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蓝田事变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来源:财经周刊2002.2.27
    记者王文/文    
  对于证券市场而言,蓝田股份曾是一个高收益、高成长的神话;但对于湖北省而言,它曾是一面高高飘扬的农业产业化大旗。如今,这面旗帜倒下了。
  本周,已被强制停牌两个交易日的蓝田股份(2001年12月11日简称变更为“生态农业”)发布公告称,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1月12日,公司董事长保田、董事兼总会计师黎洪福、董事会秘书王意玲及7名中层管理人员已被公安机关拘传接受调查。另据证实,中国蓝田总公司总裁、蓝田股份原董事长瞿兆玉也已被从北京传至湖北接受调查。
  尽管调查仍在进行中,但蓝田自上市以来一直造假似乎已经得到各界的认同。然而,就是这样一家被称为“鱼塘里放卫星”的企业,为什么会被树为湖北省农业产业化的一面旗帜?而事实上,自1999年10月开始,蓝田股份就已经因申报上市材料作假而受到证监会处罚,但在当地,蓝田高收益、高成长性的神话依然被树为典型,蓝田靠这块牌子继续贷款、塑造形象。
  湖北省洪湖市农业银行的一位人士说:“如果不是被树为旗帜,我们也不会给蓝田提供这么多贷款,它的高成长性、高收益也决不会支撑到今天。”农行洪湖支行是蓝田资金链上重要的一环。这位人士坦承,地方政府对贷款给蓝田持积极态度。

旗帜蓝田
  在蓝田股份所在的湖北省洪湖市瞿家湾镇的一条主要街道上,竖着“举蓝田旗、走产业路"的大幅跨街标语。对于蓝田而言,这是一份难得的政治荣誉:蓝田是全省农业产业化的旗帜。
  1999年8月,湖北省有关领导在蓝田洪湖基地主持召开了“湖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暨农村政策座谈会”上,正式树起了这面旗帜。
  “蓝田是很好看。”监利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位副主任曾经多次参观过蓝田,他说:“省里、市里一直是把蓝田作为农业产业化的典型,经常组织参观学习。”
  参观学习必须有得看,蓝田没有让地方政府失望。它在给所有参观者一个看上去很美的蓝田同时,也让地方政府从中总结出了许多值得学习的模式。
  无论瞿家湾镇,还是洪湖大湖,蓝田都让它焕然一新。
  作为洪湖赤卫队驻地所在的瞿家湾镇,多年来是一直是湖北省的重点扶贫老区,因为有了蓝田,它成为洪湖最漂亮的城镇。蓝田股份公司门前面的街道完全是按照中等城市主要街道的标准建设,宽阔平整,路灯花坛,一应俱全,据说两排路灯每根造价超过1万元。街上人流稀少,蓝田的洒水车大概是最常见的。
  蓝田的钱不止花在这条街上。在瞿家湾镇的另一个街区,有一个整齐划一的临街两层小洋楼群落。据称蓝田在1998年以30年期无息贷款名义提供给当地农民无息贷款1000万元,建成这个引进无数参观者的小区。
  瞿家湾镇的公路、学校、小城镇绿化、给排水等公益事业,蓝田都没少“埋单”。很少有人知道蓝田到底在这上面花了多少钱,也很少有人追问蓝田大做公益事业是否有损投资者利益。
  有的只是宣传材料上称蓝田为农村城镇化提供了新的思路;有的只是前来学习取经的各地官员。
  在产业化问题上,蓝田在大家对公司加农户、水产养殖耳熟能详后,近年来又推出了生态旅游农业的概念。“保护生态、开发洪湖”的巨幅标语高耸湖面;湖中岛屿上的生态园、莲花源、观荷桥、望湖亭、百米长廊、情侣岛等项目纷纷开建。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尽管瞿家湾到武汉每天只有一两班直达客车,交通并不是很方便,但蓝田在瞿家湾镇上竟有三处按三星级标准建造的宾馆,除已建成的蓝田大酒店外,还有莲花大酒店、天上人间度假村。
  如今这些在建项目全部停工,估计以前那种地方政府组织的参观活动也不会再有了。
  但监利县政府办公室的那位副主任还是坚持认为,地方政府还是没少给蓝田支持。他的证据之一是,在最近完成的对洪湖水面勘界中,有关部门明显偏向洪湖市,将许多原属监利的湖面划归了洪湖。“因为洪湖的水面是预留给蓝田的。”
  “蓝田的洪湖大湖是很好看,但水下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多次参观后,他越发怀疑蓝田。与此同时,证券市场上对蓝田业绩的怀疑也越来越重。扛旗的瞿家子弟
  有人认为蓝田旗倒的一个重要原因蓝田的家族化,瞿家子弟扛不动大旗。
  尽管蓝田案发之日,瞿兆玉在蓝田股份(生态农业)的已无任何职务,但没有人怀疑他仍然是蓝田的当家人。蓝田是瞿兆玉一手操持上市的,也是他将一个沈阳的上市公司搬回老家——瞿家湾。
  打从一搬回瞿家湾,瞿兆玉就将蓝田当作帮助自家子弟脱贫致富的工具。有传言说,蓝田掏钱建设的小区里住的全是瞿姓人家,蓝田安置的职工,也是瞿姓占相当比例。
  就连董事会也被彻底改造,除了在上市问题立下汗马功劳的董秘王意玲等个别人外,董事会里清一色的全是洪湖人。
  “董事长保田是瞿兆玉的亲弟弟,不叫真名是为了避人耳目。”一位知情人士说。“董事瞿兆辉是瞿兆玉的本家兄弟。”
  这位人士还说:“蓝田就是瞿兆玉的小名,公司名称正是由此而来。
  瞿兆玉对他造福瞿家子弟深以为豪,他也许并没有觉得利用公众公司为自家人谋福利有何不妥,他也习惯以农民利益的代言人自居。
  去年9月底,在蓝田大酒店大堂,瞿兆玉对记者表示了对本报的不满。在此之前,本报在所有媒体中率先对蓝田股份业绩发出质疑。
  瞿说:“农民就刚过了几天好日子,你们就瞧不顺眼,蓝田涉及几万农民的利益,出了问题你们负得起责任吗?”他指责本报记者:“三大证券报就你们报与我们对着干。”
  其后,当记者表示愿意就相关报道问题对他进行采访时,他以没有时间为由断然拒绝。
  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称,由于蓝田家族化日趋严重,蓝田内部冗员繁多,管理层素质偏低,公司运转效率不高,“即使不涉及作假,蓝田也会在这种家族化管理中慢慢死去。” 谁被祭旗
  业内普遍相信,蓝田一案非同小可。瞿家子弟中,难免被卷入其中。“不排除有人受到法律制裁。”
  在此之外,最着急的大概要算洪湖农行。洪湖农行到底对蓝田发放了多少贷款,现在尚不清楚。“我只能说数额巨大。”一位知情人士说。
  在洪湖农行之外,还有多家银行将受此案之累。
  其实早在案发之前,监利县就已吃了蓝田的亏。
  2000年,瞿兆玉对监利县有关负责人表示,愿意投资将监利到瞿家湾的乡村土石公路改造为柏油硬化路面。当年底,监利方面按照约定占压农田将路面扩宽一倍。次年,瞿兆玉以监利县对监利渔民与蓝田的洪湖水面之争处置不力为由,拒绝投资。如今新扩宽的路面已是杂草渐生。
  “蓝田的人将监利渔民的渔网扯了,拦网拔了。渔民气愤得说‘彭霸天走了,蓝霸天来了’,我们还能怎样偏向蓝田?”监利县的一位官员说:“只怨我们太相信蓝田了,但它是一面旗帜我们怎么又能不信呢?”
  旗帜让蓝田在当地更可信。洪湖农行的一位人士说:“如果蓝田不是省里树的旗帜,它能贷到这么多款子吗?”
  大旗倒下,一片狼籍。
  当初树旗时,如果有关部门多些疑惑的话,现在情况是否没有这么糟?相关报道蓝田资

金链
  按照瞿兆玉前一段时间的说法,蓝田在案发前,已经挣扎在生死边缘上。因为全国的银行都停止了对蓝田的贷款,蓝田的资金链断了。
  事情缘起于中央财经大学刘姝威的一份内参称,蓝田股份已经完全成为一个空壳,没有任何创造现金流量的能力,完全依靠银行贷款维持运转。据有关人士分析,其时蓝田占用银行贷款已达20亿。
  按照瞿兆玉在与刘姝威交涉时的表述,涉及银行至少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中国银行、浦东发展银行等6家。业内人士评论,蓝田巨额贷款的相当一部分已经到期或逾期,已注定将被当做坏账处理,其余部分也已无力偿还。
  有业内人士认为,蓝田股份的资金链一直都崩得很紧。除了首发募集的2.1亿余元资金外,从1999年到2001年连续三年申请配股都被中国证监会否决。没有从资本市场拿到钱,又要维持会计报表的高增长、高成长性,以及旗帜形象,只有仰仗银行贷款。
  洪湖当地一家银行信贷部负责人称,蓝田自迁到洪湖后,就一直在向多家银行申请贷款,但这并未能改善蓝田的现金流。
  据刘姝威的分析,到2000年末,蓝田股份的资金速动比率仅为0.35,这就意味着,扣除存货后,蓝田股份的流动资产只能偿还35%的到期流动负债。
  与此同时,蓝田的固定资产急剧增加,公司1996年年报中,固定资产才6.2亿多元,到2001年年报,这一数字竟增至21.5亿多元。增长速度几乎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同步,也就是说,蓝田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