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财政学论文 >> 正文

非法经济:对国际经济和社会安全的巨大威胁

时间:2007-3-23栏目:财政学论文

一 对全球非法经济总体形势的估计
  所谓非法经济,即指那些游离于官方经济之外(未经国家税务部门或经济统计部门注册)的经济行为和现象,主要是以现金交易和不纳税的经济活动。从广义上讲,非法经济包含有两类:一类是“灰色经济”,主要指偷税漏税、贪污受贿及收受佣金等各种形式的经济舞弊行为,这是各国普遍存在的现象,构成了非法经济的主要部分;另一类是“黑色经济”,又称犯罪经济,通常以贩毒、走私、卖淫、拐卖人口、偷盗抢劫等犯罪手段牟取暴利,往往是一种有组织的团伙行动。这类经济正在当今全球非法经济中占据日益重要的分量,对经济和社会的危害尤大。
    (一)全球非法经济规模巨大
  据估计,目前全球非法经济(或称非正规经济)的总体规模约达9万亿美元(同期全球正规经济的规模为39万亿美元),即相当于当今美国的经济规模。(注:[美]《新先驱报》,1999年10月18日。)联合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在全球整个非法经济收入中,其中有组织犯罪活动的年收入大约为1万亿美元。又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进入全球金融市场流通的各种非法经济收入,在20世纪80年代初,每年大约有800亿美元,1992年上升至8800亿美元,此后猛增到12500亿美元。(注:[沙特阿拉伯]《中东报》,2000年11月1日。)据奥地利林茨开普勒大学教授弗里德里希·施奈德对76个工业国和新兴工业国的非正规经济情况进行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发达国家,非正规经济大约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5%,在发展中国家则相当于GDP的33%以上。该研究指出,非正规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约占其GDP的70%以上,规模最小的国家也约占其GDP的10%。当今,黑色经济在转轨国家更呈泛滥之势。仅以俄罗斯为例,俄罗斯从事黑色经济活动的人数约达600万人,约占自立人口数的9%。(注:Guilhem.Fabre,Les  prospérités  du  crime——trafic  de  stupéfiants,blanchiment  et  crise  financières  dans  l'après-guerre  froide,Paris,Edition  de  l'Aube,1999,p.32.)据俄罗斯报道,犯罪团伙控制着俄罗斯近60%的国有企业和50%各种形式的私有企业。俄罗斯2/3的消费市场和输入国内市场一半以上的进口商品均处于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控制之下。(注:[俄罗斯]《独立报》,2001年9月7日。)据联合国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俄罗斯犯罪组织拥有或掌握着该国40%的国内生产总值。又据美国财政部专家1999年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俄罗斯人的收入有一半是来自地下经济,俄罗斯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和国民收入要比俄罗斯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高出1倍,大多数人隐瞒的收入占其实际总收入的40%。
  从以上列举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我们便不难看出当今全球非法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何种程度,它不仅涉及发达国家,而且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转轨国家中,各种非法经济活动十分猖獗,并呈进一步扩大之势。
    (二)全球毒品泛滥成为人类面临的一大公害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毒潮大肆泛滥,波及到世界各大洲,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幸免。据联合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目前世界范围内毒品年交易额约达5000亿美元,即占世界犯罪经济收入的一半,制毒、贩毒因而成为整个犯罪经济中的最重要部分。
    1.毒品供应品种翻新,产量迅猛上升
  长期以来,世界毒品生产主要来自三大源头:一是东南亚的“金三角”,即老挝、泰国和缅甸三国边界交汇处;二是西南亚的“金新月”,即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三国边界接壤地区;三是南美洲安第斯山的“白三角”,涉及秘鲁、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三国。据联合国毒品控制署的报告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鸦片产量增加了1倍,目前世界上约有300万人靠种植鸦片为生,“金三角”和“金新月”的鸦片种植面积合计占世界种植面积的90%。(注:[西班牙]《改革16》周刊,1999年3月16日。)“金三角”地区种植大量罂粟(提取海洛因的原料),鸦片年产量达2500~3000吨。“金新月”地区也是鸦片的主要生产地,目前的鸦片生产量已超过“金三角”。其中阿富汗仅1999年的鸦片产量就达到4600吨(比1998年翻了一番),2000年约达7000吨,成为世界毒品原料第一生产大国,占世界鸦片生产量的75%。南美洲的“白三角”地区以种植古柯(提取可卡因的原料)而著称。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是世界最主要的古柯种植地,可卡因的生产加工主要在哥伦比亚,其年产量由1985年的500吨增加到1995年的1000吨,约占世界生产的90%,(注:[西班牙]《改革16》周刊,1999年3月16日。)成为世界生产可卡因终端产品的制毒、贩毒基地。
  在毒品生产量迅速增加的同时,毒品供应品种也日趋多样化,不仅有传统的鸦片、吗啡、大麻,而且毒性更烈的海洛因、可卡因更呈迅猛泛滥之势。最近几年,诸如“禁药”、冰毒(即甲基苯丙胺)等新产品又在世界大肆横行,荷兰是世界最大的“禁药”生产地。联合国禁毒署的专家警告说:“冰毒将逐渐成为21世纪全球范围内滥用最为广泛、蔓延最为迅速、危害最为严重的毒品品种。”
    2.毒品消费迅猛上升,并呈现由“北”向“南”扩展、蔓延之势
  据2000年7月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刑警组织第五届国际海洛因大会公布的资料,当前全世界有1.4亿人吸食大麻、1300万人吸食可卡因、860万人吸食海洛因、3000万人滥用苯丙胺类兴奋剂,全球吸毒人数合计近2亿人,其中吸毒成瘾者超过5000万人。欧美国家一直是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地。据美国国务院透露,美国当前有1400万毒品消费者,其中可卡因吸食者有360万人。据估计,美国吸毒者每年的毒品花费高达400亿~1500亿美元(2000年吸毒共花费624亿美元),美国已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注:《参考消息》,2000年3月14日、9月9日。)在西欧,目前大约有4000万人吸食大麻、500万人使用海洛因。吸毒已扩及到社会各个阶层,尤其是青少年吸毒者日趋增多。据美国官方公布的调查资料,在12岁以上的美国人中,有36%尝试过毒品,40岁以下的人中约有半数尝试过大麻。英国和爱尔兰有50%的18~24岁的年轻人有过吸毒史,法国有1/3的学生尝试过毒品。意大利的吸毒者中,16~20岁的青少年占83%。
  20世纪90年代以后,毒品消费市场正呈现由“北方”向“南方”国家迅速蔓延之势,原来的毒品生产国及转运国同时变成为毒品消费国。据联合国统计,当今世界生产的海洛因有将近一半是在欧美市场消费,其余则是在转运地区就地消费。例如俄罗斯,最近5年来的吸毒人数比过去增加了2倍,仅2000年青年中的吸毒人数就比上年猛增了80%。(注:俄通社-塔斯社报道

,2000年6月22日。)在中国,自1949年解放后早已绝迹的吸毒现象,从20世纪80年代起重又死灰复燃,90年代后更呈迅速蔓延之势。据国家禁毒委员会公布的资料,截止到2000年底,仅中国公安部门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已由上年的68万人增加到86万人,即增加了26%(实际吸毒人数还要多),在吸毒总人数中,15~35岁的占85.1%。据外国学者估计,目前中国毒品走私的年营业额约达60亿~120亿美元,海洛因年消费量达40~80吨。(注:G.Fabre,p.162.)德国《世界报》在1999年4月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警告说:“中国有成为亚洲头号吸毒国家的危险。”
    3.毒品交易日趋跨国化
  毒品走私尽管存在高风险,但利润丰厚、运作简单、易于组织,因而日益猖獗。由大毒枭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