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税务论文 >> 正文

纳税人,说出你的权利[下]

时间:2007-3-23栏目:税务论文

五、纳税人购买到了什么样的服务和公共产品? 
    当来自人民的税、费除了支撑包括大量冗员的政府机构,支付官员的工资和制度性特权开支、腐败开支、奢糜型浪费、决策性浪费、失职渎职造成的浪费和每天一个亿以上的资产流失外,在为人民提供教育、环卫、市政建设、图书馆、博物馆、公园等公共文化设施以及社会保障等必要的公共产品上,钱只好捏得很紧了。教育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不仅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大大低于最不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在世界排位末尾。每个儿童本该享有的免费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变成要用金钱来交换的权利,越涨越高的收费把许多穷孩子无情地关在了校门外;同样应该对国民免费开放的公共图书馆、博物馆也因经费紧张,收起钱来;公园、名胜更是大幅涨价,历史遗留下来的、每个公民应该共享的人文、自然景观变成了不纳买路线便不得入内之处。社会保障又做得如何呢?发达国家通过税收和社会保障转移支付来调整收入差异,社保方面的支出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20—30%,为低收入者提供了必要的社会保障。相形之下,我国用于社保的钱少得可怜,近一、二十年,在“把一切推向市场”的非理性狂潮中,本来就覆盖面小、分配不公平、缺陷甚多的社会保障体系受到巨大冲击和破坏,变得更加脆弱。 
    低水平的公共产品与低质量的公共服务难分难解地系在一起,或者说,如形影相随。否则,如果各级政府部门都尽职尽责了,哪会每年上百万孩子失学辍学?哪会来那么多假冒伪劣品充斥市场?如果政府部门克尽职守保护人民的生命钱,又怎会假酒假药屡禁不绝,一次又一次酿成众多人伤亡的惨祸?如果权力与责任成正比,又哪会出现那么多豆腐渣工程危害人民?如果不是多年的失职、渎职和决策失误又怎会在1998年长江来水量远不及1954年的自然条件下,造成的洪灾却远大于1954年;而且,如果早作防范,又何至于需要百万军民苦战数月,何至于造成死亡数千人和达几千亿人民币的直接损失? 
    与低水平服务相映成趣的是传媒奉行的扬善隐恶宣传方略。恶事、错事很少曝光,做了一点份内的事就当作大善拼命宣场。纳税人出钱养了官员,还得每月另出电视收视费去看“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的官员活动图,去看百姓如何地对谁谁谁的“亲切关怀”和“救助”感激涕零。如果说百姓的感激是不知道自己作为纳税人有权在遇到危难时得到国家援助,是因纳税人身份被遮蔽而发生的蒙昧,那么,宣染这些情景的传媒就是在清醒地制造蒙昧了。 
    低劣的服务总还可以叫作服务。所以,最糟的还不在于此。 
    近来,拧开电视常有如下场面:一群穿制服的执法者在大街上把街头小贩撵得如鸡飞狗跳一般四下逃窜。来不及逃的摊子被掀翻,东西被没收,盛在容器里待出售的食品、佐料统统被倒掉。电视中还有推土机如何把尚还有许多人要居住的房屋推倒,一大群顿失栖身之处的民工敢怒而不敢言地站在一旁……。别以为这些场面是艺术加工的电影镜头,而是地方新闻;别以为是暴露性镜头,而是在展示地方政府“为民办实事”,展示执法者“执行公务”,“采取果断措施”清理占道经营、违章建筑。 
    诚然,占道经营、违章建筑堵塞交通、有碍观瞻,清理是必要的。但占道摆摊者大多是下岗职工或本来就缺乏稳定收入的底层民众。而且,街道办事处已向他们收了钱,许可或默认了他们占道摆摊。各种违章建筑也同样,不经过办事处这一关是建不成的。街道办事处乃政府最基层代表,它收钱允许违章,政府下属的执法部门又撵人毁物。这好比一拨人收了人家买路钱,他们中另一拨人又横在路中不让通行。如此为民办实事,民实在不好消受。我不知道,那些被追撵着、被没收被倒掉原想用以换几个小钱的货物、食品的底层谋生者会多么心疼自己蒙受的损失,下一步又以何谋生?那些因房屋被推成一片瓦砾而顿失居所的民工们将以何处栖身?几乎就在地方新闻播放这些场面的同时,法国科西嘉岛发生几个宪兵纵火烧毁一违章建筑的事件。宪兵非但不能享有“以果断措施执行公务“的赞誉,相反,他们作为肇事者被捕。接下来被捕的还有涉嫌与这一事件有牵连的科西嘉前行政长官,这位长官非但不能因毁了违章建筑而获“为民办实事”的美称,还与几个宪兵一道面临被起诉的命运,而且,法国政府也因此陷入一场危机。此间,我无意比较,因为,这两个类似事件的当事人的不同际遇,使人民在各自的国家里占有什么样的份量,已在不言之中。我也无意以这两个事例的对照为违章占道经营或违章建筑作辩护,而只想说,清理行动一要先解决被清理者的谋生、栖居等事关生存权的后顾之忧,二要合法。不先行解决被清理者的谋生、栖身问题的“清理”,说得客气是政府失职,说得不客气是不顾百姓死活;而粗暴“执法”,本身就是“不法”。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幕虽然让纳税人不受用,毕竟还有部分合理动机可寻,可以让天下最受得气、最有忍耐力、最善解官意的纳税人心理上横竖取得平衡。但另一些情况就不行了。北京有10万来自河南的民工。他们出苦力,干别人不愿干的脏乱差活,还整天到处被驱赶,过着这边撵、那边挤的边缘人生活。设在北京的河南劳动厅驻京办事处为河南民工做了些什么事呢?一张成本仅两角的劳动输出卡,省物价局批准收费1元,层层加码到建设厅成了6元,到劳动厅驻京办事处就要收费25元,还扬言如不加盖他们的章就不准在京打工⒁。如此“公仆”,与占山为王,收取买路费的山贼又有何异?在湖南,岳阳有刑警姜某光天化日下率人闹市抢民女,并抢杀其夫⒂;来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之子、警察李某对辖区居民跋扈如占领军,横行不法如黑社会。他挨家挨店强收“保护费”,不交就砸店打人;因与某村民发生冲突就带枪冲进村,两天内一死四伤⒃。安徽枞阳县农民被不合理负担压得喘不过气,三位中南政治学院法律工作者抱不平,控告该县一个镇政府。结果,参与起诉的农民上了“黑名单”,县检察院及镇村干部组成的“特别行动队”一路逼抢,“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三名法律工作者人身安全受威胁⒄。 
    如果说这几起事件还是少数贪官、不法警员和腐败司法人员的小打小闹,那么,十位著名作家联署的《一起天理难容的大冤案》(简称《天理难容》)⒅披露的事件则是地方恶势力与一个牵涉面甚广的巨大腐败网联手进行的司法谋杀:1998年9月25日,与腰缠万贯、恶贯满盈的村霸联手的郑州市公检法、河南省高级法院秘密抢杀了风华正茂的青年、有强烈正义感和秉公办事的西韩砦村民选村民组长曹海鑫。原村民组长、村霸曹新豹在任期间蛀空了两千多万元集体资产,1995年春,在选举中败北。新组长曹海鑫一上任,就积极配合上级查帐。他用收回的钱给村民办好事,解决实际困难,并定期公布帐目。久遭村霸压迫的村民终于扬眉吐气,有了当家作主之感。但曹海鑫的祸端却由此而生。村霸团伙对他恨之入骨,在多次寻衅滋事之后,干脆持械聚众,深夜闯入曹海鑫家大肆殴打。歹徒人多势

众,曹海鑫在劝阻无效和报警受阻的情况下,被迫操室内猎枪自卫。领头歹徒、曹新豹之弟曹新春与另一歹徒围上去夺枪,争夺中猎枪走火误中曹新春。曹海鑫再次欲用电话报警和向医院求救却再三遭其他歹徒阻碍、殴打。夜闯民宅的歹徒曹新春就这样被他自己的同伙耽误了抢救时间,流血过多而死。在村霸曹新豹活动下,郑州市公? 簿忠浴肮室馍比俗铩贝读嗽谧约喝松戆踩苎现赝彩笔凳┱狈牢赖牟芎v危⒀杆僖平患觳煸骸VV菁觳煸翰坏揭恢芫妥急负昧似鹚呤椋稚袼偎痛镏V菔兄屑斗ㄔ骸F鹚呤榈叩购诎祝浯跬骄壑诔中狄勾趁裾⑴勾蛭薰嫉氖率担淞瞬芎v伪黄茸晕酪约傲郧棺呋鹞笾卸崆勾跬胶笕宕斡ň⑶缶鹊氖率担颜弊晕浪党伞翱剐行咨比恕薄N骱未迕癯扇航岫铀拇ι戏茫芎v紊暝VV菔兄屑斗ㄔ涸谑率凳智宄那榭鱿挛奘诱嫦唷⒉还嗽┣椋阅胗械摹肮室馍比俗铩焙啡幌麓锼佬膛芯鍪椤6饲耙桓鲈赂丈蠼岬囊黄鹫嬲墓室馍比俗铮粤沟贾铝剿酪簧饲沂潞笪痹煜殖〉淖锓福桓鲋V菔兄屑斗ㄔ合碌娜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