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证券论文 >> 正文

浅谈民企投资必将成为今后的主体

时间:2006-11-22栏目:证券论文

  浅谈民企投资必将成为今后的主体
  
  “十二五”期间,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转变投资方式。由政府投资、国有企业投资向民营企业投资转变,这是一个大趋势。
  
  一、让民间投资成为投资主体
  
  1、投资在“三驾马车”中,仍将发挥主要作用。2011年初,投资增速为18%.第一季度投资39465亿元,同比增长25%,环比增长1.73%,其中,民间投资继续超过了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这表明,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力正逐步从政策刺激向自主增长转变,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正在发挥作用。2011年一季度出现了两个可喜变化:一是民间投资增速提升,同比增加31.5%,高出全国平均数6.5个百分点;二是三驾马车中,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60.3%,拉动GDP增长5.9个百分点,投资贡献率有所下降。但是,这并不表明民间投资及投融资体制改革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2、政府不可能再充当投资主体。政府刺激经济的政策只能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使用。4万亿投资的负面影响仍未消除。“十二五”期间,政府直接投资将大幅下降。然而,地方政府投资积极性很高,地方政府已负债累累,土地财政收入将受约束。截至2010年底,地方政府融资9.09万亿元,占人民币贷款的19.16%.为防止地方债务拖累银行,高层已在各地检查、约束地方融资。地方政府别说投资了,即使仅筹集2011年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的资金(约1.3万亿元)也很困难。
  
  3、要鼓励引导民间投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民间投资应当成为投资的主体。2010年,民间投资已占总投资的51.1%.以北京为例,2010年民间投资比例已从2009年的43%上升到58%,2011年要达到60%.北京市2011年2月出台文件,引导民间投资重点进入四类工程:城市开发建设工程、现代产业发展工程、基础设施与公共事业市场化建设工程、社会事业市场化建设工程。其他各省区市也出台了类似文件。但这些是文件,要付诸实施,困难很多。一个重要原因是,2003年以来,我国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国企在上,民企在下”的格局,加上行政垄断,民企要进入垄断行业、上游产业,是很困难的。
  
  民间资本相对充裕,要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民间千万至亿元的富豪资产(资金+资产)至少在16万亿元以上。这些资金如找不到投资的出路,就很可能被转移到境外。招商银行与贝恩顾问联合发布的报告称,中国有50万人投资资产超过千万元。2010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62万亿元,其中千万元以上的富人可投资资产达到15万亿元。受访者的亿万富豪中,有27%的人已完成了投资移民,正在考虑移民海外的比例高达47%.这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
  
  我们党和政府要有用好民间资本的气度和本领,把民间资本引上科学发展的轨道,让民间资本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服务,为全社会造福。为鼓励引导民间投资,国务院2010年5月出台了新三十六条,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进入电力、电信、石油、通信、铁路等垄断领域,进入金融、国防科技、市政公用事业和社会事业等领域。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落实。
  
  二、为民间投资创造良好的融资环境
  
  十七大要求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形成多种所有制和多种经营形式、结构合理、功能完善、高效安全的现代金融体系。新三十六条也承诺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但是在“十二五”规划中,有关金融体制改革的部分,只字不谈多种所有制的金融机构,不谈如何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这是一个大缺憾。“十二五”规划第四十八章中讲到:“全面推动金融改革、开放和发展,构建组织多元、服务高效、监管审慎、风险可控的金融体系,不断增强金融市场功能,更好地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服务。”这里,以“组织多元”取代了“多种所有制”.这一章第一节谈的是现有金融机构的改革,第二节讲的是加快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建设,主要讲直接融资,讲股市、债市、期货和金融衍生品。这就意味着,“十二五”期间,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仍将难以解决。
  
  本文认为,在市场主体多元化的今天,一元化的金融体系是难以适应的,指望国有大商业银行为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也是不切实际的。解决这个矛盾的出路在于打破现有金融体系的束缚,允许发展民间资本入股的区域性的商业银行,即人们所称的“草根银行”.
  
  金融体系改革难,难就难在多种所有制这个症结难解开。应当承认,我国的金融体系,实际上是一元化的。有两个现象值得人们思考。
  
  第一,银行业的暴利,这种暴利主要是靠垄断所得的存贷差。银监会2010年年报披露,2010年,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税后利润总计达8991亿元,同比增长34.5%,资产利润率达到17.5%.银行如此赚大钱,是很不正常的现象。
  
  第二,产融联姻,“几家欢乐万家愁”.《人民日报》2011年4月14日报道,据银监会消息,1/3以上央企进军金融业,个别大型民企也效法国企,开始走产融结合的路子。产融结合,央企一马当先。如国家电网的“英大系”(英大国际集团、财险、寿险、信托、期货)七家金融公司,中石油的“昆仑系”(昆仑银行、信托、租赁、人寿、财险等)。产融结合,对于进入的企业来说,当然是好处多多,可以利用利益相关者的财务、金融信息优势,降低融资成本。但这里也隐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一是内部交易,金融子公司成为风险集中地;二是容易导致产业虚拟化、空心化、经济泡沫化。“几家欢乐万家愁”.大企业好过,小企业难熬。有媒体披露,一些上市国企事实上已经从事变相的放贷业务,投巨资理财,或通过委托贷款,赚取比主营业务高得多的利润。大量资金流入证券市场,使实体经济难以得到可支配资金,经济可能进入滞涨状态。
  
  三、在“多种所有制”和“多层次”上下功夫
  
  多种所有制,即允许民间资本组建股份制的区域性银行,或“草根银行”,专门在当地为小型、微型企业服务。不要低估民间理财高手,也不要低估民间资本的变通能力。尽管国家没有放开民间金融,但民间资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进入金融领域。据国家工商总局统计,2010年底,投资于金融服务业的人数已达到85086人,民办金融企业达到29981家,注册资金达到5966亿元。尽管这些民办金融机构多为当铺、保险辅助业务机构、金融信托与管理企业以及担保公司,但它们都或多或少地介入了融资服务。与其让他们偷偷摸摸地干,不如让他们公开,更便于监管。
  
  多层次,即间接融资以外的直接融资。完善资本市场运行机制,公平分配上市资源,建立公平高效的股票发行体制,让更多的民营企业进入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市场。放开三板市场,让更多的民营企业进行场外交易。放宽债券市场,让更多的民营企业通过发行企业债(或集合债)直接融资,等等。这多层次的融资渠道,形成了政府资金与社会资金的对接、股权融资与债权融资的结合、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有机结合。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