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B股获得新生尚待时日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B股获得新生尚待时日专家预测,B股问题的解决将在A股股权分置解决之后提上议事日程B股,如果说曾因其特殊的身份而备受宠爱,如今却就像一个被冷落的孩子,站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角落。目前资本市场最热的改革与其无关,股改文件已经明确不补偿B股流通股股东,而股改至今,尚未出现含有B股的A股公司。这无形中预示着B股的地位更加尴尬。 

  如果一个市场已经没有了融资功能,交易量极小,这个市场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是否还有投资价值?关于B股市场的出路问题一直是业界和投资者关心的问题。在中国资本市场正在进行最重要的改革的时刻,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新一轮采访。

  尴尬的地位“B股现在地位很尴尬”,经济学家华生如此评价。他认为,主要原因是B股市场的定位不明确,长期得不到发展,对境内投资者不开放。

  我国B股市场的产生、发展是完全由政府主导型的强制性制度变迁的产物,这就决定了B股市场在目前转型时期角色定位的模糊和各项制度缺陷存在的必然性。尴尬的地位必然造成尴尬的“结局”。

  目前沪深两市B股总数为109只,而A股却达到了1398只。在市值方面,A股市值达到3.4万亿,B股市值才有可怜的700多亿。

  B股的融资功能也几乎丧失殆尽。有最新统计显示,1991年至今B股总计筹资50.02亿美元。从近两年的实际情况看,自2000年10月B股市场最后一次扩容后,B股市场的扩容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B股与A股更致命的差距是在市场的质量方面。以市场流动性为例,2005年9月14日当天,A股成交量为37.45亿股,而B股成交量则只有0.59亿股,相差近64倍。与A股相比,B股市场的流动性可以说相当恶劣。

  新加坡经验值得借鉴B股非中国资本市场的独有现象,韩国、瑞士、新加坡都曾出现过境内外资股,其后实施了与主板的合并。中证资讯的徐辉分析了新加坡的案例认为,从我国B股未来的趋势看,即使合并也不会一蹴而就。

  新加坡的经验号称全球最透明资本市场的新加坡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有过外资股内资股分立挂牌交易的历史。新加坡政府为保持对关乎国计民生的部分行业和公司的控股权,对外资在这些领域的持股做了比例限制而出现了外资股。新加坡航空公司在1985年11月上市后,外资持股不断突破最高限额。新加坡交易所在1988年5月同意该公司两种股份分开挂牌。随后有另外16家上市公司也效仿此法。

  由于外资股盘小,交易活跃,外资股股价平均高出内资股30%。新加坡交易所在1990年10月宣布允许国内居民购买外资股,但外资股的抽资影响了内资股的交投,内、外资股原本约30%的价差再升至约60%。更重要的是,在相同折扣的配股原则下,配股价也不相同。从这个意义上讲,造成了部分上市资源的浪费。

  为此,新交所于1995年12月在辖下刊物“证券月刊”刊文讨论内资股和外资股问题,同时也宣布不会直接干预,而把内、外资股合并问题交由上市公司自己决定。1997年8月,新加坡科技集团宣布将旗下5家上市公司的内资股和外资股进行合并并统一挂牌,其余11家公司紧随其后,分开挂牌从此消失。新加坡的外资股、内资股分开挂牌交易有两年时间,其后市场花了7年时间磨合两种股份,最终合并成一种股份。

  对我国的启示徐辉分析,我国B股的种类、规模以及交易时间,与新加坡的外资股存在较大区别,但最关键的三大要素——投资主体关系、合并的方式以及最终合股的目标是相同的。

  他认为,由于新加坡实行的自由汇率和较完善的证券市场机制,其内、外资股合并只需考虑证券市场本身的要求。而我国A、B股合并较其有更大的难度。A、B股的合并,并非简单地将两个市场合二为一。我国A、B股分别在上海、深圳两个交易所,用三种货币进行交易。首先只有解决了人民币的兑换问题,才能将三种货币统一成人民币作为未来合并后股票的交易货币。

  此外,从新加坡的经验来看,在合并问题上管理层没有直接干预,而是通过舆论进行引导,最终由上市公司自决进退,从上市公司宣布合并到具体合并日期一般都会给出一段时间让市场消化,如新加坡报业控股就给出了三个月的时间,期间人们买入低价内资股,抛出外资股,从而缩小了两者的价差。这对于减少市场波动,平稳过渡,意义非常重大。

  徐辉认为,由于A、B股的合并涉及到外资的引入、证券市场的建设和对我国资本市场的冲击等敏感问题,所以实际操作起来可能出现相当的变数,每个问题的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

  “东风”为何迟迟不至其实,目前市场各种解决方案还是很多的,为何B股问题一直悬而未决?人大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指出,目前解决B股问题的时机尚未成熟。

  他分析,解决B股问题主要受到两方面的制约。首先,要看法律基础。解决问题的操作手段是否得到《公司法》、《证券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的许可。如果现在的许可不是很多,可能要修改相关法律。其次,要看市场,看市场能够提供哪些解决问题的手段。

  赵锡军认为,目前从法律基础上看,相关法律还不够完善,对合并、回购等方面的相关规定还不是很明确。其次,从政策环境上看,对于国有资产评估怎么做,国有资产流失怎么办等涉及国有资产处置的问题,也没有具体的说法。此外,从市场操作手段而言,如涉及特别的回购、转让等问题,市场还不具备操作手段,有待创新。

  “目前解决B股问题的法律基础不够稳固、手段比较少、路径比较窄”,赵锡军说。

  经济学家华生认为,解决B股问题面临两大障碍。最大的障碍是A股存在股权分置。只有这个问题解决了,B股的问题才能随之解决。其次,和A股合并的主要障碍是外汇交易,相关交易、结算方式需要调整。

  B股并未丧失投资价值尽管B股在股改中“不补偿”基本已成定局,但业内人士表示,不补偿并不意味着将加速B股市场的边缘化。B股市场并不会因此变成“一潭死水”,丧失了投资价值。

  人大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认为,就目前而言,B股并没有丧失投资价值。如果企业做好了,每年有分红,投资者还有能够获得一定的收益。

  赵锡军提醒投资者,并非B股问题解决了,就能使部分B股投资者解套或赚钱。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投资者必须自己作出判断。

  江苏天鼎秦洪对此表示认同。他分析,B股市场目前还是具有一定投资机会。无论B股问题如何解决,B股所代表的企业股权性质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因此,看B股是否有价值,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的解决路径,而是看B股代表股权背后的企业价值如何。在目前B股上市公司中存在着一些优质企业,如招商局B、粤华B、伊煤B、鲁泰B、张裕B等,其分红派现的收益率就足够支撑它们的投资价值。  
 


来源:深圳商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