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司法制度论文 >> 正文

罗伯特·阿格纽的一般紧张理论/李兴安译法律论文网

时间:2006-11-25栏目:司法制度论文

罗伯特·阿格纽的一般紧张理论

作者:塞希尔·E·格立柯
译者:李兴安
(李兴安系内蒙古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专著《英国刑法总论讲义》、《中国刑法导论》、论文集《现代社会的犯罪与刑罚》、《现代社会的犯罪与司法》、译著《净灵》均於2003年在芬兰出版发行。业余担任芬兰出版发行的《亚洲与比较法学》(英文为主体,中、英、日、俄、德、法等多语种刊物)杂志中、英文稿特约编辑。xinganli@sohu.com)


犯罪学是一门常常伴随社会的政治、经济和精神方面而变化的学科。随着社会气候的变迁,许多理论兴起和衰落。紧张理论的命运也不例外;不过这个理论由于晚近犯罪学的发展而获得新生。罗伯特·阿格纽提出了一个新的理论,称之为一般紧张理论,以此将一种在几十年前销声匿迹的理论赋予了新的前景。一般紧张理论定义了紧张的大小,紧张的主要类型,紧张和犯罪之间的联系,对紧张的处理策略,犯罪行为和非犯罪行为的决定因素,以及与这个理论的政策建议。一般紧张理论也能用于解释团体之间的犯罪的差异,例如男性和女性犯罪率的评估。尽管在这个广泛的理论上,还有许多研究工作需要展开,但是罗伯特·阿格纽的一般紧张理论在其理论先驱的基础上显示出巨大的改进。
传略
罗伯特·阿格纽于1953年12月1日出生在新泽西州亚特兰大市。他从新泽西州新布伦斯维克的Rutgers学院以最优异的成绩获得社会学文学学士学位。接着,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查普尔希尔校园获得社会学文学硕士学位。1980年他被授予哲学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犯罪紧张理论的修正》。自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罗伯特·阿格纽在埃默里大学任教,专门从事研究生和本科生教学,课题为青少年犯罪,犯罪学,以及犯罪和越轨。( Agnew , 1997b:1 )。
罗伯特·阿格纽最近参与的一些专业项目和社区服务有《理论犯罪学》副主编职务,在亚特兰大的“Not Even One ”项目的咨询委员会任职,并在刑事司法科学学院的项目委员会任职。他是1997年埃默里大学首届社会科学部“杰出教学奖”的获得者。这是罗伯特·阿格纽获得的第二个教学奖;其第一次是1993年在社会科学系获得的“优秀教师”。他编写了两本书,撰写或者合作撰写了四十余篇文章。他的工作基本上都是有关犯罪,社会心理学和方法论的。
更具体地来说,他的工作集中于其犯罪的一般紧张理论( Agnew , 1997b:1-7 )。
紧张理论的历史
紧张理论是从杜尔凯姆和默顿的著作中提出,并从社会反常状态理论中发展起来的。杜尔凯姆关注的是社会限制的减弱和在个人层面上产生的紧张,而默顿研究的是存在于社会中个人的目标和规范之间的文化失衡。社会反常状态可以划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社会反常状态的微观方面,表明社会在对目标进行限制和对个人行为进行调整时无能为力。社会反常状态的微观方面,也称为紧张理论,是有关源于社会崩坏的越轨行为的可能性的增加背后的原因。根据社会反常状态的微观方面,社会调整的减弱对实施越轨行为增加了压力( Agnew 和 Passas , 1997:2-3 )。
Agnew 和 Passas ( 1997:4 )指出了社会反常状态的宏观层面和控制理论相似性,但是断言紧张理论的微观层面应当与控制理论分开考虑。Agnew ( 1992:48 )也将紧张理论与控制理论和社会学习理论进行了比较。这些理论的差别在于他们强调的社会关系的类型和他们建立的动机。控制理论建立的前提是社会的崩坏放纵了个人实施犯罪,紧张理论关注的是施加给个人以实施犯罪的压力( Agnew , 1992:49 )。社会学习理论是基于导致对于犯罪的积极观点的团体的力量( Agnew , 1992:49 )。根据紧张理论,个人的越轨是作为他人的消极对待的结果被引起的,而这种引起愤怒和挫折( Agnew , 1997a:31 )。然而,控制理论是基于缺乏与非越轨的他人的关系有效关系,社会学习理论是基于与越轨的他人的积极关系。( Agnew , 1992:49 )。
紧张/社会反常状态理论的流行由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政治气候和缺乏研究人员提出经验性的证据而衰落了( Agnew 和 Passas , 1997:4-5 )。支持这一理论的数据的缺乏可能归因于研究人员才采用的原始研究方法的一些缺陷。( Agnew 和 Passas , 1997:5 )。不恰当的方法论,理论的过分简单化,以及对以前的修正的否定,导致一大堆工作误传了社会反常状态/紧张理论的出发点( Agnew 和 Passas , 1997:5-7 )。尽管由这些缺陷,当前有的理论家还是主张经验性的数据实际上支持该理论( Agnew , Cullen ,Burton, Evans ,and Gregory 1996:700 )。
罗伯特·阿格纽的一般紧张理论
罗伯特·阿格纽对于原来的紧张理论的修正提出了许多批评。根据原来的紧张理论,报复递增,前途递减可能导致青少年犯罪;但是,人们发现这并非事实( Agnew , 1985:152 )。另外,原来紧张理论预期青少年犯罪行为中在下层阶级,但是研究研究证明青少年犯罪在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也很普遍( Agnew , 1985:152 )。其他变量也被原来的紧张理论所忽视,例如的青春期晚期犯罪的放弃和家庭关系的质量( Agnew, 1985:152-153 )。Agnew 拓宽了紧张理论的范围,包括了更多的变量,对原来的紧张理论提出了批评。他试图从新的观点探索紧张理论,包括具有为了金钱以外的目的,考虑个人在社会阶级中的地位,对未来的希望,何以其他犯罪人的交际( Agnew 等, 1996:683 )。阿格纽的一般紧张理论是基于“当人们受到恶劣对待时,他们可能变得不安并且从事犯罪”的一般观点(Agnew ,即将发表)。一般紧张理论提出了测量紧张的方法,紧张的不同类型,紧张和犯罪之间的联系,以及及与该理论的政策建议。
测量紧张
Agnew提出了两种在个人生活中认定和测量紧张的方法。第一方法是主观方法,研究人员直接询问“个人是否不喜欢他们被对待的方式”( Agnew ,即将发表)。第二途径是客观方法,在这种情况谢研究人员问个人关于紧张的预定原因的问题。紧张的原因就是研究人员认定的团体中的成员所受到的不喜欢的对待。客观方法在研究中采用最多,往往涉及与朋友、家庭和社区的关系。必须考虑的一个因素是,个人对于某些类型的紧张和有不同的反应到某些类型的紧张有不同反应,而且是在主观上看待不同类型的客观的紧张(Agnew,即将发表)。
Agnew 也注意必须使用一些程序以对紧张进行有效的测量。首先,研究人员必须提出可能导致紧张的消极因素的综合清单。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考虑每个人经历的不同的紧张。另外,特定的状况必须与能决定个人对紧张

的反应的变量客观地加以认定。有效地测量紧张,必须考虑消极关系的累计的影响。这种关系是附加的还是互动的,还完全不清楚。必须考虑的另外一个因素是积极关系的存在和他们可能对个人经历的紧张产生的缓解作用。测量紧张时,应该考虑的最后的事情是紧张的大小,新旧,持续时间和消极事件的聚类(Agnew,199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