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旭光股份MBO逼退“国腾系”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记者 詹娟 成都报道 

  日前,旭光股份(600353)实际控制人“国腾系”的两大股东———成都国腾集团、四川道亨计算机软件公司和另两位股东四川聚鹏物业公司、四川通利实业公司将所持共计22.34%的股权转让给了广东新的科技集团公司。“国腾系”为何在旭光股份上市两年后退出,一时引起了市场的各方猜测。近日记者对相关当事人进行采访后了解到,“国腾系”的退出是出于回避与企图实行MBO计划的旭光某些管理者起争执。 

  政府主导“国腾系”借壳上市 

  针对近日有关“国腾系”退出旭光起因于国腾的管理层收购的传闻,旭光股份董秘周敏称:“公司董监事持股情况以信息披露为准,没有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旭光股份董事长何琼不久前也曾表示:“国腾集团有没有问题,有关部门已经对此做过调查并做出了明确的结论。我们没有必要对此作过多解释。而且外界谣传我和何燕是亲戚,其实我们是在各自创业过程中结下缘分的‘铁姐们’。”但当日前记者就国腾退出旭光一事再次联络她时,她谢绝了采访的要求。 
  据知情人透露,要了解“国腾系”为何退出还是应先了解它缘何进入旭光的。这位人士称,“当时国腾系入主旭光是由成都市政府主导的。”他说,旭光股份改制是占用的成都市政府当时的“九七指标”,本来这个指标是给成都一家洗化公司的,但是该公司质地不良,而当时成都国腾正是处于发展的高峰期,成都市政府也希望能够多多发展IT产业,打造“西部硅谷”。所以,政府主导让成都国腾的技术优势结合旭光电子的生产背景,联合开发某芯片项目,捆绑上市,筹集项目资金。 
  当时面对这样的政府安排,国腾集团内部出现了分歧,并不十分愿意借壳上市。但到2000年12月,成都国腾实业集团公司和四川道亨计算机公司最终还是听从了政府的安排,从旭光股份第一大股东成都市国资局手中分别受让了1390.744万股和154.9万股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和第五大股东的,并由于它们的关联关系,从而成为旭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旭光股份一直被“国腾系”冷落 

  由于入主旭光股份并非自主意愿,因此,“国腾系”在对旭光股份实际控制和经营介入上存在明显的摇摆。 
  旭光股份一位高管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是这样评价国腾入主几年来的状况:“国腾确实引进了市场化的一些机制,对公司这样的老国企的经营还是很有益的,而且这几年并没有发生一笔关联交易,是既没有拿进它的资产,也没有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据悉,“国腾系”直到旭光股份上市半年后才推荐了包括何琼在内的三位董事和一位监事,除换掉了原董事长郑超之外,公司管理层基本上还是原班人马。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管理层对国腾的入主存在较大的抵制情绪,其直接的表现就是对国腾集团注入“城市通卡项目”的排斥。 
  据介绍,成都“城市通卡项目”是作为旭光股份的上市募股项目之一,计划募集资金4997万元。该项目在上市之初国腾集团就曾承诺将之纳入旭光的,但至今都没有付诸实施。旭光股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董事是这样介绍其原委:“听说是由于这个通卡公司目前仍‘入不敷出’吧。它产业前景虽然好,但由于在成都只集中在公交领域应用,毕竟市场有限。好象现在只发了50万张卡,所收的运营手续费还不足以实现盈利。所以,不拿进来也好。” 
  2004年11月25日旭光股份公告称:“由成都市公交集团公司和公司第二大股东成都国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的成都市城市通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500万元人民币,截止到2004年9月30日总资产56,749,203.71元人民币(未经审计)。”记者从相关方面也了解到,成都市城市通卡公司目前经营情况良好。该公司负责实施的成都公交智能IC卡收费系统已正式运营一年多,按每张卡平均每月所储值为50元计,50万张卡所带来的现金流量应该非常可观。 
  有人还透露,通卡公司是按一定比例与成都公交集团对IC卡的手续费进行分成,有稳定的利润来源。 
  如果说,“国腾系”的入主受到了来自旭光管理层的压力话,那么,国腾集团管理层内部的分歧也是促使其在旭光问题上举棋不定的另一主要因素。 
  据接近国腾集团的有关人士介绍,国腾集团管理层多是技术专家出身,对资本运作不是很敏感,而且行事一直比较低调,因此,介入上市公司的运作不是他们某些人所感兴趣的。并且在近年,国腾集团掌门人何燕还在内部表示过:“其实做企业并不是我们的初衷。作为我个人来说,做教育才是最感兴趣的。你们看,世界上存活了一百年的企业并不多见,但有上百年历史的大学则不胜枚举。” 
  因此,从国腾集团的战略布局上,近年加强了与电子科技大学的合作,将电子科技大学国腾学院改成了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使其成为四川省内七所独立学院之一,并与英国的知名学府建立的合作关系。因此,这几年,教育产业成为了国腾集团的战略重点,而上市公司旭光股份自然受到了冷落。 

  “国腾系”为旭光MBO让路 

  既然旭光股份对“国腾系”似乎是根“鸡肋”,那么,是什么原因促成他们选择此时彻底放弃呢? 
  据公司公告,国腾集团已将所持1371万股和573万股(共计占总股本20.46%)分别质押给了光大银行和招商银行。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国腾系是否出现资金链紧张,而将法人股股权质押给了银行,那么,此次股权出让是否跟其资金状况有关? 
  对此,有知情人士称,“这肯定不是主要原因,因为要解决资金紧张的问题,他们完全可以通过一些关联交易或者和上市公司往来资金的方式。”而据记者了解,“国腾系”此番退出实在是出于回避与企图实行MBO计划的旭光某些管理者起争执。 
  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31日旭光股份公告,其占总股本21.6%的国家股股权由原成都市国资局划转给成都欣天颐投资公司,由它出任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而据披露,成都欣天颐是成都市国资委100%的全资子公司。但出任该公司的董、监事除董事长王慧是成都工业投资公司委派的外,其他7位都是来自旭光股份的现任高管,并且公布的联系电话也是旭光股份某高管的电话。 
  为什么上市公司的高管会出任第一大股东的董、监事呢?记者就此向其中一位当事人了解。他称,由于公司没有集团公司,历史上有一些离、退休人员的包袱需要消化,但政府又不能直接出面,所以在上市前就一直由一家叫聚源的公司来托管这部分国有股,并负责上述问题的消化。随着国资部门近年的改革,才逐步规范,正式于2004年3月9日成立欣天颐公司来处理该问题。“而我们就是受政府委派为国有股的代表来出任该公司董、监事。至于联系电话是由于设立时国资部门考虑到我们比较熟悉情况,所以留下了我们的电话方便办事。”他解释。 
  记者日前还按欣天颐披露的注册地址去查找,在位于其注册地址“成都市锦里中

路128号”的齐力大厦内,被物管告知没有这家公司,而记者上楼一层层找也没有发现它。一位成都市工业投资公司的有关负责人日前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这家公司我们常常会忽略它,因为它从成立并没有开展任何业务,只是一个‘壳’。设这个‘壳’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旭光的管理层做MBO的。” 
  而旭光股份的内部员工近期也向记者透露,“公司管理层很早就想做MBO,想实际控制公司,只是对采取什么方法有不同争议。有很多员工甚至还希望前任董事长郑超能够重回公司,而这种想法的也得到了现任不少中高层领导的支持。这样管理层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弄得我们办事很难。” 
  因此,迫于旭光现管理层控制的欣天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明朗化和旭光内部斗争的白热化,加之近期国家有关部门对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出台的政策变化,使“国腾系”不得不选择此时退出,将6000多万现金落袋为安。 
  至于新的科技集团为何会在此时接“国腾系”的手,本报将密切关注。(中证网)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