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关于作文教学的三点思考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关于作文教学的三点思考

  命题:从"象牙塔"中走出

  作文题目犹如制约学生思维的一道"开关":好的文题能点通学生心头的"灵犀",使巧妙的文思如泉喷 涌,从而佳作叠现;反之,则堵塞了他们原来或许比较通畅的思路,使之苦思冥想也无所收获,结果当然只能 "榨文"——这也是当前不少学生视作文为"畏途"的一个重要原因。

  按理讲,命题作文是"不得已"的事,因为对于学生而言它难免有点"逼人就范"的意味。我们要尽力打 破这一份"尴尬",使学生在"我要写"的发表欲中完成"要我写"的任务。这就必须最大量地获取外界瞬息 万变的信息,同时洞察学生心理奥秘,把握他们的所为所想,并且兼顾其在认知、情感等方面的现有"承受力 ".这样才能"靠船下篙",以有效的题目叩开学生的心扉。

  但事实往往是,教师(甚至权威竞赛、测试的命题人员)不能充分"吃透"学生,了解"大纲"和社会发 展某一趋势,而是想当然,在"象牙塔"中命题。这自然不能唤醒学生沉睡的记忆,激发他们表现生活、评价 时事的热情。这主要有三种情形:

  一、与当前市场经济的社会形势有所悖离。

  如,由国家教委、语委等几家单位联合发起的第三届全国中小学生作文大赛高一、高二年级组有一道赛题 ——

  阅读下面的文字,以"从‘天下第一鞋’说开去"为题,写一篇针砭时弊的议论文:

  新华社讯 8月21日上午从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得到消息证实,8月18 日在河南省郑州市京广鞋业批发市 场展出的一只号称"鞋王"的特大牛皮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牛皮鞋。这只"天下第一鞋"长3.28米,宽1.18 米,高1.145米,重198公斤。

  其实,制造和推出"鞋王"是厂家和商家用以刺激消费者猎奇心理,引起公众普遍注意,促发他们旺盛的 购买欲,进而赢得最大值经济效益的一种别出心裁的"广告",而创"纪录"又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敢立潮头 的企业精神。因此,从它说开去"针砭时弊"就断无道理可言,该题也犯了"强把己见作人见"的错误。(可 参见《作文成功之路》今年7—8期王炎斌同志的《浩荡中流自在行》一文)

  不能不说这里确有某种偏见,而它又源于一份陈见——以老眼光看待新事物。这从反面启示语文教育工作 者不要成为老式"学究",跟上时代的步伐才能永远流淌出新鲜的思想血液。

  二、于学生阅历的空白区域内"采矿".

  如,一教师在教完高一册第二单元(《记念刘和珍君》等文章)之后要学生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为题写一篇记叙文,追忆某位已逝的亲友师长生前事迹,反映和歌颂"平凡的人,伟大的心".结果不少学生 或另起炉灶,写了颂扬孔繁森、张鸣岐精神的议论文;或向隅虚构,又无非是"老师身患绝症不下岗,等到学 生成才却辞世"一类老掉牙的事;也有写诸如幼年倍受外婆疼爱,现在"我"学有所成而她却在九泉之下的真 事挚情……(前辈的亲情带有很强的"人类本能"之色彩,难以撑起"崇高人格"的骨架,与题中之义还有较 大出入。)总之,少有习作能圆满实现命题意旨,更难以达到老师所说的"读来令人心潮翻滚,精神振奋"的 预期境界。

  原因无它,只是许多学生都"无缘"结识命题者想象中的那种人,另有一些在十六七年的人生岁月中还没 有任何一个与自己关系十分密切的人死去。

  与此同症的"病题"何其多也!再如课前未作任何交代,课上却要学生当堂完成《农贸市场一瞥》。殊不 知,那对习作者来说,或许是一个茫然的未知领域。

  三、无视大纲规定的存在。

  如,上海市有一年高考题是《遥望星空》。要考生作一篇散文,写景抒情,又能发挥丰富联想。这已完全 属于文学写作(创作)范畴,与语文作为普通的交际工具和文化载体的学科特质以及"实用文"占教学主阵地 和考试全局的有关精神相去甚远。怪不得许多考生穷于应付,得分偏低,也无怪乎一些同仁对此颇有争议和微 辞。

  那么,怎样从"象牙塔"中走出呢?笔者仅从一般的课堂作文命题这个视角来谈谈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反求诸己,推己及人。

  一题出来,倘若教者本人都无力写好,那就要"改弦更张".如,教《芙蕖》后我想让学生借鉴李渔的写 法作一篇《菊花》。但因为对菊花的生长习性、内在结构等我也知之甚少,估计无法"下水"成文,因此就舍 弃了这一打算。所谓"己所不能,勿施于人".

  取之于生,用之于生。

  教者大致确定体裁、题材和写法等的范围,然后向全体同学征集相关题目,择其优者作为最终命题。如要 求写一篇能反映人物"残缺美"性格的复杂记叙文,题目《哎,他(她)就是这样的人!》即来自"民间".

  还可以在初定前提下,召集部分学生,了解他们的反应,据此决定取舍。我校一教师授完《庄暴见孟子》 ,觉得"王之好乐甚"之"乐"字书中注音为"lè"不妥,应为"yuè", 拟发起学生各写一篇言之有理、 自圆其说的辩论发言稿。但又担心学生能力不够或无此兴趣,一问才知道情况恰恰相反。后来,该次习作十分 成功,有几篇作品还被报刊发表。

  所以,熟谙学生心理,发扬民主作风,应是命题原则。做到了这些,才能握住开启智慧之门的金钥匙。

  指导:把"运思权"交给学生

  当前作文教学确实大面积地存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倾向:写前不作任何指导,似乎只有出题和阅卷才是教 师的"天职";指导过甚,大有"越俎代庖"之嫌。

  这里只论述后一种倾向。

  有人称之为"作坊式的写作教学":教师给学生以完备的文章"部件",并示范"组装"时的一招一式, 然后让学生依葫芦画瓢地"作文".

  我曾有机会听一位全国知名的青年教师给初三学生上指导课,题目是《尊重别人才能赢得尊重》。整个过 程没有一点"强塞硬套"的架势,而是纯粹用了谈心式的启发法。按照"引论——本论——结论"的步骤,逐 一分析最好用什么结构(如并列式,对比式,层进式)和材料(如一些伟人的事例),并辅以周全清晰的板书 .学生难免有些不入"正轨"的想法,教者则一一辨正。一课结束,学生心中都有了"谱",不久就很顺利地 交了卷。

  这实在是"貌似平等的专制"!学生个性思维在心甘情愿中受到钳制,加之与生俱来的从师、趋众和惰性 心理,他们又哪能不写出无半点创造意味可言而又千篇一律的文字?

  更有甚者,出于帮助学生在升学大战中获胜的想法,搞出所谓"万变不离其宗"的构思,指导学生在应考 中偷梁换柱、瞒天过海。如一教师以《面对国旗的思索》为例:家中建房,在工地上插旗,每晚收工爷爷都非 常认真地整理旗帜,我有所不解,爷爷于是讲起了渡江战役中战友为护卫军旗而牺牲的故事,我百感交集—— 这种题材若换成《生活一课》《最使我受益的一件事》《心语》等题也可搬用。

  请问,这对学生灵感形成甚至人格造就有何裨益?更何况,"弟子不必不如师",谁能保证教师的思路就 是最有价值的呢?

  这不是"指导",而是捉刀代笔、替人立言之举!以上做法不管初衷如何都忽视了学生思维应有的独立性 和写作事业自身的艺术性——非技术(巧)性,理应彻底摒弃。

  重视指导,但要把"运思权"交给学生。我以为:

  首先,教者在意识上要跳出狭义"指导"的圈子。课外带领学生观察自然和社会现象,启发他们把思考的 钻机深入到现实生活肥沃的土壤,尽力培养其悟性——这些"诗外工夫"是"临时抱佛脚"、急功近利的"指 导"所无法相比的。如,校邻某化工厂失火,造成500 万元损失,当事人却逍遥法外。于是我请学生发表议论 ,结果出现许多"高见".

  其次,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凡有定评的作家,他的作品都说明着"应该怎样写".在讲读教学中,把课文 视为"成品"加以分析固不可少,而引导学生追本溯源、循文觅路(作者的思维流程)也有意义。如教《景泰 蓝的制作》,可以重点揣摩叶老是怎样谋篇布局、处理详略的,然后让学生写《______(如风筝、米酒等)的 制作》,教者无须烦言,习作者自会胸有城府。

  再次,习惯做法是"导"而后"作",我们不妨"逆行":先用"放羊式",写前不提任何意见,一俟写 成并且批阅之后再出示佳作让大家欣赏、比析和借鉴,然后以同题或适当易题(与原题相似)完成"二次习作 ".同龄人的成败得失的无言"指导"最能引起"切肤之痛".

  当然,教者的"身教"也颇能见效,恕不饶舌。

  想必这样的指导之后学生会"有法可依",而"我手写我心",写出言为心声的好文章来!

  判分:于"相反"中求"相成"

  不少教师慨叹:"我辛辛苦苦地批改,学生却视而不见,他们只看重一个分数。"

  没有理由去责怪学生,相反地,除了要想方设法与其沟通心灵、促其重视教者意见,我们还要善于因势利 导,以"分数"作为契机,最大限度地调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