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每股收益-14.08元 ST重实:生存还是死亡?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记者 邱贤成 赵凯 重庆报道

  一位具有多年上市公司审计经验的会计师告诉记者,审计ST重实(000736)2004年财务报告,可能是他审计生涯中最令人痛心、也令人窒息的一次经历。
  今日ST重实公布2004年财务报告:因为大额计提德隆系占用资金及违规担保坏帐、债务等原因,公司去年每股收益-14.08元,每股净资产-9.86元。虽然人们早已对ST重实巨亏有心理准备,但这两项创下了中国证券市场之最的财务指标还是超出许多人的意料。
  报告显示,2004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63亿元,比上年减少32.66%,实现主营业务利润8760万元,比上年减少44.36%。要命的是,公司计提了预计负债3.14亿元,坏帐准备5.37亿元,资产减值准备1.02亿元,由此导致期末公司净利润为-9.29亿元。公司资产总额2.97亿元,负债近9.4亿元,净资产-6.50亿元。原本一直经营不错的ST重实,就这样快速陷入严重资不抵债的境地。
  报告还显示出另一要命之处,虽然华融资产公司和有关部门与债权银行多次协调和争议,但公司有关债权人通过法院诉讼强制执行公司核心资产,已危及到公司下一步的持续经营能力。报告期内公司持有的南方水务有限公司70%的股权已被法院强制执行转让,公司不再拥有南方水务有限公司的股权。公司最优良的资产北京瑞斯康达股权也处在执行阶段。
  内外交困的ST重实何去何从:是直接破产,还是重组求生,已成为一个越来越紧迫的现实问题。这不仅关系到公司本身,还关系到债权人利益,更关系到近万户中小股东利益。这样一个焦点公司何去何从,同样已经引起托管方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德隆之祸

  购买股权,提供资金,违规担保,早在几年前ST重实就已成为德隆的提款机。目前公司涉及的诉讼多达32项,公司主要资产处于查封、冻结或强制执行状态。

  ST重实走到今天的绝境,祸起德隆。

  德隆进入ST重实是在1999年的事情。在此之前,ST重实是一家重庆市政府对外合作的窗口公司重庆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联合重庆市建设投资公司等单位共同发起,采用定向募集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4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1999年德隆通过其控制的北京中经四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重庆皇丰实业等公司联合入驻控制ST重实。中经四通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00年11月完成向社会公众股股东配售600万股,总股本达到6600万元。在德隆危机前,公司主要投资有北京瑞斯康达通讯公司、湖南南方水务集团、山东齐鲁乙烯化工等实业和德恒证券、东方人寿、金新信托等金融性股权。
  尽管德隆一直刻意回避与ST重实的控制关系,但从事后披露的情况看,ST重实在几年前就已成为德隆的提款机。目前要详细弄清德隆究竟从ST重实弄走了多少资金十分困难。但从去年的审计报告列举的简要事实中,已可以看出德隆是怎样掏空ST重实的。
  先看ST重实与存在控制关系的关联方的关联交易:一是购买股权。2004年4月,在德隆出事后,ST重实董事会通过决议收购德隆国际及其关联公司控制的德农种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农种业”)83%的股权及山东德农农资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农超”)99.34%的股权,收购资金合计为26,708万元。股权转让款立即全部划给德隆国际控制的关联公司东方网络传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网络”)。此项收购至今未通过公司股东大会及证监会批准。二是提供资金。2004年4月,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与德农种业、山东农资超市签订《资金占用协议》,以公司向德农种业、山东农资超市提供资金为名,将23,471万元划到东方网络,该款项实质为德隆国际占用。三是违规担保。公司为德隆国际及其控制的企业提供担保合计38,242万元,其中直接为德隆国际提供了2,910万元的股权质押担保。此外,公司通过同样的手法向德隆系的关联公司输送资金。比如向重庆中泰、上海新启业等直接提供资金;为新疆屯河集团提供了4753万元的股权质押担保,为深圳明思克航母世界实业有限公司提供了14000万元的贷款担保,为南京重实中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供了5000万元的贷款担保,为德恒证券提供8000万元贷款担保,为好望科技提供1800万元贷款担保,为上海新启业提供1779万元贷款担保。
  经重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此次计提的坏帐准备和减值准备总额达到9.28亿元,具体明细如下:对德隆国际占用的资金5.01亿元全额计提坏帐准备;对中企东方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欠公司股权转让款3529.75万元全额计提坏帐准备;对公司投资于德恒证券的4900万元本期全额计提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对公司投资于东方人寿的4,000万元全额计提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对公司投资于金新信托的1680万元全额计提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公司对外担保总额44942.58万元,对其中的31463.58万元担保计提预计负债。
  至于公司涉及的诉讼,因为公司银行借款大部分已逾期并未获展期,加上为德隆系关联公司提供巨额担保,涉及诉讼多达32项,无法一一列举。公司主要资产处于查封、冻结或强制执行状态。有的已经执行,有些正处于执行阶段。
  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于去年8月托管公司后,与管理层一道所做的主要工作一是稳定下属公司,尽量减少损失,另一方面是争取有关部门的理解和支持,尽量避免破产退市,并积极推进重组求生。但所有迹象表明,重组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并且难度在加大。

  命悬一线

  北京瑞斯康达40%的股权和山东齐鲁化工股权对公司具有生死攸关的重要性。问题在于,两块资产随时面临被法院执行的危险。

  投资者目前最关心的恐怕就是ST重实还有无重组的生机。不妨先看看公司还有什么赖以生存的基础。
  客观地说,ST重实虽然面临一片黑暗,但在下属资产中还存在一些亮点。那就是北京瑞斯康达40%的股权和山东齐鲁化工股权。而最优质的要算是北京瑞斯康达股权。几乎可以断言,ST重实是走向破产,还是重组求生,最关键的便是能否保住并利用好北京瑞斯康达的优质股权。
  何以断言?北京瑞斯康达公司主要从事通信接入设备及网络边缘设备制造。主要产品为光纤收发器,注册资本4286万元,截至报告期末资产规模3.41亿元,入选《通信世界》杂志社评选的2004年度50强通信制造企业。瑞斯康达2004年净利润高达7700万元并继续处于高速增长期,预计2005年净利润将超过1亿元。也正因如此,ST重实和华融资产公司方面的人士都极力强调,瑞斯康达和山东齐鲁化工资产对公司具有生死攸关的重要性。
  问题是,上述资产面临随时被法院执行的危险。早在2004年5月,招商银行重庆江北支行起诉公司,起因是公司在招商银行有4000万元贷款,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冻结公司持有的北京瑞斯康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山东齐鲁乙烯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以及公司在德恒证券重庆中山支路营业部的湘火炬A社会公众股132,900股,查封期间,不得买卖、过户、质押等。该案判决如

下:ST重实偿还所欠招商银行重庆江北支行贷款本金、利息及诉讼费用4041万元,新疆屯河集团有限公司和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截至报告披露日,公司已收到重庆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书。2004年6月,中国光大银行重庆分行起诉公司,起因为公司在光大银行重庆分行有2000万元借款,ST重实以所持德恒证券的3000万股权和山东齐鲁乙烯的803万股股权作为质押。该案判决如下:ST重实归还光大银行重庆分行借款本金2000万元及利息,诉讼费用11万元由ST重实承担。截至报告披露日,公司已收到该案的执行通知。
  上述表明,ST重实仅有的两块核心资产随时可能被法院强制执行。资产的不确定性也是重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主要关注点之一。该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也指出:截至本报告日,贵公司银行借款大部分已到期并未获展期,营运资金严重短缺,无力偿付到期债务。同时,贵公司因对外担保涉及大量诉讼事项,主要资产处于查封、冻结等状态,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评价贵公司按照持续经营假设编制会计报表的合理性。由于上述事项可能产生的影响非常重大和广泛,我们无法对上述会计报表发表意见。

  命运猜想

  一是债权人通过法院在近期强制执行两块资产,公司仍承担近6亿元的债务,重组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二是有关法院暂缓执行,ST重实核心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