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从安然事件看社会监管体制的重要性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银河证券: 左小蕾   

    美国最大的电力和天然气销售和交易商安然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2000年的交易金额占全美能源市场交易的四分之一,显赫地名列《财富》500强第七位。但是,这个曾几何时在全美乃至全球能源商品交易市场上举足轻重的龙头公司,从10月16日开始,股票价格从33.84美元跌至11月28日的0.64美元。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一个能源巨人烟消云散。如此迅速的惊心动魄的变化,除了其自身的病入膏肓的问题是致命原因以外,美国的从民间到官方的这种“社会监管”体制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特别是媒体的紧密跟踪,大大提高了安然事件来龙去脉的公开性,透明度,在安然事件的演变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安然事件暴露了美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会计制度的严重缺陷,对我们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真正的公开、公平、公正的“社会监管机制”有重要启示。 
     
  从安然事件看美国社会监管体制 

  事件的曝光。10月16日,安然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披露它一次性地冲销了高达10.1亿美元的税后投资坏账。更重要的是,这笔坏账中有3500万美元是由安然与两家名为“LJM”和“LJM2”的有限合伙之间的套期交易所形成,而这两家合伙直到今年7月一直是由安然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法斯特所经营和控制的。 

  安然在回答证券分析师的质疑时进一步承认,由法斯特的LJM合伙投资的一家融资实体与安然之间进行了一系列复杂衍生产品的交易。公司回购了5500万普通股票,因此股东权益损失了12亿美元。 

  美国证监会介入。10月22日,安然公开承认,美国证监会已着手调查安然与LJM之间的关联交易。消息发布后,安然的股价急剧下跌70%,当天损失近40亿美元的市值。 

  媒体追踪无孔不入。10月16日以来,安然就成为媒体追踪的对象。10月18日,《华尔街日报》在头版刊登文章,披露法斯特经营控制的LJM合伙的主要业务就是与安然进行各种衍生交易。从10月17日到11月8日的二十几天之内,《华尔街日报》一共刊登了22篇以安然为主题的文章。 

  CNN与CBS等几家大型媒体的新闻节目也是连篇累牍,几乎是每天必报。安然公司的一举一动无一不暴露在媒体追踪之下。从关联交易的细节,流动资金的困境,债务清偿遭遇红灯,中介机构安达信会计公司的手法和作用,还有Dynergy(德州另一家能源交易商)可能购并安然,最后终止购并协议的全过程,以至后来主营业务下滑,证监会正式调查,股价一路下跌至65美分的点点滴滴,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分析和描述。 

  评级机构火上浇油。  美国的评级机构更是根据事态的发展,不断地调低安然的评级标准。 
10月25日,标准普尔将安然的经营前景从“稳定”调至“负面”。 
10月29日,穆迪将安然的长期债信等级降低一级(从“Baa1”降至“Baa2”,并且表示不排除进一步降级。 
11月1日,标准普尔将安然的长期债信从“BBB+”降至“BBB”,而且表示“负面观望”态度。 
11月9日,穆迪又宣布将安然的债信等级再降一级,距垃圾债券的等级只有一步之遥。 
11月28日,当安然的核心业务能源交易出现下降,以及安然因可能的欺诈和误导面临达数十亿美元的法律责任时,标准普尔宣布将安然的长期债信等级从“BBB-”降级至“B-”的垃圾债券等级。 
重要的是,一旦信用等级降到可投资级以下,会立即造成数十亿美元的债务提前到期。因为这时所有的债权人都会担心公司的到期偿债能力,所以会按订好的协议提前催付。 

  集团诉讼雪上加霜。美国的集团诉讼机制更是把安然推上死路的致命一击。安然事件发生后,有十几家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邀请所有在特定时段内购入过安然股票的个人和实体与他们联系,进行集团诉讼。 
这些律师事务所对安然管理层的主要指控是其违反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的有关条款以及美国证监会的有关规则。安然公司被控有证券欺诈行为,提供虚假的财务报表,关联交易披露不祥,虚报业绩,隐瞒公司报告方面的重大失误,误导投资者并使其蒙受重大损失。初步估计,安然潜在的法律责任可能高达40亿美元左右。这一系列迅速的社会反应和行动,形成了证券市场的社会监管体制,使弄虚作假的安然公司以及为其弄虚作假直接操刀的安达信会计公司焦头烂额无处遁形,受到严厉的制裁。 

  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美国社会监管体系的缺陷,似乎是“事后诸葛”,并不能天衣无缝地防患于未然。 

  事实证明出现会计问题的公司数目正在增加。《纽约时报》指出IBM在出售其光学部门时涉嫌违规的会计行为,隐藏一笔高达3亿美元的资产交易。《纽约邮报》对思科动用部门合作基金的方式提出质疑。Jp摩根大通则被《纽约时报》公开质问与安然公司之间的某些交易。著名的图形芯片生产商Nvida公司承认正在接受调查。接连出现的会计和审计问题,极大地冲击了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财务会计真实性准确性的信心,从根本上影响了上市公司中介机构的安生立命之本,已经演变成一场信心危机。 

  如何防患于未然呢? 

  导致安然事件的始作蛹者是上市公司的虚假信息披露,助衬为虐者是中介会计机构。安然公司破产事件引发了人们对美国财会制度的不信任,目前对于制度缺陷的修复完善己经有了许多提案。事实上,对上市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的信息透明,会计公司的独立和职业操守的要求,从来都是资本市场监管的法律法规中最重要,最核心,最关键的部分。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上市公司不惜以身试法,中介公司还是会作奸犯科。 

  安然事件以及接二连三暴露出来的弄虚作假的事件提醒我们,应该抛开完美市场的梦想,也要抛开对会计事务所完全“公正独立”的奢望。应该在建立更成熟更完善的法制法规的同时,要置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于集官方民间监管力量于一体的社会监管体系之下,要充分发挥社会监管体系在整个资本市场的每一个时点,每一个角落的作用,实行全方位的多元监管,才能避免或减少在问题暴露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以后才一哄而上,上演一场痛打落水狗的闹剧。 
  
  在社会监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是媒体所扮演的不可替代的角色。要从根本上保证信息披露的有效性真实性,保证信息对称性和它的透明度,重拾投资者的信心,必须解决“利益冲突”这一死结。天下熙熙,皆为利去。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当独立性的要求和职业道德与利益发生矛盾时,靠行业规范和法律规范平衡道德风险的制衡机制可能失灵。因此必须有一股超脱的力量在制衡机制所有可能发生离经叛道的地方进行制约,使得违法乱纪的企图难以得逞。这一股超脱的力量非媒体莫属。媒体可以利用其敏感的触觉,穷追猛打的究根寻源的职业

习惯,和无处不在的独特的职业优势,以及律法赋予的特别权利,充当监督中介机构独立性,提高利益冲突的披露的透明度的“别动队”。并把第一时间得到的消息传递给社会以促进信息的对称,特别是把消息传递给社会监管体制的各个层面,使这一制衡机制能无间地合作有效地运转,迅速达至约束和控制的效用。如果不根治“利益冲突”这个死结,再好的制度设计也可能避免不了因为制度执行人的利益冲突而丧失其约束力。媒体应当仁不让打破过去上市公司财务审计结果由会计公司说了算的一统天下,做平衡信息对称的中坚力量,要让社会监管体系真正成为资本市场上任何企图兴风作浪的力量不可遇越的无形的屏障。 

  从安然事件看中国证券市场监管机制的发展 

  安然事件考验了美国的金融界、法律界和证券市场,从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法律制度、公司治理结构等各方面暴露了许多制度方面的缺陷,提出了许多问题。 

  从安然事件看中国证券市场,有两点感触颇深。 

  首先,美国证券市场是公认的相对成熟有效,法律法规完善,监督管理严谨,上市公司治理结构规范。但还是不可能完全避免像安然这样的公司,进行这些严重损害股东和投资者利益关联交易;还有如此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信息披露;还有法律、会计等中介机构在利益驱使下干出如此有违职业操守的事来。 

  所以在中国这样一个处于初级阶段还不成熟的市场上要打假求真,要让诚信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