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证监会、交易所、券商三方力推“集中交易”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2004年3月12日,证监会信息中心主任徐雅萍、深交所副总经理戴文华、上交所总工程师白硕以及中国证券信息技术委员会的券商、基金公司代表齐聚深圳,就规范发展集中交易、协调解决券商技术难题等相关问题展开深入探讨。


 
  “有关各方一致认为,现阶段推广集中交易的时机已经成熟。”某与会代表透露。

  据悉,集中交易将在年内大面积铺开,并将在未来两年内成为券商经纪业务的普遍模式。这也预示着目前占主流的券商经纪业务模式将出现变革,但变革的路绝非一条坦途。

  三方力推

  区别传统交易方式,集中交易模式下,券商所有营业网点的经纪业务都统一接入到总部,再由总部直接接入证券交易所。

  实际上,集中交易在我国并不是全新的事物,监管层对于集中交易早就表达了明确的态度。

  此前,证监会在委托证券业协会做了大量调研工作后,于2003年12月颁布的《关于加强证券公司营业部内部控制若干措施的意见》中明确指出:证券公司应积极发展集中交易等模式控制证券营业部风险减少证券营业部需要人工直接介入的业务岗位。

  “不过,考虑到各公司的实际情况,证监会无意制定强制性措施要求券商必须推广集中交易,只是要求在交易安全方面仍有一定标准出台。”某与会人士透露。

  基于此,对券商实行集中交易作出指导性意见的《集中交易安全指引》在会上得到广泛谈论。据悉,预计经过两次修正,证监会将会将这一文件下发到各券商。

  最乐于看到集中交易大力推行的还是券商。

  前两年,营业部各种各样的违规事件如透支、持票套现、修改客户记录等让券商总部处于被动境地。显然,集中交易被券商总部视为监控营业部违规的“良药”。

  申银万国经纪业务总部某负责人表示,集中交易模式下,交易流程将通过总部和交易所直接发生,总部对营业部的各种行为在第一时间予以掌控。

  同时,推行集中交易后,居高不下的经纪业务成本有望下降。

  资料显示,除了在交易所席位费上交纳了近30亿资金,券商上交的年费和通讯费也非常可观。营业部通常需要四套卫星系统,两套地面备份系统以及行情服务器、资金服务器等大量设备。

  实行集中交易,券商所需席位将大量减少,通讯设备的投入至少可以节省几十万,同时相关工作人员如电脑技术、财务人员的减少,每家营业部每年至少可以减少上百万的投入。

  不过,集中交易需要交易所的大力配合,由于涉及到收费方式改变,证券交易所各部门在这问题上一向表现出不同的利益需求。

  国信证券高层谨慎表示,交易所与券商在这个问题没有达成一致,“主要争议是交易所的收费方式上”,而如果在收费方式上得不到交易所的认同,券商成本控制的空间不会很大。集中交易的效用无疑打了折扣。

  据悉,营业部取消席位后,交易所原有席位退不退依然是个问题,每个营业部交纳的60万清算保证金,券商在这一块沉淀的资金几十亿,这些资金如何处理?

  国泰君安人士则乐观地表示,券商无法同交易所沟通,最终需要证监会协调,只要管理层拿出措施,交易所的收费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尽管在这个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交易所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总体来说,交易所对集中交易表达了支持态度。会上,深交所副总经理戴文华、上交所总工程师白硕在会上对集中交易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据悉,集中交易未来一年内在将在大部分券商中铺开,两年内在券商中全面推行。对此证监会、交易所、券商三方已经达成共识。

  经纪业务转型

  实际上,3月中旬以来,以上海市延平路营业部作为试点,国泰君安的集中交易系统已经启动近十天了。从目前情况来看,延平路营业部在风险和成本控制取得一定的效果。

  “集中交易是关系到将来证券公司竞争力的根本问题,总公司将逐步在全公司推广。”国泰君安人士透露,“好比是F1大奖赛,国泰君安现在做的只是想在排位赛中取得较为有利的位置。而一旦在刚刚开始的集中交易的大潮中落伍,就注定要在由集中交易引起的券商经纪业务转型的竞赛中失去位置。”

  不仅是国泰君安,许多券商及业内人士已经注意到了集中交易带给券商经纪业务的影响。

  国信证券高层分析认为,集中交易淡化了营业部的通道职能,营业网点的业务职能从以代理交易的通道为主,转变为以核心客户的专业服务和公司各项业务的市场营销为主。营业部将由以前的利润中心和结算中心向营销中心、服务中心转变,券商经纪业务也将由坐市商向行商转变。

  同时营业部的清算功能将发生改变。营业部不再做一级清算(与交易所的清算),只做二级清算(营业部和总部)以及三级清算(营业部与客户)。二级清算和三级清算非常简单,业务比以前大量减少。

  可以预见的是,集中交易模式下,营业部将小型化,同时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数量将迅速扩张,甚至变成加盟店的形式。

  申银万国经纪业务部某负责人表示,今后,券商经纪业务总部应设立具有专业化水准交易运行的监控、保障部门,未来的营业部则向小型化和低成本的销售终端发展,同时通过优秀的服务建立品牌。

  与券商经纪业务转型相应,交易所也要转型。

  交易所现在实行的会员制管理模式,将变成直接对投资者帐户进行管理,在收费方式上,固定会员费的收费方式面临挑战,这对交易所来说意味着运行模式的改革。

  据悉,和国泰君安等大型券商正在起步不同,中小券商由于具备灵活多变等特点,在集中交易的推行上走在大券商前面,如国信证券等的集中交易都取得一定的成功。

  这主要是大券商规模大,投入相对多的原因,出于风险考虑,大券商普遍比较谨慎,申银万国人士表示,申万也在积极酝酿集中交易。

  争议

  对集中交易,证监会、交易所和券商们态度积极,但此次会议仍留下了几点争议。

  首先,让管理层头疼的是,集中交易在业内还没有一个完全成熟的案例,无论是刚刚起步的国泰君安还是初具规模的国信都无法作为范本。

  其次,集中交易系统建设需要巨额投入,这是券商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每家集中交易系统建设中财务管理、OA(办公自动化)系统等各项指标差异程度太大,对于系统建设的投入,很难达成一致。”与会代表透露,“在《集中交易安全指引》中,曾有意指定一个大致模式,但最终由于各券商实际情况相差太大而无法达成一致。”

  不同规模的证券公司,不同的系统模式,差异太大。多则四五亿,少也要几千万,巨额投入是券商必须考虑的风险因素,该代表建议,券商应该根据闲置和可调配资金的多少,分步骤进行,不需要一步到位。

  同时,集中交易的“集中”同样蕴含风险。

  实施集中交易后,鸡蛋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多点的分散风险汇集成了一点的集中风险,一旦总部出现技术故障,将会

对全公司造成影响,如果是重大技术故障,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另一个悬而未决的争议是利益分配问题。

  券商一直以来就对两大交易所传统收费方式心怀抱怨。

  目前的情况是,券商的每个席位当年缴纳了60万元席位费,根据财政部有关规定,60万元席位费分10年计提折旧,每年每个席位需要计提6万元。一个40家营业部的券商,交易席位达100多个,每年席位费折旧计提达700多万。最主要的是,许多席位早被束之高阁、弃之不用,但折旧计提必须进行下去,因为交易所不同意收回多余的席位。

  除了一次性缴纳的席位费,年费是券商每年必须缴纳的一笔开支。目前,上海A股交易每个席位2万元,深圳每个席位3万。

  在通道制下,券商还存在大量的卫星设备等费用如卫星通讯费、DNN年通讯费、年入网费、地面备份系统等。

  一家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