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西方经济学 >> 正文

从2001年德国经济的发展看施罗德的“新中派”经济政策

时间:2007-3-23栏目:西方经济学

 2000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创下了统一以来的新纪录。于是红绿联盟热烈欢呼,认为施罗德的“新中派”经济政策开始生效,进而在2001年初便预言当年的经济能增长2.8%。然而好景苦短,仅过了一年,经济增长便出现了大幅度下滑,2001年国内生产总值只增长了0.6%,是统一以来的第二个最低增长率,在欧盟内也排倒数第二,仅比芬兰的0.4%略高一些。拉动经济增长的三大要素均大幅度下滑:个人消费仅增长1.4%;一向强劲增长的设备投资和出口也呈下滑之势,基本建设总投资原定增长3%,实际回落了4.1%,其中设备投资原定增长7%,实际回落了3.4%,建筑投资原定减少0.5%,实际下降了5.7%;出口原定增长8.5%,实际仅增长了5.1%;而仅库存下降一项就使国内生产总值减少了0.6%。就连被红绿联盟当作“重中之重”的就业问题也无大起色:就业人数只增加了5.5万人,远远低于预定增长的48万人。全年失业率为9.4%(东部17.5%,西部7.4%),仅比去年下降了0.2个百分点。年度财政赤字竟从上一年的1.2%上升到2.6%。(注:《德国2002年年度经济报告》。)于是从芸芸众生到经济专家到政坛显要无不议论纷纷,特别因为今年是大选年,更使这场争论不断激化,带上了严重的党派政治色彩。在朝者不惜摇唇鼓舌美化自己,在野者则大肆舞文弄墨攻击对手,弄得全国上下莫衷一是。作为一个德国党派政治的旁观者似乎应该对此说上几句超脱的话,以飨同样超脱的读者,这便是撰写本文的初衷。
    一、“人算不如天算”
  笔者曾于去年在本刊发表过两篇探讨德国经济发展的文章,着重介绍了德国经济的“德国病”以及施罗德医治“德国病”的“药方”。说句公道话,论“药方”之全,计算之精,魄力之大,在德国历史上堪称“稀有的罕见”,于是便有了前年经济复苏的佳音。但“药方”中偏偏缺了“天算”这一非正常的外部条件,而滑坡也恰恰主要由此而来。导致德国经济滑坡的“天算”因素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1.美国经济在持续爬坡100多个月后开始滑坡,而且拖了一大串发达国家、门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下水,其中当然包括德国。根据德国“专家委员会”的调查统计,美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3个百分点,从而造成德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近1个百分点。(注:德国“专家委员会”对德国经济发展的《2001/2002年度鉴定》。)这是因为,美国经济对西欧经济,尤其是德国经济影响本来就很大。而此次美国经济滑坡主要是因为采取提息来抑制经济过热,从而引发股市下挫,以致需求不足而造成的。因此金融市场、直接投资、企业联合会和心理因素这几个传输渠道的作用就十分突出,而正是在这些方面欧洲,尤其是德国受美国的制约更甚。
  2.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给本来已不景气的美国以及全球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特别是动摇了工业界和消费者的信心。美国为了应对此次事件决定降息450个基本点,在2011年前减免税收13500亿美元,并提出了400亿美元的应急计划。(注:《德国2002年年度经济报告》。)然而此类货币政策的刺激至少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充分显示出其效果,因此今年人们在表达对美国经济抱有复苏信心的同时也都难以掩饰自己的不安和担心。"9·11"事件对德国经济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同样也十分巨大,9月之前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为13.9%,9月就急剧下降到5.7%;(注:www.welt.de  2001年12月7日。)事件之后的第一个周一,德国股指Dax暴跌3%,自1998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4000点大关;(注:www.welt.de  2001年9月17日。)事件发生的当月,德国的机票预定数量减少了7个百分点,去往北美航线的营业额锐减30%。(注:www.welt.de  2001年11月28日。)汉莎航空公司的股票一度下跌了25%,每周损失1亿马克。(注:www.handelsblatt.com  2001年9月14日。)
  3.石油价格上涨。战后世界两大经济危机都是由于石油价格暴涨而引起的,2001年人们又经历了一次石油价格上涨给本国经济带来的冲击,德国作为世界石油和能源进口大国自然也无法幸免。当年石油价格一度飙升至每桶36.2美元,与正常价值相比,上涨了70%左右,给德国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困难。据统计,石油价格只要涨到每桶25美元以上就会使德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0.3-0.4%。(注:DW-World.de"Teures    Aufschwung"(《昂贵的石油威胁着经济繁荣》)2002年4月3日。)
  4.从英国开始肆虐的疯牛病和口蹄疫几乎席卷了整个西欧,造成德国食品价格大幅度上涨,其中猪肉上涨14.2%,禽肉12%,肉类和肉制品9%,水果11.7%,食品价格整体上涨了6.4%,(注:www.tagesschau.de  2001年10月11日。)因而拉动了德国整个消费价格和通胀率的上扬,达到1.8%,为1994年以来的最高点。(注:《德国2002年年度经济报告》,www.handelsblatt.com  2001年12月27日。)
  当然,可以列入“天算”的还有其它原因,如2001年要比上一年少2个工作日以及统计方法有更动等等,但主要的可以归纳成以上4点。它们的确对2001年的德国经济滑坡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使人们进一步看到,制订各类计划都要留有充分的余地,但同时也告诉人们不能因为“天算”冲击了“人算”就全盘否定了“人算”的成绩。
    二、“德国病”病情严重,短期治愈无望
  看来“天灾”确是事实,各方也都不否认,争论大的是施罗德的“新中派”经济政策是否正确,也就是说是否有“人祸”。在这一方面各派相互攻讦,你打我的痛处,我揭你的伤疤。其实,拿两党自德国统一十多年以来在对德国经济病况的诊断、采取的治疗措施和达到的效果来看,人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思路大同小异,效果半斤八两,但后来者(现在是社会民党)要稍强一些。这首先是因为冷战结束以后资本主义两大党之间的政纲发生了明显的趋同倾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前车之覆必然会成为后车之鉴,而在相互之间的批评和反批评中各方都会找到不少合理的内核。其实,振兴德国经济的真正关键不是相互攻击,不是自我洗刷,而是平静地共同来分析“德国病”,找到治疗“德国病”的正确“药方”。德国统一以来联盟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主义联盟)执政8年,社民党执政3年半。应该说,他们在治疗“德国病”上都倾注了很大的精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都很有限,原因之一是“德国病”病情严重,短期难以治愈;原因之二是都受到各种因素(包括党派政治)的制约。
  关于“德国病”病情的严重状况,笔者在去年本刊第2期登载的《德国经济与〈德国病〉》一文中已作了较为详尽的阐述。这里再从实际治疗过程中,特别是2001年的经济滑坡中发现的问题来加以分析。
  1.德国经济抗感染的能力很弱,特别是抗美国经济衰退感染的

能力很弱。所以人们才说:“美国经济一感冒,德国经济就要打喷嚏”。令人费解的是,反过来却不然。美国经济的繁荣却拉动不了多少德国经济。对这种“损则共,荣则离”的奇特现象人们就不得不到“德国病”中去寻找原因了。
  2.治疗效果小,病情好转慢。这尤其反映在东部地区经济振兴和失业问题上。统一以来历届德国政府都对振兴东部地区经济作了一次又一次的许诺,西部地区也以年均约1600亿马克的数额(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的6%)向东部地区输血,但东部经济始终不见起色。经济增长低于西部,失业率是西部的两倍,甚至两倍以上,工资在人为地拔高一段以后目前已进入停滞状态,拉平还不知要到何日,“同工不同酬”至今未能消除,甚至78%的人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降低了,(注:www.welt.de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