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西方经济学 >> 正文

美国经济尚无“大萧条”之虞

时间:2007-3-23栏目:西方经济学

   一、今年二季度美国经济表现远低于市场预期
  7月底新公布的数据对2001年以来GDP表现作了全面修订,这些数据真实反映了近一年半来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脉络(表1)。首先,数据将2001年4个季度的GDP分别从1.3%,0.3%,-1.3%和1.7%调整为-0.6%,-1.6%,-0.3%和2.7%,其中第一到第三季度为连续三个季度的负增长,表明美国经济确曹进入过经济学意义上的全面衰退。其次,数据将2001年全年GDP增长率从1.2%下调至0.3%,显示此次美国战后第10次衰退(也是21世纪首次衰退),不仅时间比原来预期的长,而且程度也更严重。
  表1:2001年以来美国GDP数据  (年率,%)  
        01Q1   01Q2  01Q3  01Q4  02Q1  02Q2
实际       -0.6  -1.6  -0.3    2.7   5.0   1.1
名义      3.0    0.9    1.9    2.2   6.5   2.2
价格缩减指数  3.7    2.5    2.2  -0.5   1.3   1.2
消费      2.4    1.4    1.5    6.0   3.1   1.9
非居民固定投资  -5.4   -14.5  -6.0   -10.9    -5.8    -1.6
出口       -6.1   -12.4  -17.2  -9.6   3.5    11.7
进口       -7.9  -6.8   -11.8  -5.3   8.5    23.5
政府支出    5.7    5.6  -1.1  10.5   5.6      1.8

  
  资料来源:  Economy.com,2002年7月31日,转摘自《纽约金融》2002年第7期。
  尤其重要的是,与一季度形成鲜明对比,二季度美国经济表现远低于市场预期。首先,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慢。一季度美国GDP增长率曾数次上调直到6.1%,这个数据在7月31日被下调至5.0%,仍是较快的增速,但二季度GDP较一季度明显回落,实际增长率仅为1.1%,只有市场原来预期的一半,这一数字使得市场对今年美国经济恢复增长的预期大打折扣。其次,失业率持续高企。美国失业率在去年12月份达到5.8%的近7年最高点后,今年初曾有所回落,前三个月分别为5.6%、5.5%和5.7%,但进入二季度后又再入升轨,4月、5月和6月的失业率分别达到6.0%、5.8%和5.9%,7月和8月分别为5.9%和5.7%,均处于较高水平。再次,贸易逆差持续扩大。今年前5个月美国贸易逆差为188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831亿美元又有增加,并且从动态过程看,贸易逆差呈逐月扩大趋势,前5个月的贸易逆差分别为335亿美元、364亿美元、366亿美元、402亿美元和415亿美元。最后,金融市场波动幅度加大。受科技股泡沫破灭和大型公司会计丑闻事件影响,美国股市和汇市在二季度均出现大幅波动,其中二季度末道琼斯、标准普尔500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比一季度末下跌了11.1%、13.8%和21.3%。
  从GDP构成看,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减慢的直接原因在于:
  1.消费者支出增速回落。过去一年半支撑美国经济免于更严重衰退的消费者支出在二季度开始明显失去动力,从去年第四季度的6.0%降至今年一季度的3.1%后又进一步降至二季度的1.9%,其中耐用品消费支出由一季度下降6.3%转为增长2.4%,非耐用品消费支出由一季度增长7.9%转为下降0.6%,服务消费支出增长0.1%。房地产支出在二季度成为消费者支出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但仍无法扭转消费支出下降的整体趋势。
  2.投资支出与制造业再次显示下滑趋势。一季度美国投资和制造业都曾有过明显的好转趋势,市场曾以此作为预期经济前景的主要指标,但二季度的情况有了很大变化。二季度国内投资增长8.1%,比一季度的18.2%大幅回落了10.1个百分点。制造业受投资支出下降影响,在二季度开始出现波折,芝加哥和ISM采购经理指数从第一季度的稳定上升到二季度开始波动,到7月份更是大幅下滑,其中ISM指数中的新订单一项降幅最大,从6月的60.8降到50.4,而未交付订单则降到50以下。与制造业同步,非制造业也出现减速趋势,8月份数据显示非制造业指数已下降至50.9的今年以来最低点,反映消费者对服务需求的疲软和服务业增长迟滞的情况。
  3.政府支出增速回落。二季度美国政府支出增长1.8%,比一季度5.6%的增长速度回落了3.8个百分点,其中联邦政府支出增长7.4%,与一季度持平;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支出下降1.1%,而一季度为增长4.6%。
  4.外需进一步减弱。二季度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增长11.7%,比一季度加快8.2个百分点;但同期进口增长23.5%,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出口的增长。受此影响,二季度进出口差额比一季度扩大了509亿美元,仅此一项即使二季度GDP增长减少1.8个百分点。
  综合看,二季度消费者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1.30个百分点,比一季度回落了0.92个百分点;国内投资的贡献为1.19个百分点,回落1.34个百分点;政府支出的贡献为0.33个百分点,回落0.71个百分点;商品和服务净出口贡献为-1.77个百分点,一季度为-0.75个百分点。以上均反映出美国经济在二季度大幅回落的情况。当然,除以上直接原因外,导致美国经济衰退的基本因素,如对IT等高科技产业的过度投资,科技股泡沫的膨胀和破灭,以及9.11事件的冲击等,仍是影响二季度美国经济走势的关键因素。
    二、美国经济险象环生再次引起对其走势的忧虑
  在美国经济今年一季度出现强劲复苏后,国际社会大多认为今年将是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并有力拉动世界经济复苏的一年。然而二季度以来美国经济的险象环生,特别是最近公布的经济数据,再次增加了人们对美国经济以至全球经济状况的忧虑。目前对美国经济今明两年短期走势主要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是认为美国经济仍处于复苏之中,今年增长率将达到3%甚至4%,明年将达到3.5%以上;二是认为美国经济前景暗淡,将出现两次负增长的双底现象,甚至可能会出现类似30年代的“大萧条”。
  对美国经济持乐观态度的主要是政府决策部门和一些经济研究机构,

归纳其理由主要有:(1)美国工业生产今年连续6个月出现增长,其中6月份工业产值比上月增长0.8%,5月份工业产值亦从早先公布的0.2%增幅修正为0.4%,同时消费依然平稳增长,显示美国经济基本面依然健康;(2)经过连续11次降息,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下降至40年来的最低点,企业和个人节省借贷成本500多亿美元,降息对经济复苏的滞后效果陆续显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