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中广进入中宝过程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2001年12月29日,中宝股份第四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公司董事会提议增补吕瑞峰为董事候选人。
  2002年3月8日,中宝股份召开200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吕瑞峰正式进入董事会。同日,公司董事会选举吕瑞峰为董事长。
  2002年3月26日,中宝股份董事会同意聘任刘实为公司常务副总裁。
  2002年8月29日召开2002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刘实、吴勋为公司董事,选举辜勤华为公司监事。 

中广中宝:一场貌离神合的戏?

  戴梦得于2001年底改名换姓为中宝股份(600208)。正是在更名之后,中广系的核心人物吕瑞峰担任了公司董事长。随后,刘实、吴勋进入董事会,辜勤华进入监事会。从此,中宝股份刻下了中广系的烙印。这道烙印的深浅却有些模糊不清。

中宝股份何处去
  中宝股份原来主营黄金饰品生产、加工、批发、零售;珠宝玉器的加工与销售,工艺美术品、进出口业务、酒店、实业投资等。国家在黄金、钻石领域政策趋向的调整,珠宝首饰领域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国外知名品牌的冲击,国内珠宝首饰同类企业的无序竞争,使得中宝股份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中宝股份开始酝酿转型。这时,来自中广系的人物开始进驻中宝股份。
  中宝股份的转型从变卖子公司股权开始。
2002年1月18日,公司的孙公司--路桥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将持有的浙江嘉兴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9.9%的股权转让给浙江沪杭甬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转让收益为920万元。
  2002年2月5日,公司发布资产出售公告,转让公司持有的深圳爱塔珠宝首饰有限公司45%股权和北京戴梦得首饰制造有限公司95%股权,转让给北京经易智业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价格分别为1800万元和3500万元,两者合计收益约为810万元左右。
  2002年3月8日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将本公司持有的北京稀贵金属交易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给河北廊坊龙瀛投资有限公司的决议。转让价格为3300万元。
  2002年7月30日,公司拟转让公司下属分公司北京分公司整体资产及其负债。
2002年8月9日,公司同意将持有的深圳欧瑞德珠宝首饰有限公司20%股权转让给沈阳巨能经贸有限公司,转让收益约20万元。
……
  对手中的资产进行一番清理后,中宝股份手中握有将近5个亿的货币资金。
  人们都以为公司会找到一个新的发展方向,然后将这5个亿狠狠地砸进去,但这一幕始终没有出现。而且,以吕瑞峰领衔的中广四将(吕瑞峰、辜勤华、刘实、吴勋)在中宝也似乎无所作为,至少没有如人们预料那般将中广的资产注入中宝。而公司自2001年就宣称要大力发展的基础产业也迟迟没有发力,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多大的发展潜力;珠宝首饰业也是日薄西山,房地产更不是公司的强项。2002年的业绩基本上是亏损的,靠了最后关头6000多万的财政补贴才勉强过关,2003年公司又将靠什么"保盈"?
  中广系的四员干将到底为何而来,始终让人觉得神秘。如果按常规的资产运作手法,下一步应该是中广系将资产置换进中宝股份,结束目前其主业不清的现状,无论从中宝还是中广的角度来看,这都应该是最合理的举动。但如果他们不按常理出牌,2003年,中宝将往何处去呢?

这里黎明静悄悄
  为了寻求答案,记者开始联系中宝股份的董秘钱春,但是钱春在公司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于是,记者直奔中宝股份的管理总部--上海。
  1月6日上午9点多钟,记者来到位于南京路步行街的中宝股份公司。公司的前台并没有人,记者直接走进办公室,发现里面竟也空无一人,几张办公桌上摆放着电脑,几张办公桌空空荡荡。记者正在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才发现旁边一间小屋里有三四个人,门上挂着"财务室"的牌子。记者敲门询问,一位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女孩出来和记者聊了几句。
  记者问:"你们公司的人怎么还不来上班?"
  小女孩答:"平时基本上就我们这些人。"
  "你们董秘钱春在吗?"
  "他总出差,经常不在这儿。"
  "你们吕瑞峰董事长呢?"
  "我从来没见过吕总来这里。"
  "你们刘实总裁呢?"
  "刘实在南京。"
  与小女孩的对话结束后,记者又等了一会儿,碰到了董秘钱春。在董秘办公室里,钱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钱春:中宝股份不属中广系
   《新财经》:中宝股份正在寻求转型,能不能谈谈公司的转型计划?
  钱春:中宝股份过去的产业结构是珠宝业为主,兼营基础设施。但是珠宝业近年来竞争越来越激烈,而且,珠宝业的销售收入虽然很大,但利润很小。所以,我们从去年就开始调整珠宝业结构,但这种调整并不意味着我们全面退出。我们从黄金业彻底退出,同时加大钻石、镶嵌业务。 基础设施建设将是我们今后重点发展的主业。房地产是我们在转型期的过渡产业,比如我们将上海园通卖掉,因为上海申博成功后,那一块地皮看涨,我们就马上出手了。 
  《新财经》:既然基础设施是今后重点发展的主业,为什么去年卖掉嘉兴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9.9%的股权?
  钱春:嘉兴高速公路公司9.9%的股权是我们一家子公司拥有的,因为我们对其拥有的股权太少,没法介入该公司的经营管理,只能每年享受一点分红,为了集中精力,所以就将其卖掉了。
  《新财经》:中宝股份在2002年7月曾经宣称要对北京华油联合燃气开发有限公司增资4000万元,但后来在三季度报告中宣布放弃,为什么要放弃这项基础设施项目?你们只是说由于合作方环境、条件发生变化,该项议案未予实施。能不能谈一下具体的原因?
  钱春:华油燃气是中石油的一家孙公司,我们当时和他们谈的合作条件是,要求他们能在全国主要城市能够拿到项目,但是后来需要我们自己拓展渠道,这将花去我们很大的精力,所以,我们最终放弃了对其增资扩股。
  《新财经》:你们在年报和季报中一再提到,要发展以嘉兴发展投资公司为重心的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设施建设将是公司今后的主业,嘉兴发展投资公司的重要性应该是不言而喻的了。
  钱春:对!嘉兴发展投资公司现已更名为浙江允升投资集团了。我们已经把允升的一些资产转移到上海了,就是上海众孚实业。众孚实业设在上海浦东开发区。其实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想享受浦东开发区的税收优惠,在嘉兴我们要缴纳33%的所得税,但在浦东开发区只有15%。
  《新财经》:浙江允升对上市公司的利润贡献率大概占到多大的比例?
  钱春:应该至少在50%以上。
  《新财经》:在你们2002年度的半年报中,我注意到有一段关于主营业务收入的构成,按地区划分,整个浙江地区只占到37.03%。允升的业务应该大部分在浙江吧?(注:北京占29.58%,广东占11.81%,上海占11.1

5%。按照业务划分,珠宝首饰行业占59.09%,电解铜贸易占18.25%,服务业占9.48%)
  钱春:允升还有部分业务在上海,而且,允升的利润产生主要在后期。
  《新财经》:就是说会在年报中体现出来了?
  钱春:对!
  《新财经》:中宝股份在去年12月31日发布了一个公告,称公司获得嘉兴市秀州区财政局6000多万的财政补贴,能不能谈谈具体情况?
  钱春:这是允升的一家子公司--嘉兴市南湖国际教育投资公司和嘉兴市秀州区高中合作办学,政府在土地出让金上的返还。
  《新财经》:吕瑞峰先生以及他自己的公司和中宝股份有股权关系吗?
  钱春:没有任何股权关系。
  《新财经》:那么,当时都是哪些股东选举吕瑞峰先生担任董事长的呢?
  钱春:基本上就是前几大股东吧!
  《新财经》:为什么会选吕瑞峰先生呢?
  钱春:一开始我们打算做通讯业,而吕瑞峰先生是通讯业的专家,我们的刘实董事也是通讯业专家。但是经过调查、论证之后,觉得公司并不适合做通讯。
  《新财经》:既然公司不打算做通讯了,为什么还继续聘吕瑞峰先生担任董事长呢?将来会不会和他解聘,或者将来公司还会不会发展通讯?
  钱春:我们选择吕瑞峰先生担任董事长主要是看中他管理国际化大公司的理念,不一定非得看中他在通讯方面的专长。
  《新财经》:吕瑞峰先生经常来公司吗? 
  钱春:当然来!
  《新财经》:现在有关于中广系的提法,你认为中宝股份在中广系里是什么角色?
  钱春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