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刑罚不当的法律思考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我国刑法增设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法定最高刑罚是5年有期徒刑,从刑法立法理论和司法实践来看,都暴露出其刑罚不当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一、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刑罚不当之表现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拥有或支出明显超过正常收入的巨额财产,而本人又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的行为。我国刑法第395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的,可以责令其说明来源。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是合法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追缴。”我国刑法增设此罪名以来,为司法机关查处国家工作人员贪污贿赂犯罪,及时有效地惩治腐败提供了强有力武器。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开展,职务犯罪更加复杂化,此罪刑罚滞后性、不当性问题凸现,明显不能满足惩治腐败斗争的需要。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在刑法典同类职务犯罪比较中,罪与刑不相适应凸现。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归类于刑法典分则第八章,属于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系列。这一系列的罪名主要有: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等。贪污罪的法定主刑可从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挪用公款罪的法定主刑可从拘役、有期徒刑直至无期徒刑。受贿罪的法定主刑可从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私分国有资产罪的法定最高刑可达7年有期徒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法定主刑最高刑为5年有期徒刑。对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定罪数额的起点,现行司法解释规定为10万元(即来源不明财产与合法收入的差额)。然而与贪污、受贿相应数额财产的刑罚相差甚远,前者至高只能判处5年有期徒刑,而后者可能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我国刑法第5条规定:“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这是我国刑法的罪刑相适应基本原则。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构成是行为人在主观上知道通过贪污、受贿等途径获取非法财产而故意隐瞒、拒不说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较之贪污受贿犯罪分子要大,其社会危害性也大。本来对之应当科以重刑,然而立法上未能如此。这些都表明此罪的罪与刑配置明显不合理、不科学,有悖于我国刑法的罪刑相适应基本原则的精神,与社会和人们的公平正义相背,实践中不能圆满地实现刑罚的真正目的。

  (二)在司法实践中,此罪因刑罚轻而致其效用窒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名增设以来,确实为司法机关深入查处国家工作人员贪污贿赂犯罪提供了法律依据,使那些由于贪污、受贿、走私等犯罪隐蔽性强、企图规避法律而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难脱法律制裁。但是比照惩治贪污、受贿犯罪来说,人们仍感困惑。近年来司法机关查处了一大批国家工作人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贪污受贿犯罪,贪污、受贿罪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治罪处刑悬殊过大。如审判原江西省政府副省长胡长清受贿、行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件中,数罪并罚判处其最高刑罚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其中161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只被判5年有期徒刑,巨额财产予以追缴。审判原大庆市国税局长那凤歧贪污、受贿案中,数罪并罚判处其最高刑罚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其中巨额财产195万元来源不明,只被判4年有期徒刑,巨额财产予以追缴。审判原海南省东方市委书记戚火贵及其妻子符荣英(中国银行东方市支行行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中,数罪并罚,判处戚火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符荣英被判处16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其中有巨额财产千余万元(而主罪受贿罪所收受财物只有几百万元)来源不明,二人只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巨额来源不明财产予以追缴。从诸多案件看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的财产来源大多是利用职权贪污、受贿、走私、违法经商等所得,而司法机关无法收集证据证明其具体来源,犯罪分子又钻法律的空子而拒不说明其真正来源。因为如果其坦白是贪污受贿等所得,那将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因而很自然地“避重就轻”了,况且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巨额”财产上不封顶,相反此罪的刑罚却“封顶”了,最高只能判5年有期徒刑。这样,犯罪分子莫不产生这样的心理:利用职权大肆违法聚敛财物而又尽可能不留下证据“把柄”,倘若不东窗事发,此生乃受用不尽。倘若东窗事发也不怕,大不了被判5年徒刑,财产被没收而已。由此看来,对犯罪分子的刑罚作用窒息,客观上归于无效。由于立法之不足,造成本应科以重刑却只能轻判,使司法处于无奈,使本应重治其罪者往往得以轻脱,为以身试法者提供了法律上的“便利”。如果科以重刑,那么犯罪分子就可能将那些是违法或较轻犯罪如违法经商、敲诈勒索等取得的财物说明清楚以免被重判,来源不明的财产也就清楚了。而剩下是贪污、受贿等较重犯罪所得来源不明财产,因说明与不说明来源,定罪处刑都差不多,也就可能拒不说明了。现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之所以屡屡发生且数额特别巨大,其根本症结就在这里,并非财产总是真的来源不明。

  (三)在国际同类立法上,比较而言,差距较大,不利于与国际司法接轨。西方国家在100多年前就创制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之罪名。1810年的《法国刑法典》就明文规定:“无固定职业的人和乞丐,如果被发现身边有一件或几件价值100法郎以上的物品,而又不能说明这些东西的来源时,将被判处有罪。”英美等国的法律规定,每个公民均有义务如实申报自己的财产,隐瞒或虚报财产情况的(类似我国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要处以罚金并处7年以下徒刑(英国)或5年以下监禁(美国)。1988年《印度防止腐败法》第13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公务员即视为犯罪。……⑤如果其本人或任何人替其本人拥有或其任职期间的某一段时间内拥有与其公开收入不相称的钱财,而他又不能令人满意地作出解释,也将科以较重刑罚。1975年埃及《关于非法性收入的法律》第2条规定:本法律管辖范围内的人员在具有这种身份后,其本人及其妻子、未成年子女在财富方面的任何增加,一旦与其收入不相符合并无法证明增加部分的合法来源,则其增加部分即被认为是利用职权、身份或有违法行为的后果。新加坡等国还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作为认定贪污罪的证据,以贪污罪论处,科以严厉的刑罚。1977年《香港防止贿赂条例》第10条拥有无法解释之财产规定:任何人士,如属政府雇员或曾为政府雇员,而(a)所维持之生活标准,高于与其现在或过去薪俸相称之标准者;或(b)所支配之财富或财产,与其现在或过去之薪俸不相符者,除非能向法庭作出圆满之解释,说明其如何能维持该生活标准,或如何能支配该等财富或财产,否则即属违法。同条例还规定,本罪项一经公诉定罪,可被判罚款100万元及监禁10年,同时,还要将无法解释之财产或财富的金钱额交付政府。从以上情况来看,国际上,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规定,立法时间久远、财产来源不明人扩展范围较大、解释程度要求高、刑罚也相对较重。相比较而言,我国刑法之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不仅立法时间较短、所指的犯罪主体和对象范围较窄、说明财产来源要求较低(只要求说明来源合法即可)、只独立成为一罪,而且刑罚也比较轻。因此,不利于惩治腐败,不利于我国市场经济参与世界市场大循环。因为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的市场进一步向世界各国的投资商和贸易公司开放,外商考虑的最重要的投

资环境之一就是法制环境。而腐败不能有效惩治,必然导致市场主体不能平等竞争、不能平等获得法律保护,市场法制环境走向恶化,使外商丧失投资和贸易信心,使我国市场经济可能“入世不顺”。因此要求我国惩治腐败的国内立法必须与国际接轨。

  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刑罚不当之成因

  第一,立法经验不足方面的原因。我国刑法从起草到颁布时间较短,加之又是拨乱反正这一特殊历史时期,法学研究工作也不深入,于是决定了刑法中经验性立法较多,超前性立法少,且当时整个社会经济还基本处于计划经济模式,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极其少见,因此刑法一开始未涉及此种犯罪的规定。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