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一窝端掉11只“硕鼠” 对尹西才贪污窝案的分析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多年来,从事反腐研究的专家学者和身处反腐败斗争第一线的办案人员都认为,各种各样的“小金库”是滋生腐败现象的温床。3月17日被法院判处死缓的安徽金蟾集团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尹西才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达3000多万元一案,又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分析的模本。 

  一窝端掉11只硕鼠 

  安徽金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隶属于淮北矿业集团(原淮北矿务局)的一家国有企业。1996年3月, 
年仅42岁的淮北矿务局林业处处长尹西才兼任金蟾集团的前身安徽金蟾药业总公司的总经理,2002年6月,金蟾集团改制成功后尹西才继续担任该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 

  金蟾集团问题的暴露是从一封署名举报信开始的。2003年9月,这封信寄到了安徽省检察院。经过两级检察院一个多月的艰苦侦查,该集团内外11人相互勾结,共同贪污公款900余万元的惊人内幕很快被揭开。除尹西才外,涉案另处的人员还有尹西才所在林业处的党委书记杨凤堂和两位副处长任宏、陈景华,金蟾集团所属人造板厂厂长张景华、所属生化制药厂厂长关莉等10人。 

  在这场前后达四年之久的合伙瓜分公款的疯狂行动中,尹西才个人实得赃款570余万元。此外,尹西才还对人民币1901.3万余元、美元66万余元的家庭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这是迄今为止安徽省检察机关查处的犯罪金额最大的一起职务犯罪案件,也是个人贪污数额最大的一起案件。 

  “小金库”究竟隐藏多少秘密 

  由于金蟾集团的主打产品“金蟾”牌华蟾素注射剂的有关研制和生产技术在国际上都处于领先水平,所以该产品一直供不应求。将销售款截留、不入账,就成为尹西才控制的数个“小金库”和库外库的主要资金来源。 

  1997年6月,尹西才指使金蟾药业总公司原财务科长王中淳(另处)截留药品销售款,设立了他的第一个“小金库”。他的第二个“小金库”设在林业处,由该处原财务科长张素生(另处)保管。该处财务科副科长曹某实际上同时也保管着尹西才的另一个“小金库”。1999年下半年,尹西才指使任宏和曹某将某电力公司付给林业处的征地款,以虚列补偿费支出的手段套出了现金182万余元。此款后来就存放于曹某处。 

  尹西才的第四个“小金库”设在下属企业金蟾人造板厂。1999年上半年,其直接指使该厂截留销售收入,设立“小金库”,并明确要求将账目分为A、B、C三类,其中B、C账均为“小金库”账。这年11月,他指使任宏、陈景华、张景华将截留的300万元销售单据销毁,然后叫人造板厂财务科长丁梅(另处)将这300万元以现金方式交给张素生保管。 

  除这些“小金库”外,尹西才还有自己的账外账、库外库。1998年4月,尹西才安排王中淳将北京某公司汇付给金蟾药业总公司的20多万元货款单独立户存取。除部分开销外,余款17万元被尹、王二人贪污。这年上半年,尹西才还将本公司的一笔65万元销售款不入账,存放在金蟾生化制药厂厂长关莉那里,同时安排有关人员提取60件药品冲入到报废药品中,以此来平库了事。结果此款被关莉贪污。 

  这些“小金库”、账外账还只是检察机关查实的,根本查不出来而尹西才又不愿或不能说清的,究竟又有多少呢?从尹西才在短短的六七年间就拥有2000多万元的家庭巨额不明财产来看,恐怕远远不止上面提到的这个数。 

  共同瓜分了数百万 

  有了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资金,尹西才就开始毫无顾忌地折腾起来。 

  1999年下半年,尹西才与濉溪县信用联社主任江峰兄弟俩共同投资的安徽省亳州中药饮片厂(后被尹重新登记注册为其个人所有的“圣草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简称“圣草堂”)出现经营困难,经协商,尹西才决定以420万元的价格自己将厂子买断。但这么多钱从哪来呢?尹西才打起了“小金库”的主意。他先后共从“小金库”公款中支出了300万元作为给江峰的买厂款,另外所差120万元买厂款则直接由江峰的弟弟江某所欠金蟾药业总公司的128万余元货款充抵。到了2002年年底,尹西才仅以150万元的价格把“圣草堂”卖给了江某,卖厂所得款全部被尹西才个人占有。这样翻来倒去,尹西才个人不仅没有出资一分钱,反而净赚了150万元,并且还让428万余元公款成了其个人的投资。 

  围绕前面提到的由张素生和曹某保管的总共482万余元的“文章”尹西才还没做完。2000年元月,他安排人从汇入“圣草堂”的244万元剩余款中汇回100万元,提现交给人造板厂,不久,此款又回到了张素生保管的“小金库”中,被尹西才、任宏、张景华、张素生四人瓜分。这年八九月份,尹西才让人从丁梅处取出100万元公款,分给任宏、陈景华每人50万元。 

  慷公家之慨,尹西才总是这样“出手大方”。1999年年底,他安排丁梅清理人造板厂的B账“小金库”,将余款78万元由他和任宏予以私分。2000年8月,尹西才又取出C账“小金库”中剩余的90余万元,并将其中的部分公款作为奖金发放,余下的52万多元则由自己和任宏、张景华私分。 

  据统计,除尹西才外,淮北矿业集团林业处和金蟾集团的任宏、关莉等8人仅从尹西才实际控制的“小金库”中就获得了330多万元的“好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