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我国证券交易税制研究(三)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三、我国证券交易税制变革的几点建议 
  
  (一)关于证券交易税制变革原则的建议
  
  1、应有助于推动我国证券市场持续发展
  
  首先,证券交易税制的改革应有助于推动企业融资与体制改革。目前境内居民储蓄率很高,企业间接融资的比重相当大,这对企业直接融资与银行信用的发展有一定的不利影响,因此在证券交易税制设计时,可以考虑引导企业通过证券市场来实现直接融资,并引导企业推动体制改革的进行。
  
  其次,证券交易税制的改革应有助于减轻证券市场的非正常波动,尤其是抑制证券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目前固定划一的印花税不足以实现这一功能,要充分发挥交易税制对投资行为的引导,有必要进行适度变革。
  
  第三,证券交易税制的改革应有助于推动我国证券业整体素质的提高。总体而言,我国证券业的基础较薄弱,证券市场还是一个成长型的市场,券商数量多、规模小、实力弱的格局也还没有根本打破,在证券市场对外开放日益逼近的环境下,整体实力趋弱的国内券商的成长会受到课征较高税率的损害,这无疑会对我国证券业的整体实力增强、整体素质提高雪上加霜。
  
  第四,证券交易税制的改革应有助于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当前,除了丹麦,我国的证券交易税率远高于其他任何国家,较高的税率使得投资者的交易成本也相应较高,从而减少了对证券的投资。所以证券交易税制改革总体上应以下调证券交易税为主。
  
  2、证券交易税制的变革应尽量实现税负公平
  
  要实现税负公平原则,需要建立完整、系统的证券交易税制体系,既要能“拓展税基”又能实现“差别税率”。
  
  从“拓展税基”的角度出发,证券交易税种应不再实质性地限定在流通股的转让方面,对新股发行、法人股与国有股的转让、债券交易、投资基金的交易,以及其它非交易过户均可适度课征印花税或交易税,这既可实现税负公平,也可推动各种交易品种的均衡发展。
  
  目前固定划一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不足以实现对证券投资收益的调节。因此,在税收稽征手段许可的情况下,可以根据交易频次、成交额度、投资收益等多个方面实现差别税率,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并且不再出现亏损投资者与盈利投资者按同等税率承担税负的状况。关于这一点,可以通过在适当时机开征一些新的差别化的税种(如资本利得税等)来实现。
  
  3、变革过程中宜保持证券交易税制的政策稳定性
  
  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证券市场,对税负的承载能力存在差别;同时证券市场处于不同发展阶段,所要求的证券交易税制对证券市场发展的导向也存在差异,因此,实践中不可能有一成不变的证券交易税制。那么,如何保持证券交易税制的稳定性就成为了新的课题。我们认为证券交易税制的稳定性,不是拒绝证券交易税制的变革,也不能表现为税目、税率等的固定不变,而是要体现在税制在证券市场发展导向上的稳定性。
  
  (二)对适度调整我国证券交易税制的几点建议
  
  关于证券交易税制的改革,从长期趋势上看,可能会有相当大的动作,但从中短期来看,我们认为对证券交易税制的变革宜适度。对此,我们认为目前可行的证券交易税制改革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1、建议一:适度下调证券交易印花税
  
  调整证券交易印花税的呼声由来已久,但其作为我国证券交易税制的核心,在财政收入中的地位也愈来愈重要,任何变动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各方面均一直密切关注其调整及幅度。我们认为,目前已具备适度下降证券交易印花税的基础。
  
  首先,从证券市场自身的特点上看,证券市场被视为经济生活中的“基础设施”与“公用事业”,其功用如道路、桥梁(只是其链接的是资本供给与需求双方),因此不应将直接性的经济回报作为主要目标。从全球范围来看,各国也均在努力降低证券市场的交易成本。而且,据统计我国证券市场每年供分配的红利约200亿,由于约有60%左右的股份属非流通股,流通股股东每年大约能分配的红利不足100亿元,而2000年仅证券交易印花税就从二级市场上抽掉资金达478亿元,从这个角度上看,印花税也有适度下调的需要。
  
  其次,从全球证券市场税制比较中发现,坚持税赋从轻是总体原则。在经济全球化和增强本国证券市场竞争力的压力下,各国正在努力降低证券市场的交易成本,作为交易成本主要组成部分的税收,均趋向于低税赋。比如:在国际税收实践中,对于证券交易环节的纳税人选择,大部分国家均采取对卖方单边征税的税收政策;在证券交易环节的相关税种的选择上,大部分国家也只象征性的征收印花税或交易税,甚至于干脆免征;同时为消除“经济性双重征税”,大部分国家对股息免税、对资本利得税从轻征税或免税。
  
  第三,A、B股印花税率的差异,可能成了下调A股证券交易印花税的另一理由。由于B股市场的长期低迷,国家为活跃B股市场,将印花税率调低至了3‰。然而在B股市场向境内投资者开放之后,A、B股投资者的趋同化趋势明显,但A股投资者证券交易的单边税率为4‰,A、B股投资者的印花税率相差达1‰。于是已有相当投资者提出能否将A股的印花税率向B股靠拢,对此我们认为有必要,也完全可行。
  
  第四,随着证券市场的走弱,下调过高的交易成本成为刺激市场的一种选择。目前我国证券交易成本之高仅次于丹麦,位列全球第二;同时,由于受市场走弱的影响,2001年前5个月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136.7亿元,比去年同期累计减收78.2亿元,减少了36.4%。在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市场交易量却萎缩严重,因此政府适度下调印花税所反映出来的信息可能远不止税率下调的本身。
  
  第五,证券市场不断发展已培育了充足的税源。目前我国每年的财政收入总量超过1万亿元,这得益于我国政府与税务部门不断进行的税基培育,以致于能保证税源的充足。从证券市场自身对国家税收的支持上看,目前上市公司达到1157家、流通市值超过1.7万亿元、总市值达到了5.05万亿元,证券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大使税基逐渐夯实;同时,交易品种的日益丰富,如果能适度增加税收覆盖面的话,则可以培育新的税源,即使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适度下调,也完全可以保证税收收入不会出现大幅下降。
  
  第六,印花税分成比例的调整,使国家调整印花税率的阻力要小得多。在早期的印花税分成比例中,国家和地方各50%,1997年1月1日起国务院决定将证券交易印花税分享比例调整为中央80%,地方20%;1998年6月对证券交易印花税再次调整分享比例,改为中央88%、地方12%;去年国务院发出通知,再次对证券交易印花税分成比例进行了调整,决定从2000年10月1日起将分享比例由中央88%、地方12%,分三年调整到中央97%、地方3%,即:2000年中央91%、地方9%,2001年中央94%、地方6%,从2002年起中央97%、地方3%。证券交易印花税集中到中央政府,使税率降低受到的干扰要小得多,这也为减税创造了条件。
  

  基于以上的分析,我们认为从税制的稳定性与可操作性出发,短期内不宜立即取消印花税或变更成其他税种,但可适度下降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
  
  2、建议二:以资本利得税取代证券交易印花税
  
  基于证券交易而征收印花税的基础相对牵强,因此就有人提出免征印花税而改征资本利得税,这是全球证券交易税制演变的趋势,在西方成熟资本市场早已实现。从我国证券市场的长远发展来看,以资本利得税代替证券交易印花税,也是大势所趋。但是,就目前的实际情况,短期内开征资本利得税,还有一些理论与实际问题需要明确,也需要认识到市场的反映可能会相当激烈。
  
  首先,在中国证券市场开征资本利得税的核心问题是“利润的确定困难”,是按当笔交易课征或是按当月累计交易所得课征,如果出现当期亏损是否可以抵扣,又如何进行抵扣等等,这都需要有具体的规定;同时,开征此税需要有先进的税务电子化系统和科学的稽查技术,这显然在目前我国还不完全具备。
  
  其次,开征资本利得税也必须充分估计到其对证券市场的冲击力。我国曾于1994年底盛传将开征证券交易税和股票转让所得税,从而在深沪两市引起轩然大波,股指巨幅震荡(同期台湾证券市场也因拟开征资本利得税而造成股指大幅滑落,以致于台湾证券管理当局不得不出面宣布,无限期搁置对资本利得税的课征)。因此,虽然设立该税种在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是可行的,趋势也是明朗的,但在国内设立资本利得税,应持相当谨慎的态度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