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让孩子们的诗情破茧而出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让孩子们的诗情破茧而出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之宗那便是诗,从《诗经》到《楚辞》,从唐诗到宋词,高潮迭起,字字珠玑,千古流芳。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更应竭尽所能,继承和发展这一灿烂的文化,让我们的学生不单停留在阅读吟诵、理解欣赏的层次,更应进一步激发他们的潜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让我们中国的诗文化源远流长、生生不息。
  
  苏霍姆林斯基曾这样说过:“每一个学生就其天资来说都是‘诗人’,只要在教学上打开创作的源泉,就能使诗人的琴弦发出美妙的乐声。”那么怎样才能打开学生创作的源泉呢?我认为首先我们要为学生创设一个轻松的氛围,不能刻意地去为诗定型,什么并列结构,什么前呼后应,什么整齐有致,还有什么押韵。还没开始呢,就套上诸多枷锁,如同让学生戴着铁镣歌舞,看者也会味如嚼蜡。因此,不必强求,只要是“心灵的书写”,就有生命力,毫不夸张地说,有时它所蕴涵的思想和智能,完全可以倾倒名人志士或哲人。孩子的天性就是诗,我清楚地记得某本杂志上记载:周国平四岁的宝贝女儿,简直是个儿童诗人。有一天,他随家人上山游玩,在采摘了一大束野花后告诉大家:“花在我手中,我的手就是花瓶。”又有一次,晚上她和母亲睡觉,她怕黑,就告诉妈妈,:“我不喜欢太黑,感觉有点像污染。”这种纯粹的单词联想或许比较幼稚,但却很质朴,很适合儿童的品位,不似那些人为地“扮嫩”,什么“太阳公公”、“月亮婆婆”,使人腻味。
  
  写诗需要灵感,而灵感来源于生活,只有联系生活,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创作题材。所以我们要告诉学生们:“写诗就要写自己亲身经历的、深有感触的事情。”只有心里有了想要说的话,才会有表达的欲望,最好“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就不愁无诗可写。如我们班一位学生的《西瓜》:“大西瓜,大西瓜,生出好多黑娃娃。黑娃娃,不听话,屋前树下到处爬,还要钻入黑泥巴。小芽,绿藤,黄花,变成了一个小西瓜。”像这种从生活中来,写生活中事的诗就是成功的诗。
  
  写诗也需要想象,让我们的学生在结合生活实际的基础上,再添加奇特想象成分,那就好比给心灵插上了翅膀。就如杨颂小朋友的《星空》:“夜空是只浩大的摇篮,里面躺着无数颗星星。云彩是他们的被,风儿为他们哼着动听的催眠曲。小星星眨巴的眼睛终于闭上了,风儿阿姨也停止了哼曲。啊!天空多么安谧,星空多么美丽。”在小诗人的眼中,星星们是一个个小宝宝,躺在摇篮里,盖着松软的棉被,正要进入甜蜜的梦乡,而阵阵微风也成了温柔的催眠曲,想象既生动又合理。
  
  写诗还需要感情,诗是心灵的体验,具有生命的质感,是感情的宣泄的形式,一首闭门造出的诗,即使辞藻再丰富,想象再独特,恐怕也难以打动读者。相反,最能让我们砰然心动,恰恰是那些语言朴实无华,但感情朴实真挚的作品。告诉学生:“在生活中,把那些触动你神经的内容,用诗的语言把感情真挚地表达出来,被感动的,肯定不止你一个!”如一个孩子在看到因狂风肆虐而荡然无存的家园,写下了:“狂风饿了,大口大口地吞掉了房子,无辜的人们失去了温暖的家。我要给风妈妈打个电话,喂?风妈妈,您可要好好教育风娃娃啊!”这样的诗,谁能说它不出色?
  
  还有一件法宝,那就是多给孩子以赏识。美国心理学家威廉 詹姆斯说过:“人性最深刻的原则就是希望别人对自己加以赞赏。” 1852年秋天,屠格列夫在打猎时拾到一本皱巴巴的《现代人》杂志,随手翻了几页,便被其中的《童年》所吸引。于是,他四处打听这个初出茅庐的无名作者,并且很快找到了年轻人的姑母,表达了他的欣赏和肯定:“这位年轻人如果坚持下去,他的前途无可限量!” 年轻人正为生活的苦闷而无所事事,得知这一消息,一下子找回了自信和人生价值,真的一发而不可收拾,成为享誉世界文坛的文学巨匠。他便是列夫 托尔斯泰。孩子们在刚开始创作时,所有的生硬,笨拙都是最正常不过的现象,也许他们的作品一无是处,但是,此时我们必须瞪大我们的双眼,去寻找,去挖掘闪光之处,让他们有机会和赞许握一握手, 扬起自信的风帆,开始下一段征程。而当他们有了点滴的进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小点,我们也要在第一时间给予肯定,而且要让他们感觉这是一次多么了不起的进步!当然,表扬也要适度和适量,所谓“久居兰室,不闻其香”,如果一直让学生生活在赞许之中,也就感受不到表扬的存在了,而且,长此以往,他们便只看到自己的长处,看不到自己的短处,对于别人的建议、意见毫不理会,一旦遭受挫折,便一蹶不振了。鲁迅先生有句话说得极有道理:“物以稀为贵。”表扬泛滥,那表扬也不值什么钱了!
  
  诗的生命根植于每位学生心中,就让我们为他们营造一个诗的意境,细心呵护,让他们有一天能破茧而出,焕发异彩。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