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亚信的省悟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作者: 王利娜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世纪90年代,对于任何一家出生于美国的高科技公司而言,风险投资、纳斯达克以及期权几乎是成功不可或缺的元素,尤其是期权:刚刚成立的小公司,现金缺乏,又希望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期权几乎成为必然的选择。
    这正是亚信走的路。事实上,在1995年刚成立时,亚信就开始在薪酬管理中引入期权制度,尽管公司当时还都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
    2001年以前,员工期权计划在亚信一直平稳运行着,发挥着它的激励作用,没有人怀疑它。但天有不测风云。安然事件引发了一场诚信危机,期权作为刺激经理人说谎的罪魁祸首,成为炮轰的目标。
    尽管亚信与安然公司没有任何瓜葛,管理层也从来没有利用期权为自己谋取不当利益,但这样的大环境,无论好的期权,还是坏的期权,都会受到非议。亚信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公司股价一路下滑,建立在股价上涨基础上的期权激励计划在平稳运行了6年后陷入了困顿。
    从亚信向投资者公布的内部人持有期权情况,我们对所谓的“困顿”可以有个大致了解,到2001年12月31日为止,除董事长丁健外,管理层的其他四名核心成员(包括韩颖、张振清,赵耀和包凡)都有数额不等的无法行使的期权,最少的也在230万股以上。无法行使的原因很简单,这些期权的授予价格超过了股票的市价。
    这还只是高层的情况。因为亚信的期权计划是面向全体员工的。这意味着,“困顿”所波及的范围只会更大。
    
    双刃剑
    亚信行政副总裁李建波有一个更形象的说法:期权是一把双刃剑:期权有它正向激励作用的一面,但同时,对企业而言,它也有着先天的、无法克服的缺陷。
    缺陷一,期权激励是与股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甚至是由股价的高低决定的,但股价变化并不总是和企业的业绩相联系的。市况不好,或行业的形势不好的话,管理者发现自己很多时候是无能为力的,即使推行一些很不错的企业战略,也无法扭转整个形势。
    亚信恰恰就处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电信业在经历一场衰退,作为软件和服务提供商的亚信日子业好不到哪里去。2001年,每股盈利达到0.26美元,而2002年,直到第三季度,才只有0.12美元。
    缺陷二,股东们开始反思,是不是在薪酬中使用的期权比例越大,激励作用就越明显呢?正确答案:不是。期权的激励作用不是无限的。如果在薪酬中过度地使用期权,或者说,工资收入只占总收入的很小一部分,期权收入可以几倍、甚至几十倍于工资收入,期权就变得畸形了。管理者就有可能铤而走险,安然公司就是最好的例子。
    缺陷三,更重要的是,互联网的高速增长,造成了行业里的人对期权收益的期望值非常高,大家都怀着暴富、甚至赌博的心态,希望把宝押在一个公司,拿低一点的工资,但持有大量期权。两三年后,股票上市,股价上涨几十倍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直接退休了。(正因为有这种心态和期望垫底,所以手持期权的人们现在备感失落。)
    以前也许这可以理解为抱负,但现在,很多公司将之视为期权带来的短期致富的心态,一般希望做长、做久的公司开始不太能接受这一点。
    
    董事会在行动
    面对期权的扭曲和失效,一家负责任、有远见的董事会应该行动。
    李建波说,董事们至少应该反思以下内容——首先,量的问题。用多少期权作为整体报酬中的一个部分,需要重新斟酌。在亚信,股东们已经开始对以前宽松的期权政策进行调整:在期权危机前,董事会每年核定的期权总量曾经达到230万股,而2000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56万股左右。
    同时,股东对期权发放的控制也在加强。在危机前,一般来说,董事会确定一个每年的期权授予数量的框架,具体到每个部门及每个员工的授予数量,管理层享有很大的灵活性,10万股以下的股票期权CEO就可以自行批准。而现在,管理层的灵活性已经缩小:CEO的批准权限已经大大缩小,5万股以下的CEO可以批准,超过5万股,都要报董事会批准。如果要对某个骨干进行特别的激励,管理层也需要向董事会做出解释并获得批准。
    “如果某种东西,有失去控制的危险,股东肯定会采取更严格的手段,要求参与这个问题的决定,期权也是如此。”李建波说。
    除控制期权的发放量外,对股东和管理层来说,更具有挑战性的是如何促使员工的心态调整,而这也许关乎管理的艺术。但这是亚信管理层在可见的未来必须接受的挑战之一。“最重要的是沟通。我们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向员工做出说明。这方面的工作不会做得非常快,但是管理层必须要花很多时间在上面。”
    努力工作的回报化为乌有,任何人都有权利要求一个解释,而且,如果只以市场不好作为解释,而没有其他切实的补偿措施,解释会显得相当苍白,如何交流、如何解释就显得相当重要,也相当敏感,在与李建波的谈话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公司的谨慎。
    “管理团队和员工都在经历一个心理调节的过程,”他说,“期权可能会带来收益,但再不会带来三五年就可以让人退休的收益。”股市的可变因素太多,“在目前,我们希望大家建立这样一种心态,无论是什么形式的奖励,都不应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暴富。从公司的角度,我们有足够的信心让亚信的股价往上走。”亚信董事长丁健常说的一句话是,对于一个好的公司来说,不存在永远坏的股市。
    调整短期致富的心态,其中的含义是,你如果要从一家企业的股票期权中获得收益,必须选定一家企业,全面衡量企业的基础、发展战略以及团队的质量、文化氛围,必须有和它一起折腾几年的思想准备,而不是像过去一样,看得很短。
    “个人对企业的价值要逐渐反映在对企业的贡献,随着企业价值的增加来实现。企业应该为员工设定合适的期望值,而不要将员工带入一个误区。”李建波说。
 &

nbsp;  
    新旧并存
    不要忘了,还有一个遗留问题:那批“水下”(underwater)期权或无法行使的期权。它们不仅是员工心中的痛,也是股东的牵挂。“有一些工作是要做的。”李建波说。
    解决的办法,已经初步确定,就是搁置旧期权,重新发行新期权。也就是说,原先相对价格比较高的期权并不会作废,而是向员工授予新的股票期权。在计算新授予的数量时,不考虑原先已经授予的高价股票期权。“一方面我们告诉员工,在计算股票期权的潜在收益时,公司不会让这部分股票期权作废,另一方面,发放新的期权。在新计划中,获得收益的机会更大。”与重新定价或置换相比,搁置对员工显然更有利。至少,如果未来股价重新上涨,员工还有机会获得本该获得的收益。
    中关村乃至整个中国的高科技行业中,未处理期权或水下期权的存在非常普遍,面对目前的市场境况,很多公司选择忘记它,全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有的公司选择取消已经发放的期权;还有一些公司选择用新的、价格更低的期权置换原来的高价期权。但亚信并没有采取上面任何一种方式。在他们看来,如果采取取消或置换的方式。一方面会涉及很多税务方面的复杂内容,另一方面,员工也会认为,以前的股票,是前几年在公司服务所挣下的,如果全部替换或取消,以前的工作会付之东流。
    虽然亚信2003年的股票期权行权价格还没有公布,但是无疑它会是参照亚信目前6.8美元股价的一个价格。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