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击倒贪官王怀忠——三位检察官述说办案艰辛历程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前些时,曾引起世人广泛关注的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受贿案在威严的国徽下划上了句号。面对这样的对手,身为本案的公诉人——人民检察官是怎样揭开王怀忠的罪恶呢? 

  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是山东省人民检察院首次公诉的、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的省部级职务犯罪大要案。 

  时针定格在2003年12月10日18时52分。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的庭审,历经九小时零六分后,主审法官宣布休庭,等待择日宣判。 

  庭审前,被媒体誉为“有强大实力和阵容的公诉方”由三位共和国的检察官组成:王环海,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孙屹峰,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郭晓英,山东省潍坊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主诉检察官。 

  3月9日,记者前往济南、青岛两地,分别采访了三位检察官,倾听了他们办理此案的艰辛历程…… 

  国家使命 

  2003年5月13日,非典肆虐,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王环海赴京领受任务,作为王怀忠案的负责人,他和他的同事将代表国家走上法庭,履行神圣的职责。 

  这起腐败高官的大案要案,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安徽省阜阳市人民密切关注,中央领导作出重要批示,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协调指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的各位检察长以及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倾尽全力支持,而这一切都压在了以王环海为首的参与办案成员的肩上。应征加入专案组的孙屹峰、郭晓英,还有直接协助办案的书记员李伟,集司机、摄影摄像、后勤保障于一身的冉庆林,同样感受到责任的重大。 

  王环海,46岁,中国政法大学毕业,1983年进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工作。 

  孙屹峰与王环海同年同月生,下过乡当过兵,1982年自安徽大学外语系毕业后分配到军事机关工作,1990年转业到检察院工作,1999年在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担任主诉检察官。 

  郭晓英,1994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潍坊市人民检察院。1999年,她与同事搭档,在检察机关组织的全省公诉人法庭模拟辩论大赛中,以专业娴熟、准备充分、反应机敏、表达清晰赢得第一名。身材修长、面容姣好的郭晓英,以年轻女检察官的杰出素质入选专案组。 

  王环海记得刚刚解除非典隔离那天,是他看完案卷材料向院领导汇报的那天,也是省检察长国家森及两位副检察长宴请专案组全体成员喝壮行酒的那天。当国家森检察长把王环海让到主宾位,自己坐到主陪座位上时;当李敬武、李少华副检察长向各位办案人员敬壮行酒时,王环海和同事们被这场面深深打动,眼前的情景是他入院工作20年来从未经历过的...... 

  初次交锋 

  一场硬碰硬的攻坚战打响了。 

  2003年5月15日,王环海带着书记员李伟第一次来到北京秦城监狱,向王怀忠出示工作证件,介绍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后,告知王怀忠有关他案件的侦查工作已经终结,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对王怀忠案件进行审查起诉。 

  7月8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李敬武副检察长带队来到常性秦城监狱提审王怀忠。王怀忠对初次相见的李敬武副检察长曲意奉迎,在一旁静观的王环海,看着眼前这位曾经是副省长的王怀忠,心里生出些许轻蔑。 

  孙屹峰是从案卷中的文字开始认识王怀忠的,案卷中既有王怀忠的亲笔供词,也有他签名确认的笔录。读卷后,孙屹峰的脑海中形成了这样一种印象:王怀忠对供述事实故意张冠李戴,态度反复无常,有意搅浑水。他善于揣摩对方心理,迅速作出反应。 

  2003年炎热的夏季,到江秦城正式提审王怀忠时,郭晓英眼前的王怀忠全然没有她想象中的高级干部应有的风范。在确凿的证据面前,这个有着父辈年龄的人假话套假话,硬能讲出一个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回想此后的一次次接触,郭晓英释然地说,“最初不太理解,觉得挺可笑的。后来想想,他的表现是正常的,他就是那样的人嘛!” 

  无话可说 

  “内心确认”,一个相当专业的字眼。这字眼源于法学中复杂的学术体系,它既是概念,也是程序,更是一种境界。 

  请教王环海怎样解释“内心确认”,他说这概念是指办案人通过对证据的审查,排除一切疑点和矛盾点,达到百分之百的内心确认,以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明体系。只要有一点存疑,这个证明体系就无法确立。 

  专案组成立伊始,王环海作为具体负责人和领导者,他要求全组对案情涉及的每份证据要达到“内心确认”。为此,三位检察官以及全力支持他们的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承受了难以想象的艰巨考验,因为他们的对手是一个有着复杂人生和复杂心理的精明老手。 

  面对在所有事实细节上编造谎言、拒不承认属实证据的王怀忠,检察官们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办案人为搞清事情的真实情况,充分听取王怀忠的辩解,只要他对证据事实提出新的线索和辩解,办案组就要进行详尽地调查和复核,这是王怀忠没有估计到的,以至于他穷尽了所有的辩解理由,不得不用一些非常可笑、不合逻辑的辩解加以搪塞。这一切,得益于检察官们对证据真实性的牢牢把握,对“内心确认”原则一丝不苟地执行。以至王怀忠在诸多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服气地叹道:“想不到你们工作做得这么细,我无话可说!” 

  2003年12月29日上午,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济南一审宣判。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王怀忠在1994年9月至2001年3月,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贿赂折合人民币517.1万元,另有480.58万元个人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法庭依法判决,王怀忠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4年1月1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维持对王怀忠的一审判决。 

  2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 

  2月12日上午,王怀忠在山东济南被执行死刑。 

  历程艰辛 

  王怀忠伏法了,案卷归档了。 

  从办案开始直到一审判决,整整7个月,专案组的检察官们只回过两三次家,而每次不过短短一天时间。有些情景给他们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情景一:王环海记得第一次去秦城监狱时,广播、报纸、电视里对非典的报道越来越多,首都的戒备和警惕日甚一日。当他们驾车绕城而过,途经小汤山来到秦城监狱时,接待他们的人诧异地问,“你们怎么这个时候还来?” 

>
  情景二:孙屹峰记得2003年5月18日那天,他赶到济南接受了公诉王怀忠的任务,住进隔离区的一楼,与身处隔离状态的王环海用电话谈案情。王环海从北京回来即被隔离观察两周,不能回家也不能接触任何人,为他送饭的人穿起防护服,戴着多层口罩和手套。王环海看完从北京带回的57册案卷,在交给孙屹峰看之前,必须由医务人员消毒后装入塑料口袋放到太阳下曝晒,达到灭菌标准后再传给孙屹峰。两人隔着一层楼,楞是用电话天天交谈,一直谈了两星期,直到解除隔离。 

  情景三:第一次去安徽阜阳,王环海深感身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