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向雇员披露会计信息 打破监管困境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作者:王景春 
  
  随安然、世通、施乐公司会计假帐丑闻的爆发,全球性的公司会计制度改革呼声日渐高涨,人们纷纷反思现有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寻求更完善的对上市公司管理层的激励、约束、监督和制衡机制。2002年7月15日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的公司改革法案,就是这种努力的集中反映。上述种种,都力图让上市公司的利益相关方获得更充分更及时的公司财务的真实信息;上述种种,都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真实信息来源,那就是来自公司普通雇员的信息;相应的,种种的制度创新构想中,尚未见到让公司雇员出自自身利益对公司财务进行监督的。

  “买的不如卖的精”,中国的这一俗语形象地点出了经济学的非对称信息理论的内涵和现实中非对称信息的普遍性。在上市公司会计欺诈的场合,总是公司高层与外部审计监管者内外勾结,用损害中小投资者乃至全体普通老百姓利益为代价,为各自谋求高于应得利益的利益。公司的管理层、审计中介相对于普通投资者,总是信息更充分,更容易相互勾结。这样,无论怎样精巧的制度设计,无论怎样严密的法律法规,都不妨碍“猫鼠”各得其所。

  所以,意在防止财务会计造假欺诈的一切手段,都应从改变这种信息不对称着手,进行制度创新。向上市公司普通雇员披露公司财务会计信息,用适当的制度激励普通雇员参与揭露虚假信息,从公司内部构筑真实信息“自我披露”的利益制衡机制,为身处“外部”的“买的”阵营“睁大眼睛”,有望缓解资本市场非对称信息的缺陷,打破原有的少数人监管少数人、极易相关勾结以损害多数人的“监管困境”,从而使资本市场的运行更有效率。向雇员披露会计信息必要且可行上市公司雇员有极大的动力监督公司会计信息造假。这是因为,所有的造假欺诈行为终将败露;而一旦败露,也就是上市公司大规模裁员、甚至破产倒闭,雇员“饭碗”纷纷被打破的时候。2001年底,被称作“美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宗破产案”的安然公司破产,其总部即裁员4000人,占当地员工的一半多。不仅如此,那些将自己的养老基金购买了本公司的股票,同时成为本公司的小投资者的雇员,晚年的生活也将失去保障。在美国,上市公司雇员养老基金购买本公司股票平均达1/3,安然公司雇员的这一比例高达58%。当安然股票价格从2000年8月的90美元峰顶,急剧落到2001年11月23日的0.61美元谷底,市值由800亿美元疯狂缩水至2.68亿美元时,一些雇员数以百万美元计的养老金几乎血本无归了。

  可见,虚假财务信息对公司普通雇员损害,丝毫不比对外部中小投资者更小;上市公司雇员同样是上市公司的利益相关者,他们理应成为公司会计信息披露的对象。更重要的是,公司雇员比外部中小投资者拥有更充分的信息,能够起到后者不可能起到的实时监督作用。按照信息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的一般原理,在上市公司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的“委托—代理”格局中,须防止因委托方信息不充分,引起代理方的“道德危机”和双方的“逆向选择”,从而妨碍资本市场运行效率、导致“市场失败”。这就需要“多双眼睛”监督,以尽可能地为委托方提供更多的代理方行为的真实信息,从而及时采取补救措施。要是上市公司“委托—代理”关系中存在“多双眼睛”监督机制和信息的“自我披露”机制,就能及时发现问题,主动引爆“定时炸弹”;而不会当上市公司业绩大幅下降时才发现“定时炸弹”其实早已存在。

  重要的是,上市公司普通雇员通常人数众多,很难像审计中介、政府监管人员那样,为管理层轻松收买。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的安然雇员2万,65个国家和地区的世通雇员8万,真要收买的话,过高的“成本”将无以转嫁、而会使会计信息造假欺诈更容易地暴露出来。雇员参与监督,在提高“造假成本”的同时,还将显著降低“打假成本”。要是将单位审计监督成本所避免的造假损失作为衡量对上市公司管理层监督的成本效益指标的话,能够直接和及时感知造假事实的雇员监督一定会显著优于其他形式。向雇员披露会计信息的操作设想在公众公司会计制度改革时考虑将公司雇员列为公司财务会计信息披露的法定对象。

  专门为公司雇员设计与整体财务系统和主要会计帐户有内在构稽关系的简明通俗的科目/指标体系,并建立能够实时传输、核对相关信息的信息网络。与一般财务报表不同的是,要根据公司业务的特点,为每一部门,尤其是关键“敏感”部门的雇员,分别设计“自身业务—财务指标”的“联动装置”,即让公司每一部门雇员都能够凭借工作“便利”,将自己每天上班直接从事的业务进展,与相关财务指标变动进行对照,从而发现疑点。例如,美国的百富勤系统将总金额1亿美元的交易重复记入了2001和2002两个财政年度的报表,如果有雇员信息披露制度的话,具体提供产品和服务的雇员,参与销售和结算的雇员,都能够直接发现这一问题。又如,美国的Qwest电信公司采用swap作法,即两家公司同意相互出售光纤网络给对方,并将营业收入计入损益表中,相关部门的雇员也同样很容易发现这种作弊行为。

  设计“雇员疑问”的实时传送和实时反馈制度,为有效的“雇员疑问”提供经济激励,并防止可能的打击报复牷制定监管层、管理层和审计中介对“雇员疑问”的处理责任制牷设计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及时掌握“雇员疑问”及其处理结果的信息的自动运行制度牷在试点基础上,颁布上市公司雇员信息披露制度和不同行业上市公司雇员信息披露的科目/指标体系。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