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西方经济学 >> 正文

基于市场、市民社会和国家共同协调之上的市场经济

时间:2007-3-23栏目:西方经济学

当古典自由主义的伟大旗手亚当·斯密于1776年出版其巨著《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时,正处于“伟大转折”之中的英国社会的一个最为普遍的观念是每个个人的每一笔收入都将导致另一个个体相当的损失,而亚当·斯密则以其著名的“看不见的手”的理论极其雄辩地驳斥了这一流行观点,在人类思想史中以宣言式的笔触指出社会中存在一种自发协调的秩序,能够将个人天然的、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追逐私利的欲望引导成为增进社会利益的努力,这种努力甚至比个人想为增进社会利益而采取行动时更为有效,并且在这一原则下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个人自由。这种以追逐个人利益为目标,以竞争为经济运行基础动力的市场经济在自由主义经济学者看来其实质就是一种“自发扩展的秩序”。市场可以在无需国家等外部力量人为干预的情况下自动地调节一切经济活动,使资源得到最为有效的配置,基于财产私有和自由交换之上的市场制度同时保障了个人最大限度的自由。但市场经济的实际运行却远不像自由主义者们描述的那样简洁流畅,市场在微观和宏观经济层面出现的失灵使自由市场论者的观点备受批评,而求助于国家或政府对市场运行进行人为干预的干预论者则受到“政府失败”的困扰,这也就便国家与市场关系成为经济学中争论的永恒主题之一,但似乎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政府补充市场不足、政府替代市场、政府增进市场等形形色色的国家与市场关系的“二元论”使我们不得不“要么在相对完善的政府和不完善或不充分的市场间进行选择,或者在相对完善的市场和不完善的或不充分的政府之间进行选择”(注:[美]查尔斯·活尔夫:《市场或政府—权衡两种不完善的选择》,中文版,5页,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1994。)。
  现代经济理论在以缜密的逻辑推理和精致的数学模型充分论证了市场经济无与伦比的有效配置资源的优点之后,又以大量的历史事实为据充分分析并论证了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的存在,这让我们似乎认为我们已经充分了解了市场经济的本质,但正如黑格尔所言:“熟识的东西所以不是真正知道了的东西,正是因为它是熟知的”(注:[德]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中文版,上卷,20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市场并非是自足的,国家也非万能的,基于“二元论”之上的两者关系也不足以揭示市场经济的实质。我们对日益复杂且充满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完全的世界中人类行为的系统性认识还极为有限,但我们仍然试图像开创经济学的先哲们那样从人类行为及其结果中重新认识我们所熟知的市场经济。
    一、作为一种协调机制的市场经济
  资源的有限性与人类需求的无限扩大之间的矛盾是人类社会任何历史阶段和形态中都必然面临的挑战。虽然有学者在对市场经济产生的历史及其产生的前提进行研究后认为市场经济的出现几乎可被视为历史演进中的偶然事件,但历史却勿庸置疑地告诉我们,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能最为有效地配置稀缺资源从而缓解上述矛盾的经济组织形态,市场经济虽然最大限度地缓解了有限资源和人类无限需求间的矛盾,但这仅是就人类社会整体而言的,市场经济社会内部则分布着无数的有不同需要、偏好和利益的个人、群体和阶层。面对仍然有限的稀缺资源,当不同的个人、群体和阶层试图占有有限的稀缺资源时就往往不得不面对正在做同样努力的其他个人、群体和阶层的影响,矛盾和冲突在各自逐利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解决稀缺资源占有所引发的矛盾和冲突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个人,民族乃至国家间的武力冲突或战争,这是一种成本极高的冲突解决方式;另一种是通过和平协商的途径以互利合作的方式来解决冲突,相互馈赠或交换各自的产品从而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实现稀缺资源的共享。这两种冲突解决方式从远古一直延续到现在,但正如希克斯所言的由习俗经济逐渐演化而来的市场经济正是后一种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解决资源占有冲突的有效途径而不断得到发展。
  市场作为经济交换关系的总和,为相互影响的市场活动主体提供了将他们的逐利活动的外部性影响内部化的一条途径,但分工合作的发展和频繁进行的交换活动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后果是人类社会经济生活中的相互依赖性大大增强了。随着市场发展和市场经济逐渐占据社会经济生活的主导地位,相互依赖性这种“双方既合作又冲突”(注:[美]A·爱伦·斯密德:《财产、权力和公共选择》,中文版,6、56、61、269页,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的情况就成为人类社会的一个最为重要的特征。要了解这种广泛存在的相互依赖性对于认识市场经济本质的意义,就必须先了解相互依赖性的来源及其影响。
  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要么忽视相互依赖性研究的意义,要么则视之完全被包含在要素所有制和市场竞争中,缺乏对市场经济中经济活动相互依赖性的完整理论分析。市场经济中经济物品的特性包括了非相容使用性,规模经济、共享性、排他性,交易成本,剩余及波动性供求等(注:[美]A·爱伦·斯密德:《财产、权力和公共选择》,中文版,6、56、61、269页,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市场经济中任何一种给定的经济物品都会涉及这些特性中的一种或几种,而这些特性可被视为人类社会经济生活中广泛的相互依赖性的源泉。这种基于物品特性之上,人类社会固有的和无时不在的相互依赖性很大程度上取代并扩展了传统经济理论中较为狭隘的“外部性”概念,成为市场经济社会无处不在的“广义外部性”,并且可被归纳为两种不同类型的基本相互依赖性或外部性:
    (一)技术性的相互依赖性
  当一个厂商的产出不仅仅依赖于其自身的生产因素,还依赖于另一厂商或厂商群体的产出和投入,或者一个消费者所获得的效用不仅仅依赖于他自身的消费选择,还依赖于他人的消费选择时,在这些情况下厂商之间和消费者之间的相互影响就是技术性的相互依赖性。技术性的相互依赖性的主要来源是物品的非相容使用性和共享性。
  “有一个或多个非相容性物理用途和使用者的物品被称为非相容性使用物品”(注:[美]A·爱伦·斯密德:《财产、权力和公共选择》,中文版,6、56、61、269页,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由于资源总存在不同程度的相对稀缺,所以一种物品用于一种用途就相应减少了其他可能的产出,或者被一人使用后就相应减少了他人使用该种物品的机会,这就容易导致由相互依赖性所产生的矛盾和冲突,尤其当多个个人和群体试图得到具有非相容使用性物品或因不同偏好而试图将其用于不同用途时,非相容使用性物品如果具有较低的排他成本,例如食品、医疗服务等纯私人用品,则较易于通过市场定价来实现帕累托改善性质的交易以协调非相容使用中的冲突。当非相容使用性物品具有较高的排他成本时,例如专利、市场份额、拥挤的海洋渔场等,具有依赖关系的各方之间的相互影响力将大大增强,高排他成本物品的非贡献使用者即“搭便车”者的存在会影响到此种物品的供给,导致供给不足的矛盾出现,出现贡献者即有权使用物品者与非贡献者即无权使用物品者之间的冲突以及公共资源破坏性耗竭的相互依赖的两难困境。
  共享性物品是指可以被多个人共同享用而每个人的享用效果并不降低的经济物品。纯粹的共享性物品即纯公共物品如国防、非拥挤的公路如同纯粹的非相容使用性物品一样并不多见,但市场中大部分物品都具有一定程

度的共享性及消费的外部性。由于个人和群体间对于共享性物品在数量和质量上的不同偏好,从而导致在共享性物品供给数量及质量上的矛盾以及随之而来的成本分担上的冲突,同时,由于除国防这样极少的纯共享性物品是完全非竞争性及非排他性的,大部分物品都只具有有限的共享性,这样就出现某人或群体对物品的可用性程度依赖于他人对该物品可用性的制约的冲突可能。
    (二)价值性的相互依赖性
  与技术性的相互依存性不同,价值性的相互依赖性主要源自物品特性对交换价值的影响,即“当物品的交换价值被A的市场选择所影响时,A的选择对B的机会的影响被认为是金钱性质的,尽管物品仍然完好,但它与其他物品的交换能力受到影响。A和B之间不需要物质上的接触,这是一种影响交换价值的象征性地接触”(注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