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西方经济学 >> 正文

从ODA看日本与亚洲经济的互补性

时间:2007-3-23栏目:西方经济学

  日本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即日本政府对外开发援助的简称。自1989年以来,日本ODA出现稳步增长态势,在1991~1997年期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ODA支出国。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日本已成为他们最大的政府开发援助受援国。尤其是日本ODA对亚洲经济的发展以及实现现代化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日本ODA的质量却也是一个在其国内和国际上都有争议的问题。本文试从日本ODA这一视角,分析日本与亚洲在经济上的互补性,以此说明日本提供ODA的目的主要出自于其自身利益的考虑。
    一、日本ODA的内容、范围和特点
  1.日本ODA是扩大出口的重要手段
  日本ODA被分为双边援助和对国际组织的贡献和捐献。双边援助分为无偿援助、技术合作以及项目贷款、非项目贷款和债务重订等。日本ODA以有偿援助为主,技术援助的比例很小。而且无论是无偿援助还是有偿援助,都不是直接以货币的形式提供,而主要是以商品和劳务的形式提供。其具体做法是受援国以政府名义在日本设立资金帐户,用受援资金支付在日本采购所需的费用。这些采购的物资、设备都是日本企业的产品,从而使两国间的政府开发援助资金最后都转成了日本国内有关产业的收入,一分钱都没流到国外。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的ODA都是有条件的,它实际上是日本扩大出口的重要手段之一。
  2.亚洲国家是日本双边ODA的主要接受国
  1996年日本双边ODA的前10个接受国家依次为印尼、中国、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墨西哥、埃及、柬埔寨、斯里兰卡。亚洲国家总共获取日本ODA41.4亿美元,占ODA总额的49.6%。就亚洲地区而言,东南亚各国所占份额最大,到1996年有所下降,东北亚地区则有所上升。1996年,中国和印尼分别是日本ODA在东北亚和东南亚最大的接受国。近些年来,中国和印度尼西亚逐渐成为日本双边ODA受援国中的领先者。
  3.日本ODA援助项目以基础设施为主
  主要发达国家在对发展中国家提供ODA援助时,主要集中于计划援助和社会援助,包括为社会经济开发所进行的建设项目、建设事业的援助;对发展中国家教育、保健、医疗、卫生事业的援助。而相比之下,日本则是以包括运输、通讯、能源等经济基础设施援助为主。在近几年,还开始对留日的经济困难学生提供ODA援助,以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以1992年为例,在日本的双边ODA中,社会基础设施占17.5%,包括教育、健康、水源、卫生、人口等;经济基础设施占27.3%,包括运输、交通、河流开发、能源等;生产部门占27%,包括农、工、建筑、贸易等;多部门为1.1%及其它27.1%,包括结构调整、商品贷款、债务减轻等。[1]
    二、日本与亚洲经济的互补性
  日本作为一个经济超级大国,其经济地位由三个部分构成,即国际贸易、对外直接投资和ODA。通过对日本经济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日本ODA在日本与亚洲经济的互补方面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日本许多经济学家早就已经认识到,面向21世纪从世界经济的角度来说起作用的不是美国、欧共体和其他地域,而是“西太平洋地区”(亚太地区)的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对于今后历史时期在世界经济中起相应作用的最有资格的国家,使我把它叫做‘西太平洋地区’的一群国家”……“这一区域的发展与日本的发展至关重要。”因此“我们的目光是不是要多少从西向东、从欧美世界向亚洲转移呢?”[2]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日本回归亚洲的意图。另外,制约日本经济发展的一些因素也是促使日本与亚太各国及地区进行经济合作的重要原因。
  首先,日本国内资源贫乏,日本能源的100%、粮食的70%都依赖进口。这决定了海外贸易对日本经济具有极端的重要性。
  其次,近年来日本劳动力趋于减少,这种趋势在2000年达到高峰,日本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预计在2020年老人比例将达到25%。劳动力缺乏问题将更加突出。
  制约日本经济发展的这些因素,可以通过与亚太国家与地区进一步的经济合作而加以解决。日本在亚洲地区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它对亚洲各国和地区的ODA来体现的。ODA成为日本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
  1.日本ODA成为减轻贸易摩擦的重要手段
  战后,日本的贸易增长率非常高,其对外贸易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贸易顺差的巨额累积。日本同美国、欧共体、亚洲的国际贸易一直都处于出超地位,而且这种贸易顺差一直在持续增长。据日本大藏省1993年的贸易报告称:当年日本对东亚的出口为1140.92亿美元,进口为22.4亿美元,贸易盈余达到618.52亿美元,经常项目盈余比上年增长30.5%。这导致日本与他们的贸易摩擦不断深化。
  而另一方面,随着欧洲和北美相继宣布成立统一市场和自由贸易区,日本为了削弱这两大经济实体所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影响,主动加强了和亚太国家、地区的经济交往。并且,在过去的10多年里,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都经历了高速的增长,随着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国内的消费能力也大幅提高,从而能为日本提供广阔的市场。
  显而易见,与亚太国家和地区不断加剧的贸易摩擦不利于日本经济的长远发展。亚太国家和地区纷纷要求日本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扩大ODA,返回一部份贸易盈余。通过提供ODA,一则可以改善日本与发展中国家的友好关系和经济联系,以此减轻因侵略战争使亚洲国家产生的怀疑和抵制;二则通过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亚太经济的发展,为自己提供长久而广阔的海外市场。
  大量的贸易盈余为日本ODA的实施提供了经济前提,而通过ODA,又进一步促进了日本与亚太贸易的发展。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ODA本身也是一种扩大商品出口和资本出口的重要手段。
  2.日本ODA为对外直接投资铺设道路
  从历史上看,日本对外直接投资的地域分布开始以亚洲为主,之后流向北美,特别是美国和欧洲的比重增加。进入90年代后,亚洲的份额又开始上升。由于日本劳动力的不足,迫使日本加速了对外直接投资,将制造业等劳动力特别紧缺的行业迁移到具有廉价而充裕劳动力的中国及东南亚等地区。另外,为了减轻与欧美等国家的贸易摩擦,日本将亚洲作为其企业的“迂回生产基地”,一次性实现日本企业的“销售扩张和生产基地扩张”。[3]
  但日本在亚洲的直接投资却遇到了一系列的制约因素,其中包括落后的工业基础设施、低下的劳动力素质、日趋高涨的工资以及国内市场狭窄、政治风险、中层管理人才不足等。其中落后的工业基础设施被认为是最重要的问题。一般新兴工业经济体的工业基础设施能够基本满足日本企业直接投资的条件,但像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这些国家的状况就远远不能令日本人满意。而在中国和越南,基础设施的发展速度也远远落后于外资流入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改善亚洲国家的投资环境便成为首要问题。这也是日本ODA援助项目以基础设施为主的原因。日本通过ODA改善投资环境,为民间资本流向亚太地区铺平了

道路。
  正因为日本提供ODA是为本国服务,所以在外人看来,日本的ODA项目质量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首先是比例问题。早在1970年,“联合国第二届国际十年发展的国际发展策略”中,即建议ODA捐献国的ODA占GNP的比例应达0.7%。日本ODA虽在数量上位居第一,但占GNP的比率却很低。以1994年为例,日本ODA占GNP的比率,在21个DAC(Development  Assistance  Committee)国家中排名第14位。日本的无偿援助比例和构成也一直低于DAC家平均水平。
  其次,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