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经济论文 >> 投资论文 >> 正文

投资的陷阱

时间:2007-3-28栏目:投资论文

首先是生存,其次是利润
  岁月无痕。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看到了一些企业在成功经验的引导下,一旦直觉项目良好,就会勇敢地惊险一跃——直觉加勇敢造就了令人艳羡的财富;我们却没有看到,更多的企业在直觉加勇敢的一跃中,无声无息地掉进了深不可测的投资陷阱中。
  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9年;
  每隔3年,100家企业中就有近68家死亡;
  每隔5年,北京中关村100家企业就有近92家消失;
  每隔20年,中国80%的企业将会被淘汰。
  没有投资就没有发展,投资是寻找新的赢利机会的惟一途径,也贯穿于企业经营的始终:新建项目的投资、扩建项目的投资、技术改造的投资、参股控股的投资。每一项投资都蕴含着新的希望,每一次投资都面临着无尽的风险——尤其对民营企业而言,一次投资失误也许就意味着一生的一蹶不振。
  进入一个行业是容易的,在一个行业中愉快地生存却非常困难。我们很快就能学会驾驶汽车,但却不得不用一生的谨慎来避免行路中的每一次事故——因为也许极小极偶然的一次失误就会丧失自己的生命:
  优惠的政策、转轨的体制、开放的市场,爆发的巨大能量像漩涡一样吸引着大大小小的投资者,这时,你也许会不知不觉掉进政策和非市场竞争的陷阱;
  小企业在市场中的风雨飘摇和跨国公司的无坚不摧形成鲜明的比照,你不自觉地倾慕规模的魔力,这时,你也许会在欣欣然中掉进规模经济的陷阱;
  市场越来越破碎狭小,利润越来越透明稀薄,创新求变的呼声越来越高,面对惨烈的传统市场,剑走偏锋的思路也许会把你悄然带进求新求异的陷阱;
  ……
  我们努力为企业掀开每一个铺满鲜花的陷阱,我们祈祷每一个企业都能穿越风高浪急的市场,平安到达对岸——因为企业的成长是如此艰难。尽管这样做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这样做了。在翻阅和分析了数百个投资案例后,我们发现:
  为商之道在于适者生存。尽管世界上有成百上千种赚钱的方式,有成千上万种赚钱的项目,但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能赚钱的项目很多,关键在于是否契合自己的优势。在这个浮躁的商业时代,看别人如何赚钱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看自己能赚哪种钱;
  风险与利润同在,但生存却是经商的第一要诀。无限风光在险峰,但因为实力和市场的差别,很多商人已经没有了交学费的资格;市场中也早已少有一夜暴富的神话,有的只是在不断降临的危机中战栗地生存。
  观念的改变导致生活改变。当我们学会了在别人的失败中发现自己,当我们学会了在轻舞飞扬的时候发现地下的陷阱,我们就可以而且只能说:
  我们正在成熟。
    环境篇:远景幻象
  近年来,我们不断看到林林总总的投资失败案例,让人揪心的同时,更感叹中国企业面临的市场环境之艰难,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成长之艰难。以前只有在市场缝隙中生长的民营企业们,在日益开放的市场环境中惊喜地看到了公平、公开、公正的曙光,看到了以往只有垄断行业才有的投资机会,对利润的渴求使他们纷纷开始了惊险的一跃,却不知不觉掉进了政策机会、非市场竞争、人文环境以及技术、人才等层出不穷的陷阱中。
  对投资者而言,一个未知的行业就像遥远沙漠上空美丽的海市蜃楼,因为遥远而显得美丽。只有穿越之后,才知道美丽的远景只是各种光线融汇而成的图景而已。优惠政策、垄断行业的高利润高回报、高新技术等,对准备进入和新进入者而言,没有实实在在的调查研究和充分的风险准备,都只能是一道美丽的幻影。
    政策性陷阱
  政策机会是中国企业最青睐的投资方向之一,从世界范围来看,政策方向的调整、新政策的出台对相关产业也具有巨大的影响,甚至成就了很多知名跨国企业。中国沿海大量民营企业也就是充分利用了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机会,形成了中国最具活力的经济区域。但对政策性机会的盲目追求却常使投资者在毫无准备的时候,一步一步踏进政策性投资陷阱中。
  2002年3月,《广东省零售药店设置暂行规定》宣布开放广东药品零售市场,由于外来人口多,药品零售业发展空间巨大,众多外来商家蜂拥而入,纷纷投资广东药品零售市场。但仅几个月时间,在政策封杀之下,一些投资者损失惨重,苦不堪言。
  在举世闻名的珠江三角洲外向型加工基地东莞,市药监局不但严格执行去年6月开始施行的“500米直线范围内不准开设第二间零售药店”的审批标准(该标准至今年7月才宣布取消),而且设置了许多异常繁琐复杂的技术性程序,如分店负责人必须提交个人户口本原件,必须到原户籍所在地居委会开具法律上无不良品行记录的证明,开具婚育证明,必须承诺24小时经营等。一家药店在交了30多万元店铺转让费和22万元铺租之后,仅仅因为离它250米远的百货公司里有一个本地药房所设的几米长的药品专柜,至今依然大门紧闭。
  与此类似的政策规定包括:一些地方规定民办学校必须先买200亩地,拥有6000册书籍,然后才有申请资格;民营开办电信增值业务的申请资格包括场地、设备和专业人员……而进行了这方面的投资,并不意味着投资者一定会获得开业资格。
  在这些行业,投资者因为走了第一步(满足原先知道的申报条件)而可能会被深度套牢。从管制的角度看,这些要求顺理成章,但从商人的角度看,先进行“资格投资”然后才能申报经营资格,风险就大大上升。而且,一旦申报条件改变,投资者的前期投入则会尽数打水漂。
  今年9月15日,《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正式施行,同时新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已酝酿到第七稿。新政策对新药申报制定了5年的监测期,监测期内一个品种只能有一家被批准上市。在此之前,由于仿制国外新药受到保护且研发成本低(只需12万~2000万元人民币,而国外一种专利药研发需3~5亿美元),投资商对医药行业趋之若鹜。新政策出台后,国内药厂不仅没多少新药可报,连能开发的产品都将寥寥无几,4000多家西药厂面临生死存亡的困境。
  在我国进入WTO后,出于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和完善法制建设的考虑,将进入一个政策法规大调整的非常时期,企业遭遇类似的政策调整将会更多,一些对政策有极大依赖的投资项目,如果不能及时考虑好撤退、转向或是减少对政策的依赖,一旦政策调整,都将面临难堪的境地。除了政策的行业审批限制、政策的变化包括城市规划调整给投资者带来的风险外,政策执行的时间差、空间差以及执行力度差别都会成为一个个投资陷阱。
  要避开政策性陷阱,重要的是不要过分依赖政策。在国内投资的外商投资企业中,新加坡、韩国投资商遭遇政策陷阱而失败的多,而欧美企业相对较少,主要原因是欧美企业在投资过程中,较少受优惠政策吸引,而更多地看该地的市场环境及项目本身在该地的市场前景。
  针对政策性陷阱,国家经贸委博士后研究员赵晓给投资者的建议是:
  1、加强与政府沟通,保证政策信息来得更快更准确,因为政策的确包含着巨大的商机;
  2、忌贪小便宜吃大亏,不能仅仅因为政策优厚而不顾投资的其它条件;
  3、提高对政策的应用水平,不要把宝全押在政策商机上,要根据自己的实力进行投资;
  4、政策应用适当,不要过头,留心政策的变化。
    非市场竞争陷阱

  企业是市场中的动物,只能在市场链条中生存。市场的生态环境一旦被破坏,企业的生存就岌岌可危了。在企业的投资行为中,垄断部门的市场壁垒是一个极大的投资陷阱。
  今年7月,影视大鳄邓建国公开宣布退出影视圈,并声称到年底会有60%左右的民营影视公司关门大吉。在记者采访时,邓建国表示退出的直接原因之一是“影视剧市场并不健全,存在着垄断、限价等不正当竞争,仅电视台欠巨星公司的钱就达到了2000万元,这对一个民营影视公司是致命的。这也是圈内普遍的现象,只是影视公司都不愿得罪自己的片商而已。”
  而就是这个不能正当竞争的市场,因为国家经营政策的开放和门槛的降低,却挤满了大大小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