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保险论文 >> 正文

黑保单疯狂吞噬寿险收入保监会紧急赴穗调研

时间:2006-11-22栏目:保险论文

深圳保监办此前宣布,要用三个月时间全面整顿深圳保险市场,整顿重点直指银保产品销售不入账和香港地下黑保单。
  这一切,源自广东寿险界感到的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挑战——今年前四个月全国各地保费收入(产寿险)排名结果显示:曾经的寿险老大——广东省业绩继续下滑,从居去年全国第四位降到第六位,落在江苏、北京、上海、浙江和山东之后。
  2002年以前,寿险保费收入第一的桂冠一直戴在广东头上18年。去年广东寿险收入滑落到第四的时候,业界还互相安慰: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但到今年,形势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坏了。
  “如果现在不重视问题,不找出问题根源,广东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这是目前广东保险界达成的共识。
  广州被称为上海之外的全国第二大保险市场。在保险业开放的时间、保险密度、深度以及保险公司数量上,广东堪称全国之最。目前已开业的保险公司数目由2001年末的13家增至2003年初的19家。2001年末保险分支机构就已达到708家,保险个人代理人6.4万人,保险兼业代理机构8000多家,18家外资保险公司代表处。广东也形成了全国最早的保险行业链。
  这使得监管部门甚至有些着急起来。从5月份以来,召集保险公司头头脑脑们研究对策、商讨方案的会议召开了好几次。
    幕后原因
  6月6日,各保险公司根据自身情况做出的分析报告汇总到了广州保监办。
  纵观这些报告,可将广东保险市场低迷归结为四大原因:一是大保险公司在广东的业绩不景气;二是合格的保险代理人与管理人才紧缺;三是受SARS等不可抗力影响以及与广东的区位优势不断减弱;四是保险公司主体之间内耗太多。
  占整个广东寿险市场分额85%左右的中国人寿、太平洋、平安三家保险公司均在报告里称,因受非典影响,一季度的业绩很不景气,甚至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负增长。保险代理人面对面的展业模式几乎全面停顿。2月份,寿险老大中国人寿广东分公司的保费收入同比出现负增长(-4%),在占广东人寿1/3份额的广州,同比负增长达到了48.9%,佛山公司也同比负增长9%。
  以银行为主要销售渠道的分红险产品在广东销售并不理想,中国人寿广东省分公司总经理陈冬至在有关会议上称,仅分红险一项收入,广东省分公司就分别比江苏和浙江少35亿元和10亿元;而首先推出银保产品的平安因为受投连险的影响,银行销售业绩也直线滑落。
  对外而言,广东各保险公司将银保产品(分红险)滞销的原因归结于广东的投资渠道比较多,但实际上很多专业人士认为这是广东的保险公司不得不消化的一个苦果,广东的投资者较为成熟和理性,而前期银保产品在热销过程中存在的很多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在谈到保险代理人与管理人才时,各保险公司均是满肚子苦水。“得营销队伍者得天下”是保险公司奉行的理念,广东很多保险公司打的是人海战术。但自从推行保险代理人资格考试以来,通过率一直很低。很多保险代理人都无法继续展业。
  寿险代理人新生力量的补充后继乏力,又面临着新进保险主体的竞争压力,广东很多保险公司都采取了互相挖角的做法,抢夺成熟、优秀的保险代理人以及他们手中的资源与客户。每随着一家新的合资保险进入,挖角事件就要不同程度地发生。另外保险公司普遍反映强烈的是对于保险代理人征收的5%的营业税问题,广东的代理人的起征点比江苏、上海地区都要低,这影响他们展业的积极性。
  高级管理人才不足也是广东保险公司们提出急需解决的问题,他们认为目前监管部门对于其任职资格限制得过于严格。在深圳保监办收到的保险公司反映的41项困难和问题中,其中有15项与保险代理人及管理公司人员有关。
  保险公司之间内耗问题也非常突出。除了在保险代理人以及管理团队上的互相挖角,还有在一些有利润与空间的产品上恶性竞争、无序竞争、误导消费问题突出。
  深圳保监办副主任张响贤指出,目前广东“保险产品结构单一,公司之间产品雷同,创新深度广度不足的问题十分突出”,由此造成不必要的过度竞争和保险资源的浪费。此外,广东保险业的信用缺失仍然比较严重,依然存在各保险公司间相互诋毁、互相倾轧的现象。
    黑保单难题
  还有一个广东很多保险公司都无可奈何的问题就是来自香港方面的地下黑保单的袭击。在广东保险业面临外部环境压力时,黑保单更让广东寿险雪上加霜。
  香港的保险业发展相当成熟,各种中小型保险经纪以及代理公司数目繁多。随着港人北上,加工贸易在珠三角的蓬勃发展,香港保险尾随而来。广东一直是黑保险的重灾区,两年前黑保险进入监管视野的时候,每年要吞噬广东近百亿的保费。
  广东保监办稽核处石道坚称,地下黑保单近两年对广东寿险的影响是否有所减少,目前无法从数量上加以量化,但依然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地下黑保单由于形式隐蔽,无法控制,给监管工作造成不少难度。
  与香港近水楼台的深圳是地下黑保单最活跃的地区。中国人寿深圳分公司的业务主任宋先生为记者介绍了一位他在展业中结识的香港保险人士邓小姐。邓小姐在香港从事保险业近五年,三年前来到深圳后为其业务的生涯打开了新的空间。邓小姐称自己的客户主要是一些港资企业的老板以及在港人在珠三角地区的亲戚,另外还有部分高级知识分子与高级白领,光在深圳一地,邓小姐每年至少可以拿下四五百万保费。邓小姐与宋先生有过一些很默契与双赢的合作:宋先生将自己手中有购买香港方面保险需求的客户介绍给邓小姐,宋先生拿到部分佣金。邓小姐称,随着粤港政府层面的合作进一步深入,她完全可以拥有内地某保险公司的代理人的身份,这样展业更加方便。
  像邓小姐这样活跃于深圳乃至珠三角地区的香港代理人不在少数。另外,还有一些以国际保险经纪公司身份出现的保险经纪企业也在大量代理香港保险。前不久出台的CEPA中有关于允许香港保险代理人在内地开展业务的内容让很多香港保险公司欢喜不已,尽管深圳保监办的解释是该代理人必须受聘于内地保险公司,但这样客观上为香港保险在内地展业提供了方便,也使得广东保险业进一步面临因开放带来的更多压力。
  就连很多保险研究专家甚至包括保险监管部门的一些官员也不得不承认:尽管在理赔程序上要苛刻严格,但香港保险在产品体系、价格与权益上有很多要优于内地保险产品的地方。尤其是在内地的投资分红产品受到冷落后,邓小姐称自己手中的香港保险投资分红产品却卖得很不错。
  深圳保监办有关官员称,对于香港地下黑保单,查处的难度很大,监管部门目前依然没有十分行之有效的办法。内地保险公司要从根本上杜绝香港黑保单的冲击,还得苦练内功,加大产品创新力度,努力开发出适合市场需要的好产品出来,提高服务质量,做出国际水平与气魄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