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四川乐山原副市长的最后时光 最后一夜哀叫不停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巨贪狱中打赌:我半年内就能出去 

  巨贪李玉书最后一夜:噩梦不断哀叫不停

  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李玉书的管教民警,揭开巨贪生命中最后时光发生的故事

  贪官档案:李玉书,四川省资阳人,1955年9月出生于贫苦农村,5岁丧母,父亲是杀猪匠,他以每个月2斤大米和30斤红苕的生活条件度过了艰苦的学生时代。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五通桥一工厂,从一名一般的技术人员提拔为副厂长,而后任五通桥区副区长、区长、乐山市交通局局长、案发时系乐山市副市长(副厅级)、乐山市市中区人大代表。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2001年6月12日被刑拘,2003年10月14日罪名成立被执行注射死刑。

  引子

  李玉书生平进过两次看守所。

  第一次是在他平步青云仕途最得意的时候,他作为乐山市副市长到当地看守所视察;第二次是他“东窗事发”被执行逮捕,作为阶下囚,他在新都看守所度过了生命中最后两年多的时光。

  李玉书人生的“巅峰”和“低谷”都和看守所有关。

  最后一次他进看守所后这段时光是怎样度过的?李玉书在新都区看守所的这段时光,该所教导员兼副所长刘恒是他的专职管教民警和“贴身护卫”,曾与李玉书摆过300多次“龙门阵”。

  3月4日这天,早报记者独家专访刘恒,为你揭开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盛气凌人我是副市长,不是个囚犯

  “两杠两星的(局级干部),我招之即来!你算老几?你当上公安局长的那一天,再来和我谈话!”

  2001年6月12日,李玉书在民警的押解下走进了新都区看守所。经过慎重考虑,所里安排教导员兼副所长刘恒对李玉书进行帮教。从此,刘恒作为李玉书的管教民警和“生活顾问”,开始了和他两年多的“交道”。

  尽管已是阶下囚,但李玉书第一天与管教民警见面时,仍然傲气十足,背着手,趾高气扬地说:“两杠两星的(局级干部),我招之即来!你算老几?你当上公安局长的那一天,再来和我谈话!”

  第二天,管教民警来看望他。本想和他聊几句话,但管教民警刚刚开口,李玉书大手一挥:“我是副市长,不是囚犯,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刘恒很和气地告诉他:“我是你的管教民警,在很多方面有责任帮教你。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是到了该好好反省的时候了。”李玉书听后发出冷笑:“对于我的问题,组织上早就定好了,我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我喊回去!”

  刘恒告诫李玉书:“触犯了党纪国法,谁都摆不脱法律的制裁!”李玉书听后显得更嚣张:“法律算个屁!你相不相信权大于法?你敢不敢跟我打赌,我半年内就出去,什么事都没有!”

  心高气傲棋术很臭,还不肯认输

“不行,犯人咋可以陪我下棋!你来陪我!”

在李玉书的眼里,整个看守所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跟他谈话”,所以最初的那段时光,他常常是一个人闷着,在屋子里发呆。一个多月后,他终于闷得难以忍受了。

“警察同志,过来跟我杀几盘象棋!”有一天看到刘教导员过来了,李玉书第一次主动说话了。刘恒说:“我棋术不行,3号监室有个人棋术不错,喊他来陪陪你吧!”李玉书当即发起火来:“不行,犯人咋可以陪我下棋!你来陪我!”

刘恒陪李玉书玩了几盘,但想不到李玉书的棋术很臭,三局三战三败。这时,刘恒注意到李玉书的神色很难看,尴尬中满含怒色,且又不肯认输。为了打开对方的话匣子,“心领神会”的刘恒接着连续让李玉书“赢”了3局,李玉书一下子眉飞色舞,话也越来越多了。

从此以后,刘恒每次陪李玉书下棋,都时常“屡战屡败”,李玉书也为自己棋术的“进步”而心花怒放,每次看到刘恒,眼神也渐渐变得温和了。

卖弄学问读书写日记,全部用英语

“想偷看,给你看你也看不懂啊!”

李玉书有个习惯:读书只读英文原版,中文书籍他不看。李玉书看英文书时还不时向周围的人炫耀:“你看得懂不?这种书是给高层次的人看的!”

一天深夜,李玉书有个单词看不懂,硬嚷着民警起来帮他找英汉词典,民警折腾了大半夜才借到了词典。

不久,李玉书又用英语说出系列的原版英文书名,让民警帮他找。民警又往成都市区各大书店跑,按他的要求把书买回来。前前后后,民警们共为李玉书买了数十本英文书籍。

除了读书看报,李玉书给家人写信、写日记,也都一律用英语,写完了还向周围人冒一句:“想偷看,给你看你也看不懂!”

官僚作风两进看守所,心态大转变

“那时我没有体会到,人虽然犯了罪,但其基本权利还是应该得到保障的。”

谈及法律问题,李玉书听不进;谈自己春风得意的日子,他话语滔滔不绝,还偶尔冒几句“官腔”;但李玉书谈得最多的,还是当年寒窗读书时“身揣两个红苕就吃一天”的日子。然而,最令管教民警记忆犹新的是他任副市长时,视察看守所的事。

李玉书说:“我当副市长时,到当地看守所视察过一次,那些看守民警老是向我‘倒苦水’,说所里居住条件太差了,民警艰苦不说,犯人们都常常感冒……我根本听不进去!”李玉书说,那回他走马观花一阵后就离开了看守所,呆的时间也就十几分钟。

“我当时在想,看守所本来就是用来关犯人的,而犯人本来就应该接受惩罚,把看守所修得这么好干啥?”李玉书说。

管教民警听后当即问他:“第二次进来后,你还这样认为吗?”李玉书有点惭愧:“那时我没有体会到,人虽然犯了罪,但其基本权利还是应该得到保障的。”

狱中送礼硬塞感谢费,被民警拒绝

“我胃口不好,给我把伙食提上去!你们看守所没钱,我自己出!”

李玉书被关押进看守所初期,管教民警每次给他送饭,他都会大发雷霆:“我堂堂一个副厅级干部,你们就这样对待我?这饭是人吃的吗?”

管教民警和气地告诉他:“这就是我们看守所民警的伙食标准,我们吃什么你就吃什么。”李玉书迟疑了半天,提高嗓门说:“我胃口不好,给我把伙食提上去!你们看守所没钱,我自己出!”

最后,经上级同意后,看守所单独为他“另开小灶”:每顿饭都由他亲自点菜,鸡肉、鱼肉、北京烤鸭等基本每餐都有。凡是李玉书点的菜,民警不管跑多远也得“不厌其烦”风雨无阻。李玉书的饭量还不小,每餐都能吃上几大碗。

有些时候,李玉书看到民警为他跑上跑下的,似乎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硬要给民警塞上个百十元的“感谢费”。见民警断然谢绝,李玉书又会“幽默”地说:“既然不要,就别说我‘高人一等’哈!我这是看得起你,我可从来没有给过谁钱。”

李玉书的堕落史

权利寻租:打招呼发包工程

1996年4月,李玉书时任乐山市交通局局长等职务时,决定由五通桥区某度假村总经理杨某出任星源公司下属的交

贸发展分公司经理。1998年至2001年4月间,李玉书分5次向杨某索要人民币277万元。

1997年4月,四川某交通工程公司雷某某要求李玉书将成乐高速公路工程设计和交通安全工程交给其公司承建。事成后,雷送给李玉书5万元人民币。1999年底李玉书向雷索要马自达轿车一辆。车卖出后,获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