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投资者的权利与责任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来源:证券市场导报

对玩弄盈利游戏、粉饰资产负债表的公司说不!对视公司为个人玩物的董事长们说不!对欺世盗名的基金及其广告说不!对拉抬投资组合价格以虚增收益率的基金经理说不!对有利于券商而不是有利于投资者的交易系统与交易行为说不!对网上交易欺诈者说不!对每一只股票都作推荐的证券分析师说不!对不关心投资者利益的监管者说不!……这是作为投资者的权利与责任。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亚瑟·莱维特
李  为   水东流   译

今晚看到在场的各位,我不禁回想起我们的第一次投资者城区会议(注:莱维特主席在任职的8年中举行过42次投资者城区会议。此篇演讲为他在最后一次投资者城区会议上的演讲)。大约6年前,在新泽西的Cherry Hill,我的听众是为数不多的老投资者。自那以后,我已在全国各地举办了42次这样的会议。每当看到不同年龄、不同收入、不同背景、不同经历的投资者来参加,我的心都激动不已。这些见面会是我任证监会主席8年来所获得的最大回报之一,无论在哪个方面,我都将此视为我人生最重要的部分。

今晚,我们聚会的城市,就是美国的民权首次神圣化的地方。因此,我认为再没有任何一处比这座城市更适合我们来谈论个人投资者的权利。今天,在华盛顿特区,你们会听到许多涉及大证券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基金集团和交易所的议题。目前,这些对我们的市场固然重要,但是你却很少听到有人谈论美国个人投资者的特殊需求和权利。

无论在私营领域或在证监会任公职期间,我都遇到过无数不尊重投资者权利的行为。在众多案例中,有的存在利益冲突,使人怀疑券商、分析师或公司经理的动机;有的隐藏成本,使得投资者血本皆亏;有的杜撰基金业绩,制造骗局,以假乱真;有的在会计报表上玩花招,弄诡计,包装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

每当此时,我们总会以为,在这个国家,别人欠自己的太多。但是,在一个珍视个人首创精神与鼓励个人成功的民主社会,仅仅谈论个人的权利是不够的,还有义务。作为一名投资者,你当然有权要求公正待遇,有权就具体问题得到明确的答案,有权知道你在买什么,并为之支付什么。然而作为一名投资者,你也有义务去提出问题——提各种问题,有义务搜寻信息,有义务掂量自己的抗风险能力。

选择券商
让我们从第一步说起。对许多投资者来说,第一步是选择券商。投资者向券商提的首要问题应是:你是怎样挣钱的?

经纪商的佣金,按交易的数量收取,而与交易的质量没有必然联系。这意味着你的账户上交易得越多,券商挣的钱越多。研究一再表明:你交易的次数越多,你挣的钱越少。因此,如果你通过佣金的形式付费,你的利益同券商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有时会因此惹出麻烦。

一些证券公司采取不同的收费方式,如收取固定费用,或者从管理的资产中提取一定的百分比。你应该问券商:我可以选择付费方式吗?按交易次数付费对我是否合理?我是否应该支付与交易次数无关的固定费用?如果你得不到明确的答复,或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就换一家公司做业务。

你应该问你的券商,他卖何种金融产品更挣钱,卖基金挣得多还是股票挣得多,卖公司品牌基金挣得多还是卖其他品种的基金挣得多。一家公司卖出手中的任一种品种,都可能有其背后的动机。你的经纪人可能正赶往夏威夷度假的路上,因为你买了这个月他所推荐的品种。

你有权要求券商为你谋求最佳利益,有权要求券商的财务咨询不带商业色彩,与自己的利益无关。你有责任去搞清楚券商是怎样挣钱的。你需要问令人不舒服却很重要的问题,--你的好处何在;你还有责任搞清楚哪一类型投资最适合你。
现在,让我们假设你找到一个券商,你打算买卖一种股票。你打电话给你的券商,说出你的指令,或干脆上网自己做交易。然而,你想过没有,当你点击了“确认”键后,你的指令将向何处去?

许多投资者几乎不知道他们的指令是怎样被操作的。事实上,一些人认为他们在网上发出指令后,这指令便可直接到一家股票交易所去。其实事情并非如此。
当你向券商提交指令后,他便会考虑如何处理你的指令。他可以将你的指令送往交易所,如纽约股票交易所,可将其送给交易商市场,如纳斯达克(Nasdaq),可将其送给较小的电子市场,如ECN,甚至会同自己持仓的股票进行交易。在每种情况下,接受了这一指令的市场就会通过执行这个指令挣钱。

现在,假设你是一位经纪人,手中握着多个市场都想要的东西,想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来道穿这里隐含的把戏。你们中有多少人听说过“定单费”(payment for order flow)?这是券商传送指令后从收到指令的市场获得的酬劳。正如你可以想象的,这样做并非总是符合你的最佳利益。如果券商在决定向何处传送你的指令时受报单费的影响,他心中最重要的事就不总是为你争取最好价格。
我知道许多投资者并未注意指令的执行问题,起码是不完全明白。想想看:如果你的报单优于列示的最好价格5美分成交了,交易500股你所得到的好处就是25美元;这已经是一些在线交易券商现今所收佣金的三倍。
一些市场提供的价格优于公告的最好价格,你可以断定,你的经纪人不会按广告价格为自己买车,那么向市场传送你的指令时,就不应该为你的利益做一些讨价还价的事吗?事实上,如果你不扣动发令枪,券商为投资者争取最佳价格的赛跑就不会开始。今年晚些时候你们就会有这样的机会。不久我们将出台新的规则,要求市场与券商披露他们执行指令的情况:多少次按公告的最好价格执行了?执行指令的速度如何?多少次按限定指令进行了交易?最最重要的是,你将能够判断出是你或你的券商从指令传送中获利。
尽管法律告诉券商,他们必须为你提供最好的服务,你还是有权利去搞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现在你还无法了解这一切。我们都知道买汽车时要花些时间谈一个较好的价格,在证券市场上情形也如此。有了新的信息披露,你就会发现,那些发布最佳价格的市场并不总是成交最快的市场,反之亦成立。在速度与价格的权衡中,哪种方式对你最有利,最终由你自己决定。你对市场了解得越多,在券商传送你的交易指令时,你就越能管住他起跑的“脚”。
选择投资品种
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问题不仅在于如何交易,还在于投资什么方面。许多人只知道投资存单(CDs),但是CDs不再一如从前那样可作为安全、直接的投资工具。可转让的CDs有20年期的,并常常可“提前赎回”。这意味着如果利率下降,是银行而不是你可以赎回。
近日,我们发现老龄市民卖掉长期CDs后有越来越多的抱怨。大多数情况下,投资者搞不清CDs “一年,不可回赎”这一到期日的含义。当需要意料之外的医疗开销,一年后他们去兑现时,他们会发现到期日超过了可能的有生之年。
CDs可能还有新的特征,如可变利率、提前支取手续费高等。也许提前支取不收手续费,但你想兑现不得不以较大损失卖掉它们。作为投资者,你需要读懂那精美的印刷

品,搞清楚你买的是什么。问问自己:在时间上这是否符合我的投资计划?如果我提前提款会造成损失吗?
更多的投资者选择共同基金作为分散风险的有效途径。近50%的美国居民持有共同基金。但是,恰恰因为你买了共同基金,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不担心风险。以我做过券商和监管者的经历,我可以说当你买共同基金时,你可能付出了却得不到回报。
近年来,许多共同基金成长迅速得益于销售和广告的作用。有些“热点新基金”广告鼓吹其回报率为“100%”。许多基金做广告时,用的是上一个季度的回报,即使在此之后大幅下降也照吹不误。我们甚至发现一些基金明明写的是一年期的回报,而结束的日期却为4月13日、5月3日或6月10日。如果你的投资期间与中国年历一致,或者在Sadie Hawkin节与国花周期间,这种时间跨度可能会对你有意义。实际上,共同基金为了反映它们的最佳回报,便精心选择各种时期。当广告印在小册子上时,实际情况可能恰恰相反。
不要掉进过往业绩的欺骗陷阱。如果一家基金早期投资了几次成功发行的IPO,或许会有相当高的回报。如果这是一家小型基金,这会将整体业绩推得更高,因为每只股票在基金总值中占的比重较大。有的基金也许第一年、第二年业绩突出,但接下来的数年却业绩平平。你一定要做些研究,搞清自己投资的是什么,记住民歌手Pete Seeger曾说的一句话:“教育是读精美书本所得,经历是你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不要仅凭一家基金的名字来判断其风险和投资。如果你视自己为“价值投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