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券商发展的市场主体论和市场中介论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来源:证券市场导报

券商发展的市场主体论和市场中介论,也就是券商在证券市场中扮演的角色的功能作用界定,将对券商发展的制度安排起基础性和根本性的市场功能与发展导向的关键定位作用,对即将发生的券商分类经营和发展,起到重要的理论指导作用。

券商发展的市场主体论和市场中介论
大鹏证券   陈玉萍    邹  平

    券商发展的市场主体论和市场中介论,也就是券商在证券市场中扮演的角色的功能作用界定,在关键的制度安排和创新的进程中,作为制度安排的一个来源和方向,将对券商发展的制度安排起基础性和根本性的市场功能与发展导向的关键定位作用,对即将发生的券商分类经营和发展,起到重要的理论指导作用,从而将影响和最终决定中国券商在新世纪的发展,进而影响中国资本证券市场和中国经济在新世纪的发展。因此,券商发展的市场主体论和市场中介论,成为本文研究和探讨的主题。
券商发展需要制度安排和创新
在金融深化理论和实践作用下的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金融产业逐渐担当起带动国家经济发展的“火车头”重任,金融产业在国民经济结构中的比重和贡献迅猛增加,其中,资本证券市场正在高速发展和进行历史性转轨的中国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具备强烈扩张能力和市场适应性的证券商,作为同时具备证券市场参与主体功能和市场中介功能的市场参与者,其数量随着中国经济、金融产业和资本证券市场一道迅速增加,业务范围和覆盖地域也迅速扩展,已经成为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证券市场中一支主宰资本市场发展的主流市场力量。但是,作为资本市场中市场参与主体和具备显著的市场中介功能特征的市场中介,券商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发展规律明显地受到了市场规范、市场竞争规则、产权制度安排等制度安排和制度创新的约束和影响。时间短、发展快的中国证券市场和券商,由于制度和制度安排的“短缺”和“滞后”,一直运行在“强政策”市场规范的轨道上。制度和制度安排短缺导致的市场发展和券商发展走向的不明确性和不可预知性,导致和决定了政策供给的滞后性。政策制定和政策供给及其操作应对的“滞后性”特征,使得政策事前预设成功的现实可能性十分低下,只能长期追随市场发展的飘浮轨迹,扮演事后“救济”的角色。而且,政策的滞后性又反过来直接导致和强化券商发展中的政策性市场运行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因此,中国券商的发展历程与发达国家的投资银行券商相比,除了要面临深受“滞后性”“强政策”反馈扭曲而形成的市场风险之外,还要面临极大的政策性风险。因此,对券商发展的制度安排和政策供给的适时和均衡发展,在世纪之交的历史关头摆在了中国证券行业和券商面前,中国证券市场正面临其发展的关键时期,酝酿着历史性制度安排和制度变迁的突破。
证券市场体系中的市场主体和市场中介
证券市场的市场主体,是指证券市场参与者中市场客体如资金或资本、有价证券以及人力资本等的需求者和经营者,这个市场主体既包括证券市场经营活动的供求双方,也就是以证券发行获得资金的上市公司和证券购买的需求投资者双方;又包括证券市场的操作者和管理者,也就是证券商和政府授权的主管机关或部门。
    在目前中国证券市场中,市场参与主体主要有上市公司企业、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以及证券公司为主、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为辅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在中国,由于国家对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拥有股权和控制权,政府作为国家股权的代表,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证券市场的市场主体,这也构成了政府成为市场主体的部分缘由。但是,这种政府作为市场主体直接参与市场竞争的状况,正在逐步加以改革和发生变迁。政府作为市场主体的主要内容,将越来越多地体现在政府对证券市场发行国债等政府债券的需求和对国债筹集资金进行公共事业的投资和开支的经营管理上。
    证券市场的市场中介则是指协调、加速和保证证券市场中市场主体对市场客体(如资金等)优化配置、市场规范运行的专业化组织机构。主要有证券交易所、证券登记清算公司、证券投资咨询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事务所、证券信息咨询公司以及律师事务所、证券信用评级机构等。证券市场上的这些经营机构,其功能就在于为证券市场的市场主体和市场客体在信息和知识优势地位基础上提供专业化和高效率服务,以及规范和监管控制市场运行的重要作用,保证证券市场主体在对市场客体追求和经营过程中,必须遵守市场经营的规则和制度进行运作。证券市场中介获取的经营收益,不是在针对市场客体(如资本或证券)的交易本身运行中获取利益和利润,即证券市场中的市场中介不得从事市场主体行为,例如,证券投资咨询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从事作为市场主体享有的证券自营投资操作,就显然属于违反市场经济规则的违规行为。
    作为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的投资银行券商,在证券市场上从事证券一级市场业务,进行公司上市策划推荐、股票债券发行承销业务,包括A、B股及配股业务以及国债、企业债等债券业务。券商获取推荐、承销手续费等业务,实现其业务收入。在一级市场业务过程中,“收取手续费”以协调、加速和强化上市公司从证券市场筹集资金,形成券商的市场中介功能,成为券商显著的市场中介特征。
    券商拥有为数众多、分布全国各地的证券营业部,从事证券二级市场交易业务作为证券经营机构券商的主营业务和主营收入,在证券市场上为投资者进行股票和债券买卖代理,提供包括证券咨询在内的各项证券市场交易服务,获取服务性质的代理手续费,构成券商主营业务二级市场业务市场中介功能和特征。
    一些发展领先的全国性大券商,将发展眼光和探索实践投向作为券商发展主流方向的投资银行新业务,努力扩大如资产重组、项目融资、财务咨询顾问以及投资基金等业务领域。南方证券在1997年担当湖南省政府进行国有资产重组、运营和国有企业改制、上市的整体运作财务咨询和顾问,参与地区性经济发展策划和运作。广发证券受托运作和管理湖南省轻工业局国有资产几百亿元。这些带有金融创新发展方向的投资银行中介业务拓展,更是使得券商充满了证券资本市场中介的作用和功能特征。券商拥有强大的基金理财人才实力,吸引了不少生产经营性企业将生产和经营短期富余资金,集中进行包括证券投资在内的多元化投资组合,使企业闲置资金得以增值,而券商则集少成多、集短成长,形成规模投资优势和累积效应,而进行的企业委托券商代理理财业务,也可以用市场中介来涵括。因此,券商发展的市场中介论,在很大的程度上给出了对券商发展和业务的市场功能定位。
    然而,券商业务的中介功能和性质定位,能否涵括进而准确地给券商业务发展的全部内涵定位呢?券商从事证券投资、自营证券买卖业务以及证券一级市场中产生的承销证券的余额包销、投资和销售,则是一种典型的市场主体行为,是券商作为证券市场的市场主体对于市场客

体资本的运作和资本增殖的直接经营追求,超越了证券市场中的市场中介地位和市场中介范畴。
    券商运用自有资金,以及在自有资金所形成的资本信用效应的衍生基础上,运用资本的信用杠杆经营放大功能,通过企业人力资本和内部组织结构所具有的经营拓展能力,经由企业负债来释放和辐射企业扩张张力和能量,进行大大超出净资产规模的负债扩张性经营,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上对一些具有良好内在投资价值、而市场价格明显偏低的承销或交易股票和债券,进行中长线证券风险组合投资;甚至对一些震荡较大的市场波动构成的市场机会,进行获取市场差价的短线投机操作,获得证券投资风险收益,实现资本在证券市场中的经营增殖。
    对于券商业务发展历程、发展现状和发展方向的实证研究表明,中国券商群体在过去的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证券投资和自营证券买卖业务在公司营业业务收入和营业利润产生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决定券商成败的关键,是真正支撑着券商经营运作和业务拓展的基础。而占用了券商大量人力资源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市场中介业务部分,尽管对券商的证券投资和证券自营起着重要的辅助作用,但是,对利润来源的支撑作用和券商发展的经济实力后盾作用甚微。实际上,离开了券商证券自营业务,离开了券商的利润获取来源,券商发展的现实性就只能成为空中楼阁,面向综合性大型券商的目标的券商发展就从根本上丧失了原动力。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