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国际贸易论文 >> 正文

进口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动态分析

时间:2007-3-23栏目:国际贸易论文

期以来,进口始终被认为是国民收入一个漏出的量,是经济增长的减量因子。20世纪90年代,美国通过技术创新和扩大进口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创造了“低通胀、低失业、高逆差、高增长”的新经济。美国的成功实践表明,在灵活的经济制度下,进口也可以成为经济增长的增量因子。
    一、进口贸易、产业升级与经济增长分析(注:本文将国民收入增加或国民收入溢出等同经济增长。)
  在动态的国民收入公式中,国民收入Y的增加既取决于消费C、政府支出G、投资I和净出口NX的贡献,也取决于增量因子C、I、G、NX的结构变化。如果其中一个因子的减少可以使另一因子贡献增加,即使EX<IM或EX=IM,国民收入Y同样增加。
  国民经济是一个动态的体系,生产要素处于经常性的流动之中。“每个人都不断地努力为他自己所能支配的资本找最有利的用途”。(注: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25页。)生产效率(注:生产效率指投入1单位生产要素与创造的国民收入的数量或比例。)(要素报酬)低的生产要素必然要流向生产效率高的产业。由于不同产业的生产效率不同,创造的国民收入也不相同。表1中,假设美国有100个单位的生产要素,按各20%比例分别投向计算机、制药、飞机、汽车、鞋类五个产业,每个产业投入均等的20个单位要素,合计创造国民收入111个单位。如果将鞋类产业原有20个单位生产要素转移到生产效率最高(1.4)的计算机业,平均单位要素生产效率由1.11提高到1.23,国民收入比以前溢出12个单位,产业结构升级对国民收入贡献率是10.81%。(注:净进口和产业升级的国民收入贡献率以新增国民收入占原国民收入的比重计算,即(123-111)÷111×%=10.81%。)进口是美国产业结构升级的前提,由于放弃鞋类生产,必须从国外进口鞋。如果按着国内生产和进口商品生产效率1∶1的比率,会出现相当于16个单位国民收入的贸易逆差。见表2。不过美国的贸易逆差一般低于16个单位,原因在于相同产品的进口价格往往比国内便宜,如果高于国内价格,便没有人进口。假定进口鞋价格只相当美国国产鞋价格的1/2,(注:1996年美国非橡胶鞋类平均价格20.05美元,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平均价格只有7.09美元。引自《国际经贸消息》1998年6月25日。)用8个单位的国民收入就足以支付鞋的进口,可以节省8个单位的国民收入,贸易逆差只相当8个单位国民收入,国民收入溢出从原来的12个单位增加到20个单位。进口成为经济增长的增量因子,净进口和产业升级带来的结构效率对国民收入贡献率增加到18.01%。(注:(131-111)÷111×%=18.01%。)其中产业升级的贡献率10.81%,廉价进口的贡献率7.2%。
    表1 投入均等生产要素所形成的国民收入  
生产领域   投入要素   生产效率  国民收入   贸易差额
计算机      20     1.40     28      0
制药       20     1.20     24      0
飞机       20     1.10     22      0
汽车       20     1.05     21      0
鞋类       20     0.80     16      0
合计       100    平均1.11   111      0

  
    表2 制鞋产业生产要素转移到计算机软件业的国民收入和贸易差额  
生产领域 投入要素 生产效率 国民收入 国民收入增减 贸易差额
计算机   40    1.40   56    +28       0
制药    20    1.20   24    0        0
飞机    20    1.10   22    0        0
汽车    20    1.05   21    0        0
鞋类    0      0.80   0    -16       -16
合计   100   平均1.23  123   +12         -16

  
  国民收入溢出△Y来自产业升级(△Y[,1])和廉价进口(△Y[,2])的两个方面,即△Y=△Y[,1]+△Y[,2]。国民收入溢出一方面取决于生产要素转移的数量和低效率产业与高效率产业之间的效率差,即△Y[,1]=△q(m-n)。其中,△Y[,1]代表产业升级增加的国民收入,△q代表转移的生产要素量,m、n分别代表两种不同产业的效率水平。两种产业的效率差(势能)较大,生产要素从低效率产业向高效率产业转移的动能也越大,国民收入溢出也越多。图1中,鞋类比汽车业生产要素转移创造的国民收入溢出多5个单位。换句话说,转移相同数量的生产要素,效率差大的产业之间生产要素转移对国民收入的贡献大于效率差小的产业。表3中,鞋类产业与计算机业的效率差(1.40-0.8),大于制药产业和计算机业的效率差(1.40-1.20),鞋类进口带来的新增国民收入(12个单位,20个单位生产要素×效率差0.6)高于药品进口带来的新增国民收入(4个单位,20个单位生产要素×效率差0.2)。与此同时,按着国内生产和进口商品效率1∶1的比率,鞋类进口带来的贸易逆差(16个单位国民收入)也比药品进口形成的贸易逆差(24个单位国民收入)小的多。另一方面,净进口对国民收入的贡献还取决于进口数量的多少及进口产品与国产产品的价格差(P[,N]-P[,I]),即△Y[,2]=△Q(P[,N]-P[,I]),△Q代表进口数量,P[,I]代表进口产品价格,P[,N]代表国内产品价格。进口的产品越便宜,净进口带来的国民收入溢出也越多,造成的国际收支逆差也越小。
  附图
  图1 单一生产要素转移和国民收入溢出
    表3 其他产业生产要素全部转移到计算机业的国民收入和贸易差额  
生产领域 投入要素 生产效率 国民收入 国民收入增减 贸易差额
计算机   100   1.40   140    +112      0
制药     0   1.20   0     -24      -24
飞机     0   1.10   0     -22      -22
汽车     0   1.05   0     -21      -21
鞋类     0   0.80   0     -16      -16
合计    100  平均1.40  140    +29      -83

  
  低效率产业生产要素向高效率产业转移过程中,会出现转移效率递减(鞋类、汽车、飞机、制药与计算机业的效率差分别是0.60、0.35、0.30、0.20)和贸易逆差递增(16、21、22、24个单位的国民收入)的趋势。如果美国

计算机业以外其他产业的80个单位生产要素全部转移到计算机业,国民收入总量将达到140个单位,国民收入比转移前净增29个(140-111)单位。同时,按着国内生产和进口商品生产效率1∶1的比率,出现相当于83个单位国民收入的贸易逆差,这是结构效率的成本和代价。同时,低效率产业的生产要素转移在相当程度上受高效率产业吸收转移要素空间大小的制约,如果不能完全转移到效率最高的产业上,它将向次高产业转移,直到不能吸纳为止。
    二、自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