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沂水春风》教学内容探讨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沂水春风》教学内容探讨
  
  【中文摘要】《沂水春风》一课教学内容可确定以下六个教学点:1.文言文知识教学;2.文章的线索;3.孔子为什么要“与点”;4.怎样批判地看待孔子对子路的批评;5.人物描写的方法;6.文章结构的层次性。前三个教学点是正确解读文本的必须,第四个教学点是根据《〈论语〉选读》一书的课程理念为了培养学生批判继承传统文化的能力,最后二个教学点是根据文本特点突出课文的语文味。在实际教学中,以上教学内容可适当取舍。
  
  【关键词】教学内容   课程理念   语文味
  
  语文教学内容该如何确定?这是当前语文教学讨论的热点话题。一篇课文该教什么,这本不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如今却成了大问题呢?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有二个,一是对文本解读上的不同导致了教什么上的因人而异,二是一篇课文的多个教学点,因教材编者、学科指导意见制定者和具体执教者理念上的差异而取舍不同。
  
  《沂水春风》是高中选修教材语文版《〈论语〉选读》中的一篇课文,又名《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一直是高中语文教材的传统篇目。文章通过孔子和四个学生的谈话,写出了学生们的志趣、性格,表达了孔子的思想态度。全文结构完整,形象鲜明,具有很强的文学性。
  
  本文该教什么?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给出的教学建议是:“这篇课文可以按‘言志’这一线索,从分析人物形象的角度确定教学思路。分析人物形象与分析人物的语言和写作特点结合起来。对孔子思想分析不宜过多。对孔子为什么要‘与点’的问题,也不宜讨论过多。”浙江省教育厅制定的《语文学科教学指导意见》中给出的教学目标是:1.了解孔子的教学风格,理解孔子“礼乐治国”的政治思想。2.理解并积累文中常用的文言词语。3.背诵重点章句。不难看出,二种教材对同一篇课文确定的教学内容是有差异的,人教版侧重文本写作特点的教学,建议对其思想不宜过多纠缠,而作为选修教材的《〈论语〉选读》,浙江省的《语文学科教学指导意见》却强调文本的思想教学。这种差异是两本教材在课程结构中的不同地位造成的。前者是必修课程要强调语文教学的基础性,后者是“文化论著研读”系列选修课的一种,要突出语文的文化性。但是不管教学哪种教材,这篇课文有二个教学点是必须解决的。一是本文的线索,二是孔子为何要“与点”.线索的教学在本文十分重要。这篇课文以言志为线索组织材料,按照“问志—言志—评志”的过程结构文章,整篇文章显得思路清晰,文意晓畅。抓住这一教学点就会顺利完成对课文的整体把握也为课文的进一步解读做了必要铺垫。要理解第二个教学点中的孔子为何要“与点”,关键是如何理解曾皙所言之志。对曾皙所言之志的理解,历来是有争议的,通常有三种观点。一是认为曾皙谈的是太平盛世的图景,是礼治的结果;二是认为曾皙的话体现了儒家礼乐治国的理想;三是认为曾皙流露出的是道家的消极思想。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和浙江省的《语文学科教学指导意见》都采用了第二种观点,即认为曾皙的话体现了儒家礼乐治国的理想,是礼治的最高境界。相比之下三子之志虽有骄谦之分,却无本质之别,都志在为政,低于曾皙的境界,所以孔子只对曾皙的话深有感慨,大加赞赏。以上二个教学点我们可以用“一条线索,二种境界”加以概括并以此为思路组织教学,笔者试教后,效果很好。
  
  以上内容是本文的教学重点,多数执教者认为教学至此就可以了,但笔者认为这样还是不够的。与人教版不同,从《〈论语〉选读》一书在课程结构中的地位和性质看,《〈论语〉选读》是“文化论著研读”系列选修课的一种,该课程的核心目标是培养正确解读和批判继承传统文化的能力,以上教学最多是做到了“正确解读”,“批判继承”似未体现。该书前言中特别提出了要“探究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地位和作用”的学习要求。编者说“如何对待历史文化传统,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的重要课题。学习中应结合具体内容,积极探索传统文化在中国现代化和社会主义新文化中的地位与作用,以科学的态度对待传统文化,批判地继承历史文化遗产”.编者这一要求是明确告诉我们教学中应关注文本的现实意义,学会批判地继承。按照这一要求,学习本文时就不能满足于理解孔子“礼乐治国”的政治理想,还要引导学生思考孔子在二千多年前提出的政治思想在二十一世纪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是否过时,哪些我们要继承,哪些我们要批判。我在教学中提出这一问题时,引发了学生的激烈争论,大家经讨论后一致认为,孔子的政治思想不仅没有过时,有些今天我们还不能达到,甚至今天的中国还在践行着三子的为政之道。比如冉有的“足民”思想其实就是要使百姓富起来,这和我国今天正在实行的富民兴国政策竟高度的一致。当然冉有这一思想也是受到孔子的教诲。《论语。》中有这样的记述:“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再如子路的强兵治国之道“可使有勇,且知方也”意说子路要培养一支作战勇敢、深明道义的正义之师。公西华的志向在于礼治,即用礼仪教化百姓,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有文明礼仪方面的意思。这些思想和做法都是值得我们今天借鉴的,这需要我们继承。
  
  从批判的角度,学生对孔子的做法也提出了异议。文中子路因说话不谦虚而被孔子轻笑,孔子给出的解释是“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也就是说孔子是从“礼治”的高度教育自己的学生从政就要做一位谦谦君子,冉有和公西华从老师当时的态度中马上明白了孔子的教育思想,接下来二人的言志一个比一个谦虚。孔子的这种思想对中国人影响深远,谦虚也一直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今天这一传统文化是否时时处处都要提倡呢?《论语》中有这样一章记述。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从孔子对三人的评价中可以看出子路并非言过其实,倒是冉有和公西华的话有点过于谦虚了。从适应当今社会的角度看,有些场合我们倒要学习子路的勇于表现,摒弃冉有和公西华的过于谦虚。学生的这种见解不一定十分正确,但我这就是学习中的一种批判继承,应予以提倡。
  
  应该说,这篇课文在教学内容上进行到这里既抓住了教学重点又突破了教学难点,既训练了学生的理解能力又培养了学生的探究能力,既达到了《论语选读》编者提出的学习要求,又践行着新课程的基本理念。但笔者认为以上教学点基本是围绕思想内容展开的,对这篇课文的文学特点没有涉及。《论语》作为语录体散文,每章大都是只言片语,文学方面可讲的似乎不多。因此《论语》教学中一般是强调其思想性、文化性而忽视其文学的。但本文在《论语》中篇幅较长,结构完整,人物形象鲜明,被认为是《论语》中文学性最强的一篇。如果在学习中对本文的文学方面不作涉及是十分可惜的,而且这样的语文课也缺少了语文味,似乎成了思想课。
  
  本文在文学上的突出特点是富有个性的人物语言和对于人物的不同神态的刻画。评论者认为这一点不仅体现了《论语》蕴藉含蓄、简淡不厌的语言特色,代表了全书的文学成就,而且可以说是魏晋时那种速写式的轶事体小说的滥觞。如此看来,这一教学内容应成为本文教学的又一重点,这也吻合了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的要求。
  
  本文在写作上的另一突出特点是结构的巧妙安排。按照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的说法是“全文以‘言志’为线索组织材料,按照‘问志—言志—评志’的过程结构文章,思路清晰,极有层次,不枝不蔓,文意明晰。表现力极强”.这句话中值得玩味的是“极有层次”一处,这里当然指的是文章的结构层次,但我们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这篇课文内容上的层递性。这一点主要体现在课文第二部分“言志”上,分析这部分内容时我们一般只会注意曾皙与三子志向的截然不同,却不曾注意三子的志向又是三个不同的层次。这里可以引用《论语》12.7章说明。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从上面对话可以看出,孔子认为让粮食充足、军备充足、百姓信任都是为政之道,但这三者是有先后层次的。为政者最重要的是要取信于民,治兵之道当属下策。根据本文得知,三子的志向分别是治兵、富民和礼仪,基本上可对应这里的足食、足兵和民信之三者的范畴。所以三子志向虽都是从政却有层次高低之分,其中公西华最高,其次是冉有,再次是子路。如果把四个人的言志顺序和志向高低放在一起比较就会发现一个规律:四人的志向是按照由低到高依次递增的。这样课文在思想内容的发展上成明显的阶梯式,这就使本文不仅有结构形式上的层次清晰感更有文章思想内容上的顺次发展,具有现代小说情节的结构模式,达到了形式和内容的契合,形成了文章的艺术美感。本文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安排,而是按照四人在孔门的长幼顺序言志,应依次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那么文章还没有发展就达到了高潮,是不符合文章的章法的。至于孔子为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