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填平“德隆黑洞”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56岁的昌吉市二六工镇六工村主任杨彦清终于笑了。7月6日,他从新疆屯河(600737)会计手中拿到了本该在去年就支付的42.7万元全村番茄原料款。与杨彦清一样为屯河提供番茄原料的全疆5万余种植户,近日都陆续领到了拖欠一年的原料款,总计9185万元。
  德隆危机于2004年4月爆发后,国内各银行纷纷拉响红色警报,对“德隆系”控股的上市公司严格执行“只收不贷”政策。新疆屯河正常的生产经营随之陷入困境,连为其提供番茄原料的近30万种植户的原料款和包装材料款都难以支付。后来,在新疆区政府领导的直接干预下,由华融资产公司和中粮集团向新疆屯河提供了近5个亿的过桥贷款,才解了新疆屯河的燃眉之急。近日,中粮集团正式入主新疆屯河,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带着集团全体高管和5亿元资金来到了乌鲁木齐,其中1亿元被专门用来彻底解决拖欠农户原料款的问题。
  受德隆危机拖累的上市公司,远不止新疆屯河一家,湘火炬(000549)、合金投资(000633)、天山股份(000877)、重庆实业(000736)等“德隆系”上市公司无一幸免。危机暴发后,“德隆系”上市公司的市场信誉严重受损,生产经营陷入巨大困境,一些甚至到了破产的边缘。
  2004年8月,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全面托管德隆后,开始与所在地政府一道,逐步化解德隆给上市公司造成的伤害。目前,新疆屯河、合金投资、天山股份等公司的重组已有了眉目,湘火炬、重庆实业的重组尚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风起青萍

  关于德隆掌门人唐万新的发家史,流传着许多不同的版本。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唐氏兄弟1986年创办朋友公司,“依靠彩扩业务掘到了第一桶金”。此后他们还尝试过魔芋挂面、玉石加工、买卖电脑等各类生意,有赔有赚。
  1992年,唐氏兄弟创建新疆德隆实业公司。当时上海、深圳股市火爆,唐氏兄弟遂雇了5000名新疆老乡南下深圳排队认购新股抽签表。在这次股市狂潮中,他们掘到了第二桶金。
  1994年,德隆在北京新街口开办了20世纪90年代北京最火爆的娱乐场所——JJ迪厅,年收入高达3000多万元。这成为了唐氏兄弟事业发展的第三桶金。
  在办公司搞实业的同时,德隆公司继续活跃于股票市场。不论一级市场、一级半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有德隆的身影。只要风传德隆要买入或卖出哪只股票,股市上的大户就会迅速跟进。
  1995年,唐万里提出“整合传统产业”的公司发展战略,而控股上市公司成为德隆实施产业整合战略的一条捷径。1997年,德隆拍得沈阳合金1500万法人股,成为大股东。同年,德隆收购新疆屯河大股东——新疆屯河集团51%的股权,从此间接控股新疆屯河。同年11月,株洲市国资局将湘火炬2500万法人股协议转让给新疆德隆,德隆成为湘火炬第一大股东。
  历时两年,德隆完成了入主“老三股”的过程。这三家上市公司从此成为了德隆描绘其实业蓝图的手中画布。
  “贪大求全”成为这块画布上的主色调。
  合金投资把募集资金大都用于并购。公司出资9000万收购上海星浩特、苏州太湖等企业,组建了一个能生产全套电动工具产品的企业集团。
  德隆为湘火炬设计的是“创立民族汽配第一品牌”的战略。为此湘火炬收购了MAT等多家相关企业,然后又一路由汽车零配件驶入其终端产品——重型汽车:2002年出资与东风汽车合资成立东风越野车公司,占60%股份;与陕汽集团合资成立陕西重型汽车公司,占51%股份;与重汽集团合资组建重庆红岩汽车公司,占51%股份。
  新疆屯河则陆续收购了周边的中小水泥厂,迅速发展成为年产百万吨的大型水泥企业。新疆屯河和天山股份是新疆最大的两家水泥厂,双方竞争异常激烈。2000年时,德隆为新疆屯河设计了由“灰色产业”向“红色产业”转移的战略。新疆屯河开始将自己的水泥资产逐步转移给天山股份,同时通过收购天山建材集团32%的股权间接控股了天山股份。随后新疆屯河实施红色产业战略,通过收购兼并迅速成为了新疆最大的番茄酱、杏酱等农副产品加工企业。
  德隆在几家上市公司推行其“产业整合战略”的同时,还巨资投入旅游业等多项领域。
  起于“青萍之末”的微风,已变成飞沙走石的狂飙。

  沙上堡垒

  在入主上市公司的同时,德隆的融资体系也随之建立起来。2000年,唐氏兄弟在浦东设立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它控股新疆德隆和屯河集团。随后,德隆国际开始整合其金融产业布局,大举进入信托、银行、证券等产业。短短3年时间,德隆直接和间接控股或参股金新信托、新世纪租赁公司、伊斯兰国际信托等近20家金融企业。德隆的金融“帝国”初现雏形。
  2003年初,德隆在上海设立友联战略管理研究中心,专门负责旗下金融机构的整合与协调。
  从1997年进入沈阳合金,到2003年设立友联中心,德隆通过并购重组打造了一条漫长的产业链条,包括水泥、电动工具、机电设备等20多个产业,控股参股的企业多达177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帝国”。
  然而,繁华背后,败象已显现。由于并购速度过快,规模过于庞大,控股公司业绩增长开始放缓甚至倒退。新疆屯河开始频频出售资产;合金投资以星浩特为支柱的产业体系,效益不断下降;湘火炬以区区数亿元进入整车行业,后劲明显不足。金融方面,监管机构已开始注意到德隆系巨额贷款的潜在风险,银行已开始逐步收紧钱袋。
  实业与金融之间没有防火墙,企业之间相互持股、相互担保,形成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和连环债务链,这为日后股价暴跌引发德隆系全面崩盘埋下了祸根。
  统计资料显示,到危机暴发时,德隆系总负债高达570亿,其中金融负债340亿(有200多亿未兑付),实业负债230亿(包括银行贷款及担保167亿),银行担保主要是德隆系公司之间的互保——通过表面上毫无关联的公司进行资金大挪移,这些资金大部分都被用于德隆系股票的炒作。德隆系控股的德恒证券以承诺保底和固定收益率的方式,向413家单位和772名个人变相吸收资金208亿元,至案发尚有68亿元未兑付,主要用于购买新疆屯河、湘火炬、合金投资等股票和国债。
  在德隆系的自拉自唱下,德隆系上市公司的股票在中国证券市场创造了股价飞涨的神话。合金投资6年累计涨幅26倍,湘火炬和新疆屯河累计涨幅近10倍。尤其是在大盘从2200点调整到1400点的熊途中,“老三股”仍旧逆风飞扬。但2004年4月13日,德隆系资金链开始断裂,老三股股价相继崩盘,各家银行和其它债权人掀起挤兑风潮,德隆系上市公司的资产纷纷被查封。
  建造在沙滩上的堡垒,顷刻间分崩离析。

  华融托管

  德隆危机爆发后,在金融市场产生了巨大冲击波。各银行立即采取财产保全行动,对德隆系所有的公司执行“只收不贷”政策,全面收回贷款,并争先恐后地通过各级法院查封了德隆系的实业资产,德隆系上市公司随即陷入了无法正常生产经营的困境,甚至跌落到了破产清算的边缘。
  对此,新疆区政府主席助理、自治区德隆危机协调小组副组长王会民有着切身体会。他向记者介绍了相关情况:屯河是新疆自治区的涉农龙头企业,与

新疆全区的30万农户签订了收购番茄、杏、甜菜协议。德隆危机爆发后,银行对屯河只收不贷,屯河原本正常的生产经营立马陷入困境。当时已面临6月份杏子大量上市的季节,屯河手中没有收购资金,几万农户的杏子烂在地里,每公斤降到8毛钱都没人要。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自治区政府出面迅速与前来商谈收购屯河所持天山股份股权的中国非金属材料总公司达成协议,同意中材总公司收购屯河所持的天山股份29.42%股权,中材总公司则同意先支付部分预付款,这笔钱被屯河公司用来收购农户手中的杏子,可以说是中材的收购预付款帮助屯河和新疆区政府解了燃眉之急。
  到了8月份收购番茄时,屯河再次面临同样的难题。这次需要的资金量更大。好在华融已开始全面接管屯河,中粮集团也已开始与新疆区政府商讨入主屯河的可能性。在新疆区政府的紧急协调下,华融为屯河提供了9200万元过桥贷款,中粮集团则提供了4亿元借款,专门用于收购30万农户的番茄和购买包装材料,这才使屯河度过了难关,区政府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天山股份多年来是新疆的优质企业,水泥产量占了全疆的70%。危机爆发前,公司正在广东和浙江兴建大型水泥厂,预计建成后公司的生产能力和利润都会有较大幅度的提高。公司曾多次拒绝了大股东德隆系提供贷款担保的要求,但最终还是没能顶住来自德隆的压力,在其担保协议上签了字。德隆危机爆发后,银行停止了所有贷款,天山股份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冲击,在建项目也被迫停建,成了半拉子工程。
  考虑到查封实业资产将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而企业停产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