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几人真是经纶手?”从美国证交会领导班子看证券监管的两条路线斗争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公平披露规则(The Fair Disclosure Rule)是要禁止大券商的选择性披露。整合会计事务所是要棒打鸳鸯,强行将会计所的审计和咨询业务拆开。在《个人诉讼改革法》问题上,戈尔德施密德伙同列维特,采取了挖墙角的做法。《个人诉讼改革法》由会计事务所鼎力推出,是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反攻倒算,限制了他们诉讼的权力。”

 

  安然公司暴病,美国各路英雄损失惨重,连城市银行这样的大户,也有8亿美元的贷款套在里面。美国广大中小投资者更是痛心疾首,百感交加。他们开始怀念证交会的老主席列维特。老主席当初就苦劝大家看紧会计事务所,可好汉们不听。现在有了血的教训——“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还有人开始怀疑证交会现任领导,怀疑证交会的领导是不是剥削阶级的代理人。在以前,即便证券市场狼烟四起,火是很少烧到证交会门前的。证交会高高在上。现在人急了,满眼看出去都是敌人,很有一点“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意思。一夜之间,证交会主席的位置突显重要,有点我们的“两淮巡盐使”的意思了。历史上,“盐”曾经是很金贵的商品,事关国计民生,也有人借此发了财。今天,大概只有证券可以与之媲美。

 

  现任证交会主席彼特是共和党人,共和党人与大券商和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关系都比较深。“牛吃草,马吃豆”,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彼特在野的时候,长期充当大会计事务所的律师,拿他们的钱,替他们消灾。如果彼特自己引退,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但彼特没有这个意思。此兄无过大错;不仅是无大错,就是没有什么错。彼特上台不过一、两年,尽管他反对老主席列维特的既定方针,尽管他想全面反攻倒算,也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时间不够,他的党羽也还没有到位。

 

  彼特不走,民主党人也拿他奈何不得。证交会主席这个位置谁要是坐上去了,总统也没有办法,不能随便要他辞职。而一般的部长,总统是可以随意撤换的。而且部长们上任前先写好一份辞呈,签上名字,留出日期空白,总统随时填上日期后就可以向外公布了。

 

  怎么办?国会中的民主党准备掺沙子,推出一位自己的同志去担任副主席。找谁哪?找来找去,他们找到了老英雄戈尔德施密德。这是他们信得过的人。

 

  1998-1999年,戈尔德施密德在证交会干过一任首席律师。时间不长,但此兄一年中便干了三件“大事”:(1)推出公平披露规则;(2)整合会计事务所;以及(3)反对并限制《私人诉讼改革法》。公平披露规则是老主席列维特的骄傲,但具体工作是由戈尔德施密德做的。所以说,两人同是该规则的双亲。公平披露规则(The FairDisclosure Rule)是要禁止大券商的选择性披露。整合会计事务所是要棒打鸳鸯,强行将会计所的审计和咨询业务拆开。在《个人诉讼改革法》问题上,戈尔德施密德伙同列维特,采取了挖墙角的做法。《个人诉讼改革法》由会计事务所鼎力推出,是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反攻倒算,限制了他们诉讼的权力。所以戈尔德施密德拼命要缩小该法的适用范围。

 

  民主党议员急公好义吗?恐怕不是。民主党人并不是想中、小投资者所想,急中、小投资者所急。但华尔街是共和党的地盘,他们从这里可以筹得大量的政治捐款。既然如此,民主党就是要唱唱对台戏,借力打力,为广大股民出口恶气。这就是民主的胜利,这就是股民的胜利。

 

  “诉讼很重要,法律的规范作用通过诉讼才能体现出来。法律的牙齿必须要咬几次人才能有威慑力。还有,法律、法规需要进一步解释,通过诉讼进一步界定。立法过程中,利益集团需要通过对话达成妥协。诉讼是特殊形式的对话。”

 

  请戈尔德施密德出山也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要借助钟馗打鬼,要批判共和党人的反动路线。但美中不足的是,即便戈尔德施密德重返证交会,老英雄也只能屈就副主席,而且不过是四位副主席中的一位。证交会副主席的英文是“Commissioner”,比较有美国特色的东西。美国的一些城市,由市民选出来的三、五、七位委员管理。纽约市仍然沿用这种委员制。现在许多地方已经改叫管理理事会了。公园、卫生或公立教育方面仍然用这一方法。证交会的四位副主席都是平起平坐,不像一般的部,都有一位第一副部长。

 

  副手有颇多苦衷,平常辛苦得要命,而第一把手则出入于各种社交场合,频频亮相。最苦的是,第二把手要有什么好的想法,也只能默默地在心中反响。遇到开明一点的第一把手,金点子有幸被采纳,那也是光荣归功于第一把手。当个副主席还不如当个首席律师。首席律师管诉讼,直接向主席负责。首席律师是证交会的第二位神仙(第一位神仙应该是主席)。

 

  美国证交会即有首席律师办公室,又有法律部。首席律师负责诉讼。诉讼很重要,法律的规范作用通过诉讼才能体现出来。法律的牙齿必须要咬几次人才能有威慑力。还有,法律、法规需要进一步解释,通过诉讼进一步界定。立法过程中,利益集团需要通过对话达成妥协。诉讼是特殊形式的对话。

 

  很奇怪,戈尔德施密德和彼特两人同名,都叫“哈维”(Harvey)。但两人的共同之处也仅限于此。哈维·戈尔德施密德的姓“戈尔德施密德”(Goldschmid)是德国人的姓。犹太人也有姓这个姓的,美国的不少犹太人就是德国移民的后代。而彼特(Pitt)这个姓是典型的英国姓。

 

  彼特长期当律师,在商界的人脉很深。戈尔德施密德的职业是教书,长期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法律。美国教授的理想主义色彩比较浓。当然,如果有什么大的油水,教授同志也是耳聪目明,问讯于千里之外。戈尔德施密德教授也嫉恶如仇,把股民的安危冷暖时刻挂在心上。但他这种思想是哪里来的?是头脑中天生固有的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的。教授同志只不过是人有些小聪明,所以“独抱清高”,轻易不肯为剥削阶级和压迫人民的人卖命。这样一来,他们赚的钱就比较少。钱赚的越少,他们对吃夜草、发横财的不良现象越是不满,比较愿意为弱势群体奔走呼号。当然,你也可以比较赞美地说,教授们有些真才实学,所以想凭本事谋身。凡事不愿做太多的手脚,希望有比较公平的竞争。

 

  两人的长相差别也很大。彼特留着满脸胡子,有点虚张声势的意思。“如果没有一个坚强的下巴,需要留个大胡子”。这是美国犹太作家伯纳德·马拉默德的观察。而英国作家格林·格兰姆(少数应该得但没有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者)则说:“没有自信的人才留小胡子。”(这话我爱听。日本人岛国心态,所以喜欢留“仁丹胡”。可惜他们现在不留了)。彼特留胡子,留了个大胡子。是不是他也没有一个坚强的下巴,也有点不太自信?

 

  戈尔德施密德是位长者,比较的慈眉善眼

。面相这东西我们也是要看一点的。要我们看,成克杰、胡长清看上去很猥琐。在一个最伟大的文明古国里,这样的人能够身居高官,想起来对人类都要失去信心。不过,安然公司之后,我们这里的爱国之情普遍回升。安然公司的前董事长肯尼斯·雷的身高、面相与成克杰很像,獐头鼠目,一脸猥琐。彼特不像肯尼斯·雷那样猥琐,但面相也不太好,没有“东方红,太阳升”的样子。

 

  在《个人诉讼修改法》的问题上,戈尔德施密德与彼特两人也是针锋相对。《个人诉讼修改法》限制了广大股民的诉讼权利。而戈尔德施密德首先是支持当时的克林顿总统否决了该法案。按照美国《宪法》,总统可以否决国会通过的任何法案。而国会可以以三分之二的压倒多数再次通过总统否决的法案。美国国会这样做了。《个人诉讼修改法》胜利诞生。

 

  这不是冒天下大不韪吗?选民关心证券法的并不是太多。这里毕竟有个选择,我们可以不买股票,没有人强迫公民买股票。当然,这种自由是有限制的。利息和税收也影响到人们投资股市的热情。所以说,不管是弄潮投资的,还是旁观逍遥的,公民都应该关心股市大事,把股市运动进行到底。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