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反腐:节怒亦是一种必须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有一种感觉,举凡谈到腐败,国人皆是一腔愤怒,痛恨不已,然办法无多,只是让怒火将自己的情感燃烧着,进而将己送入亚健康状态,这不是最好的一种状态。从另一个视角看,腐败者,其实是蛮可怜的。我是想说,对腐需要一种缜密思考,愤怒与悲观皆无济于事。 

  我在地质队的时候,有一件事令我惊异不已,那是我和一位前辈去一个分队支援,我们两人住在一个陌生的乡村,这个村子有许多狗,而我十分怕狗,每次我单独回村,成群的狗就夹道向我怒吼,那冷眼利牙,至今都留在我的脑海。但是,我发现前辈回村时,狗却是不叫,很温和地打量他,似乎早就认识他。我不解,专门为此请教前辈:为什么我回村子,狗都朝我狂叫,而你回村子,狗都不叫?前辈便说:这很简单啊,下次你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把肉皮、骨头和剩饭留着,带给狗吃几次,狗就不会再朝你叫了。啊,原来如此,我照方一试,果然,村里的狗对我也友好起来。 

  贿赂狗,狗也会改变态度,我由此对人类社会思考,我发现同事们也有一种习惯,在消解彼此或上下级之间的矛盾时,皆采取请客喝酒的方式,当然这与给饭狗吃没有必然联系,然而毕竟道理上是一种近似。不论人类社会,还是动物世界,予利均是示好并达成谅解的最佳途径。从理论上看,这大约应是腐败的根源之一了。 

  但是,人类社会还是区别于动物世界,人是理性的动物,从人类起源,便制定有许多分配规则,在原始公社时期,猎到动物,都有分配规则,这种规则在边远的山乡猎人间仍保持着,比如猎到一头山羊,主猎手会分到最好的肉,其他次之,路过者也有份,但只能分到一些杂碎,这可能就是按劳分配的原始形式罢。现代社会,规则就十分清晰,不过,破坏规则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我们视破坏规则为腐败,这是正确的,在经济短缺的时代,对规则的破坏表现较为低级,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中国有开后门一说,人在谈论办什么事的时候,就打听谁有没有后门可开,那时对此好像不觉为耻,一些交际人物往往向人吹嘘自己能开后门,引来街坊邻居的羡慕。直到了90年代的金钱开道,人们才恍然大悟:这就是腐败啊! 

  通常都是这样,人们将自己或自己的人能搞到钱,能够用金钱开道,都视为有本事,而对他人尤对自己的敌对人物此类行为,则视为不可饶恕的罪行,这种情况也有普遍性,人们是见多不怪了。然而,这是可怕的,可怕得超过腐败本身。公元20世纪,是人类工业发展最迅猛的一个世纪,科学技术发展和财富积累甚至超过人类文明历史五千年,从贫困到迅猛的财富超速积累,腐败表现在全球所有有人类存在的地方,这景况由我们亲眼所见,而早发达的国家,因财富积累的时期更早,故建设反腐机制也更早些,中国是后发达国家,建设反腐机制也来得迟,不过,已经开始了。 

  确实,人的社会有太多主观的和不确实的因素,人皆不能克服自身的弱点,这是一个致命的地方,诸多腐败者因到走上断头台,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实在是一种愚昧的自残行为。所以,我们应该将反腐败的诸多制约机制和监督机制视为一种深刻的人文关怀,人类社会中,许多腐败者往往是一些优秀人物,他们实际上完全可以通过正当劳动获取社会的高回报,走上腐败不归路除自身有着巨大的弱点之外,还有一个制约机制和监督机制不健全。那么,我们先应该从文化上,认同腐败是罪恶的,还是可怜的,即使开着奔驰宝马,住着别墅小楼,仍是罪恶的可怜虫,而廉洁是高尚的,即使是布衣粗茶,也令人钦羡。改变中国人现时的文化认同,变羡富而尊廉,是全社会根除腐败的文化基础。与此同时,建设制约机制和监督制机,杜绝腐败从制度上获得保障。虽然,腐败是完全消灭不掉,但它不要成为一种社会病,至此反腐便可视为成功。 

  作为一个平民百姓,似乎在反腐方面做不了什么大事,其实不然,如果全社会心性向廉,腐败是肮脏的,腐败者是极其可怜的可怜虫,而廉是高洁而令全社会尊敬的,有此社会文化积淀,反腐运动行动起来便是简捷得多,看上去好像有点阿Q,但文化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因此,作为社会人每一个人最好是叩问自己,我鄙视过腐败吗?我到他那个位置也会腐败吗? 

  那么,鄙腐羡廉的文化认同遍及全球的时候,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他的优秀者,便在内心深处生发新的渴望,在克服自身弱点方面亦获得坚强的社会基础。节怒,有时候可视为去羡,不好意思地说,有些怒并不是十分纯洁。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