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证券市场:有所为有所不为 证券管制打几折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2001年被称为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年”。2001年1月9日,中国证监会对“中科创业”和“亿安科技”进行调查,由此揭开了证监会查处大案要案的序幕。随后,湖北板块绩优神话破灭、银广夏财务造假事件,立华会计事务所和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舞弊行为……一个接一个曝光。
  中国股市之所以问题丛生,根本上还是制度缺陷。一是法律执行不力,尤其是私人诉讼权的缺失,导致法律形同虚设,证券欺诈和市场操纵横行。二是对微观主体自身经营运作的管制过严过多。
  笔者认为,中国股市问题重重的最根本最主要所在恰恰是对上市公司管制过度,而发行市场准入管制则是中国股市的百病之源。
  管制挥不去“大毒瘤”
  年初,因巨额亏损走到破产边缘的郑百文,竟能引入重组方山东三联,股价也因此连拉8个涨停板,让市场目瞪口呆。在深沪股市中,PT郑百文可谓名副其实的“大毒瘤”!从弄虚作假骗取上市资格,到做假账骗取配股资格,以至借重组之名发布虚假信息造市,推出“默示原则”让所有公众股东“割肉放血”无偿过户50%的股份。然而,像这样一家浓缩了股市中所有毒素的公司居然也能“逢凶化吉”。2001年12月,郑百文重组至关重要的一环即将打通。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上海分公司发布公告称,将根据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的要求,按照郑百文临时股东大会决议的规定办理股份过户手续,将郑百文相关股东持有股份的50%过户到山东三联集团公司名义下。三联开始向PT郑百文置入资产。看来重组成功几成定局,郑百文成为琼民源第二的可能性极大。郑百文净资产在2000年底为每股-8.38元,严重资不抵债。
  为什么还是有企业对参与重组趋之若骛,其股价居高不下甚至连拉涨停板呢?我们知道,企业价值是未来现金流贴现值总和,实际应用时,企业价值等于可预计的一定年限内的现金流贴现加残值R(residue)。由于政府限制了股票的发行上市,上市公司的残值是非常高的。即使可预计年限内现金流都是零甚至是负数,只要R值钱,股票就值钱。所以有了对上市资格的垄断,任何一个企业,即使它的躯体死了,只要它名下还挂着一个上市的资格,就会有大量的拟上市企业愿意付出代价获得这个壳,买壳往往比申请自己上市更可行,成本更低。三联公司董事长张继升显然深谙此理。
  11月30日,证监会发布《亏损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修订)》,规定连续亏损三年直接退市,并取消了PT制度及宽限期。这样,从1997年开始酝酿和操作的退市机制终于趋于完善,市场人士为证券市场劣汰机制将发挥作用而欢呼。应该说,新的退市政策是市场化监管的一个巨大进步。但笔者同时认为,建立退出机制确实非常重要,但更为关键的准入管制并没有放开,证券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还是发挥不出来。名义上,管理层对证券发行的控制开始放松,2001年3月17日,中国证监会《股票发行核准程序》在出台一年后正式实施,4月份核准制下的第一只股票“用友软件”发行。但我国核准制实践与注册制相比仍然有天壤之别,审批制的本质并没有明显的改变。目前管理层根据股票指数人为操纵股票发行总量和速度的痕迹极为明显,尤其是6月中旬后,随着指数的下跌,新股发行一度悄然停顿3个多月。
  总之,只要存在准入限制,上市公司就处在垄断地位。这样就不能形成优胜劣汰的激励机制,低素质的公司依然会充斥证券市场。
  管制带不走许多愁
  准入管制造成了上市资格成为一种垄断性权力。垄断会创造超额利润,所以为了取得这一资格,企业往往不择手段进行行政“攻关”。准入管制本意是为了建立一道防火墙,把“烂苹果”拒之门外,但实施结果却是让红光实业、琼民源、康赛集团、蓝田股份等一大批公司欺诈或贿赂上市。更为严重的是,即使上市时还是好企业,由于准入管制,对于取得进场资格的企业来说由于处在垄断地位,圈钱容易,反而在低成本融资之后失去了发展的激励,往往会坐吃山空,所谓一年绩优,二年绩平,三年亏损。而在亏损后则利用壳资源虚假重组。再有,企业上市并不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招股说明书只是“化装”给审批者看的,所以发行后募集资金投向朝令夕改,而且上市公司普遍存在重筹资轻分配的现象。所以,一旦对准入进行管制,就会引发更多的问题,就需要有更多的管制措施。
  ①对IPO融资及再融资的管制
  准入管制使得上市公司融资和再融资成本低,过度融资现象严重。所以证监会求助于进一步的行政规制。比如对初次发行,规定必须有连续三年盈利记录。对配股规定,企业盈利三年,净资产收益率10%以上。今年2月出台《上市公司新股发行管理办法》,配股和增发的财务指标条件有所放松,但仍然规定公司最近3个会计年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不低于6%,且预测本次发行完成当年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6%。这些管制的动机是好的,意在遏制过度圈钱倾向,但在客观上会造成什么后果呢?一个是激励企业做假报表。巨大的利益诱惑,使得欲融资公司铤而走险,尽可能多地包装和编造利润。另一个则是使上市公司更有积极性做短期投资。本来上市公司融了几亿元资金,投向一个前景相对好的项目,一般一两年内见不到效益,可能三年之后才真正有收入。但现在拿到钱的第一天起就受着10%或6%的压力。怎么办呢?只能搞一些短平快的项目,最方便的办法是用募集资金做短期投资,包括与庄家合谋炒作自己的股票。2000年年报显示,很多公司委托理财的非经常性收益比主业还要多。
  ②对募集资金投向的管制
  上市公司不是证券投资基金,融资后不是投入实业而是参与炒股不但荒废了主业,而且制造泡沫,增加了金融体系的系统风险。同时,上市公司任意更改募集资金投向的现象愈演愈烈,变更的家数之多、速度之快、数额之巨、比例之大、方向之彻底,令人目不暇接。据说不少公司在准备招股说明书的同时,就已拟好了资金用途变更说明书,“挂羊头卖狗肉”比比皆是。管理层只好进一步引入管制措施,11月份,证监会以“征求意见稿”的形式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募集资金管理的通知》。对于募集资金使用方向的限制,《通知》设计了“专户存储制度”。“专户制度”赋予证监会地方派出机构稽查监督权,同时还可以发挥银行的监督作用,有利于募集资金的安全,也有利于证券公司进行回访调查。但具体操作方面的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非常容易顾此失彼:专户资金可能安全了,而且被用在了募集项目上,但其他借款资金或闲置资金可能会出现风险。《通知》还试图规范募集行为,规定拟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数额若超过其发行前一年净资产额的两倍,上市公司发行新股的募集资金额若超过其发行前一年的净资产额,那么,其发行完成当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得低于6%,并分别不得低于发行前一年的50%和70%。这对于投资项目不是短、平、快的企业来说,要求很苛刻,对于一些投资周期很长但长远效益好的项目,如果严格执行该条款,它们几乎不可能在资本市场融资。再说假若公司募资后低于上述这几个硬性指标按什么规定以及如何处罚?如果不让企图违规者了解违规的成本有多大,政策威慑和阻碍作用就非常有限。还有就是“净资产值”这个指标,在目前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还缺乏必要的诚信的情况下,其实非常容易绕过这个限制,一

些“聪明人”肯定会以重新评估、追溯调整、补充文件等等手段任意拿捏“净资产值”。
  ③对红利分配的管制
  由于准入限制,造成股票供不应求,所以有了垄断资格的上市公司普遍患上了融资饥渴症,一方面大肆圈钱,另一方面普遍不分红。根据上海证券信息有限公司的统计,在1999年,不分配的上市公司达到了总家数的约60%,而不实行现金分配即派现的公司家数更多。上市以来从未分过现金红利的上市公司共有220家(不计2000年度上市的公司),占了上市公司总数的20%以上,其中甚至有67家公司从未进行过利润分配(其中23家进行了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对此,有些投资者忿忿然:“每次看到上市公司不分配的预案,我气都不打一处来,凭什么不分红?”投资是追求回报的,上市公司赚了钱必须给股东分红。所以投资者和管理层达成了共识,认为上市公司不分配得治治。问题是怎么治?于是,专家们分析说,要制定必要的法规和规章,对上市公司分红行为进行规范,如将现金分红作为上市公司再筹资的条件。沿着这样的管制思路,证监会出台了《上市公司新股发行管理办法》,把最近三年有分红作为上市公司实施配股的重要条件之一。像前述的规制措施一样,这种做法同样与事无补。上市公司分配与否本是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权力,不属于监管部门要监管的范畴,证监会却出于维护投资者信心考虑提了出来。结果如何呢?人们发现,2000年年报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几乎所有拟配股的上市公司都象征性的分红派息几分钱,而配股股价多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