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论写作文与写文章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论写作文与写文章
  
  写作文与写文章是有些区别的,我也是最近才有点发现的。也许还有人心存疑虑,因为写作文与写文章都是文学的创作,所以也就分不清所以然来了。便像是稀饭和粥的关系,黏黏糊糊分不清。
  
  老师布置的作文我是一次也没落下的——不交!不过她安排的周记我倒是交得勤,一般要求是交两篇,我最多的时候一下子弄了七篇。究其原因呢?就是老师安排的作文太过于限制了,有框架化,虽然我也能写得出,但是却不想动它。至于周记,那是因为没有限制,我可以胡来,所以一动笔便不能随心的停下。老师也曾在我的文章《书恒》 内有过一句评语,她说,高考作文即是在戴着镣铐跳舞。即便如此,她照样还是要求我写应试作文,要求我戴着镣铐跳舞。
  
  似乎古时候作文和写文章是一个概念的吧。不过放到现代后,作文便成了一个名词,只有冠上“写”字才成为动词。在古代,作文二字本身就是动词了,意思为创造文章,所以,古时候的作文和写文章是一回事。即是创造,那就不应该有陈旧化,抄袭化,我没有说写作文就是抄袭。可是却也等同于抄袭,因为许多同学的作文布满了名人名言,却没有属于自己的风格。写文章却不同,它是随意而来,就是文随心动,心随文走。因创造的人不同,也就风格迥异。
  
  写作文不可避免的问题便是过于做作。因为写作文是有着利益目的的,为了能一下子抓住阅读者的目光,往往动用大量华丽的词藻来修饰。这类文章,多是看第一眼,不错,佳作,再看第二第三眼,就毫无知味了。因为它们太过于表面的华丽,而忽视了内在的修养。不过这也能理解,因为写作文多为考场中,阅读者赏文的时间也不会那么充裕,写得华丽些就更能短时间内抓住阅读者的心,所以也就能顺利拿到高分。这算是应试写作的一种另类的悲哀吧!举说一下,朱自清的《匆匆》 和《背影》 这两篇都是难得的佳作,但是在初读者读来,《背影》的写作手法似乎并不比《匆匆》 高。但是当读久了之后,才能慢慢地读出《背影》当中的精萃。比起《匆匆》来更有过之而不及。这两篇文章,《匆匆》是有点应试作文的影子的,连齐老也曾说过此文有着过多的刻意修饰。不过毕竟是高手,再多的修饰也不曾掩盖他本身的特点,所以他还是一篇佳作。反观现在要求的作文,大多都大同小异,在写作文的要求中,貌似是一定要在结尾有一个深刻的道理体会的。这倒是难为大家了,像一个哲学家一样地去审题,看他们文中道理铺天盖地,但其实正常生活中还是那样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所以我就倒不通了,即是行文,为何一定得从文中道出点道理来呢?即是行文,那就该是凭心而作。写文章就类似于“无限制自由搏击”概念,当没有限制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一个人的最大潜力。在我桌上的那一本接近5厘米的厚厚的《高考满分作文》这本书中,能流传且让大家耳熟能详的文章却不如它旁边那本不足1厘米厚的《朱自清散文集》里面的文章多。你一生写作文无数,却永远也比不上人家寥寥数篇的文章。这不是悲哀么?
  
  写作文是属于有目的的做作式的行为,即是有目的的,所以也就免不了有些该说有些不该说。这个我确实是办不到。写文章则是属于书写自己内心的篇章,虽说写出来的东西也许不够才华,但至少还是归真的。
  
  写作文吧,倒是可以让你学会如何的去阿谀奉承,倒与教育本身的目的事与愿违了。
  
  最后便来解一下“文” 这个字,这个字只有寥寥数笔,简单明了。其实就是在告诉人们,行文,不求华丽,能道明即好。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