战果、深挖犯罪,特别是挽回巨额的经济损失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