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国际贸易论文 >> 正文

APEC与WTO框架下的中美经贸关系

时间:2007-3-23栏目:国际贸易论文

美国是APEC和WTO的主要创始成员国,中国直到1991年才被APEC接纳,2001年12月11日正式成为WTO成员。目前,两国同为两大经济组织的重要成员国,在国际经济事务的处理上均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力。然而,在这两种制度框架下,中美两国经贸关系如何发展本身也成为一个重要课题。本文拟从发展动因、合作领域和利益分配三个方面对此加以分析。
    一、中美经贸关系发展现状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中美经贸关系趋于正常化。回首20多年的发展历程,虽然两国贸易摩擦和争端不断,但发展仍十分迅速。据中国海关统计,2001年中美双边贸易额达804.8亿美元,是1979年双边贸易额24.5亿美元的32.8倍之多,平均年增长率达到17.2%以上(见图1)。
  贸易结构上,中美两国经济有着极强的互补性。中国劳动力资源丰富,工资水平低,发展劳动密集型产品生产有比较优势。美国在战后经过产业结构调整,逐步把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海外,而这些劳动密集型产品大部分是人们日常生活消费用品,这就为中国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提供了契机。中国对美国商品的需求则主要集中在技术性产品上。此外,两国服务贸易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投资领域上,中美之间基本呈单向流动。美国是中国最主要的外资来源国之一,据中国外经贸部统计,截至2000年6月,美国在华投资项目为29940个,协议金额为557.7亿美元,实际使用金额为272.8亿美元。而从1979年至1999年,中国对美投资总额不足5亿美元。
  国际经济合作方面,两国间的技术贸易正步入一个新时期。据统计,中国自美引进技术价值1997年为18.2亿美元,1998年为30亿美元,主要项目集中在汽车生产技术和电厂成套设备及通讯设备。《中美两国政府关于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的启动有助于扩大中美两国经济技术合作的领域。1999年朱总理访美期间签署的中美能源与环境领域技术合作与贸易协议,将有助于化解美国技术对华出口方面的政治障碍,进一步推动两国技术贸易合作。
  从目前总体状况看,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贸易顺差来源国、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三大进口来源国和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资引进国。另据美国商务部统计,1999年中国是美国的第四大贸易伙伴、第二大贸易逆差来源国、第十二大出口市场和第四大进口来源国。这表明,中美经贸关系在双方各自的外经贸关系中均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二、APEC与WTO框架下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动因
  在中美经贸关系中,美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中美经贸关系当中出现的摩擦与纠纷主要是因为美国利益的驱动。因此,不论在APEC框架,还是在WTO框架下,美国始终是中美经贸关系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或障碍。美国的政治与经济战略目标决定了APEC和WTO两种制度框架下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当然,中国的政治经济目标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
    1.APEC框架下中美经贸的发展动因——政治与经济因素并重
  亚洲地区历来是美国政治安全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冷战后,美国难以维持在亚洲的霸权地位,这就需要重新调整与中、日和东盟等的关系。APEC是个经济组织,但美国在制定APEC方针时,稳定和安全目标被放在重要位置。APEC创造的定期性外交接触有助于解决成员间的任何分歧和冲突,APEC的经济合作有助于促进亚太地区的政治合作,美国也更有可能把APEC变成贯彻其意志的“新太平洋共同体”。对于中国方面来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实力增强,外界对中国的猜测和怀疑增加,“中国威胁论”广为散布。中国通过积极参与APEC的活动,与其他国家建立起联系和信任机制,对于促进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发展大有好处。中国也希望通过APEC的活动提出和倡导自己的主张,发挥自己的影响,为自己创造一个有利的发展环境。因此,从中美两国政治安全战略目标来分析,美国需要中国的合作以增强其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中国也需要美国的支持与合作以发挥其在亚太地区的积极作用,并进而产生世界性影响。APEC成为发展中美经贸关系、共同发挥各自在地区事务中促进作用的重要平台。
    图1  中美贸易状况(1979-2001)
  附图
  另一方面涉及中美经济发展战略。首先分析美国的状况。近年来,美国与亚洲地区的经贸联系出现了方向性变化:过去美国是亚洲的主要出口市场,亚洲国家和地区对美国市场的依赖较大;目前,随着亚洲经济的崛起,亚洲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程度在不断降低,而美国对亚洲出口市场的依赖却在上升。此外,美国部署新的亚太经济战略还有一个重要的考虑就是不希望被日益发展的亚洲国家之间的经贸联系排除在外。日前,APEC次区域贸易协定蓬勃发展,亚洲各国之间贸易往来及投资的增长速度大大快于亚太地区之间。并且,由于美日在政治安全、经贸领域的摩擦加剧,美国希望将贸易和投资重心向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转移,其中中国被列为十大“新兴市场”之首。中国方面,随着中国对外贸易的增长,中美贸易摩擦的广度和深度都在不断扩大。在中国加入WTO遇到困难的情况下,积极参与APEC的活动具有特别的意义。与WTO不同,APEC以渐进的方式实施目标,具有很大的自主性和灵活性,中国参与APEC的活动不必像WTO那样付很高的“入门费”,中国需要充分的时间和空间安排自己的改革和开放进程。同时,中国在APEC的积极活动也对加入WTO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和环境。
    2.WTO框架下中美经贸的发展动因——经济因素更多一些
  第一,中国加入WTO消除了中美经贸关系中的一大人为政治干扰因素。根据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美国将结束对华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的年度审议,确立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地位。今后,中美贸易适用WTO的无条件最惠国待遇原则,这意味着阻挠中美经贸发展的重大障碍得到消除,为两国经贸合作创造了稳定的环境。
  第二,中国加入WTO成为中美经贸关系的强劲推动力。中美两国在资源结构、产业结构、消费倾向等方面存在差异,在劳动力、资本、技术、市场各有比较优势,这决定了两国贸易结构竞争性较小,互补性很大,双方可以分享彼此巨大的市场,通过合作潜力的发挥增强各自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同时,中美经济通过投资的迅速发展而相互渗透、联系和结合在一起。
  第三,中国加入WTO将逐渐消除中美经贸关系发展中的体制摩擦因素。由于体制上的差异,两国在最惠国待遇、贸易不平衡、市场准入、反倾销、纺织品贸易、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问题上产生摩擦和纠纷,造成双边磨合成本增高,交易费用增大。然而随着中国的入世,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体制与国际市场机制基本接轨,将使中美之间的体制摩擦因素趋于下降,中国的体制自由化可以大大增强自身的国际竞争力,也可以使中美两国经济达到较高程度的相互依存。
  第四,WTO制度框架为双边贸易纠纷的解决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制。正如美国与其众多WTO伙伴之间的贸易摩擦从未间断过一样,中美经贸发展过程中随着双边贸易和投资规模的扩大,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为

双边贸易摩擦与纠纷增添了一条建立在国际公认法律基础上的较为公平公正的解决途径。中国对于美国201钢铁保障措施案所采取的正当立场就是最新例证。这是中国加入WTO后第一次利用该组织的有关机制解决贸易争端。
  第五,中国加入WTO将引发新一轮的美国对华投资热潮。中国加快对外开放步伐,降低关税,对美国企业极具吸引力,这有利于形成中美双方双赢互利的经贸格局。在当前世界经济普遍不景气、美国经济走势依然不明朗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仍保持持续稳定增长,将为世界贸易和投资提供广阔的市场,这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三、APEC与WTO框架下中美经贸关系的合作领域
  APEC成员的多样性以及它在运行过程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